慾望的鞋下裝有輪子!怎麼辦?(馬睿欣)2016.10.26

bh79-16-8280-%e5%9c%961-by-irisporto2008-skateboard-423798

 

馬睿欣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與《舉目》官網2016.10.26

 

妳來找我,修過的眉下有一雙畫了線,卻無法修飾疲倦神態的眼。

“為什麼弟兄們可以這樣自私?還自私得很有理由!”

妳的話裡有火在燒,卻把聲音燒得坑坑洞洞。“我受不了……別跟我說順服,我不想聽。”

摟住妳發抖的雙肩時,一股嬰孩的奶臭混著高級香水的氣味撲來,妳的身體還沒退去孕腫,可我感到自己抱的仍是一個單身女孩。

我記得妳和喬兩人來婚輔的那年,加了半年延長課,幾次都結束在同樣問話裡:“這個婚要結嗎?”

兩人過不去的點,都在個人生活習慣的節制問題上:一個愛打網路遊戲;一個有看不完的韓劇,買不完的包。“就這麼點興趣而已”,你們給自己找理由時特別同心。

帶著你們學習溝通,把愛的真諦放在現實例子裡一再解釋,提醒你們要想清楚,禱告清楚:婚姻是捨得捨得,先捨才有得。

終於,你倆歡歡喜喜地做了決定,步入禮堂,結婚頭一年偶有爭執,但輔導一兩次,似乎你們找到了相處的平衡點,漸入佳境。一年後,你們歡歡喜喜地宣佈將為人父母:“以後你少打點game,孩子晚上餵奶你負責!”妳嬌嗔地對喬說,讓他不得不尷尬地當眾點頭“好啦!”

那一聲“好啦”,在孩子出生後,就像傾盆大雨中落在地上的一個小水滴,那麼虛弱,妳聽不見。

改成在家工作的妳,白天繞著嬰孩轉,盼著喬回家能換個手,但下班後的他往往抱著晃著孩子沒多久,就找藉口閃進了書房:先說是要查看公司的事,最後卻掉在網路電玩裡,蠟像人般地連眼球都不轉動。

“我剛開始也聽你們婚輔時的教導,週末請教會姐妹幫忙看一下孩子,單獨跟他出去吃飯,溝通。”妳的聲音很卡,山雨欲來。

“答應了,講好,不是不讓他玩,而是少玩一點,但回去後,沒一個星期,就回到原狀。這個人,一點節制力也沒有,作什麼爸爸。”妳沒哭,但那股恨勁讓人覺得還好少了把槍。

耳邊轟隆隆,前幾天喬打過電話給我,他說妻子追韓劇追到整夜沒睡,週末一和姐妹出去逛街,花錢不眨眼。那話此時攪在妳的抱怨裡,已經分辨不出來到底是誰沒有節制。

重點是,兩個人都控訴對方正在用孩子來轄制自己。

原來節制和轄制在你們心裡是連體嬰。

bh79-16-8280-%e5%9c%962-%e6%9d%8e%e6%98%8e%e7%8f%8f%e6%94%9d-img_2871

 

這是個上癮的世代

妳和喬是誰不重要,因為你們的故事,到處都是。這是個上癮的世代,愛上的、喜歡的、都會被控制住;手機,網路,電玩,名牌,連續劇,食物,隨便講一個,就是一個沼澤,跳進去,出不來。

基督徒無法倖免,講到節制的品格,所有的頭都低下,信主信得好心虛,好自責啊!

每星期在教會,團契,小組裡禱告,討論真理時,我們的心裡打足了氣,真心相信下星期會不一樣;真的願意改變,嚐試別人成功的紀律,迫切渴望舊的生活模式終有突破。

但,走出教會,現實的地怎那麼滑?讓人穩穩走不了兩步?一下子就好,一點點就可以,再一次就停止……原來慾望的鞋下裝有輪子,穿上了,在現實的地上,根本煞不住。

因為無法節制看球賽,阿翔一邊在團契裡熱心服事,一邊被妻子控訴是法利賽人;因為無法節制飲食,越來越胖的單身姐妹小譽偷偷跟上帝生悶氣,怨上帝知道她的軟弱,卻不肯插手……

因為無法節制上網到夜深,屢次在色情網站上跌倒的毛克,雖然逼自己每星期厚著臉皮到小組聚會,跟大家一起“屬靈”;偶有感動,卻不想再抱太大希望——他怕自己回家後又會陷入舊圈套、節制不了自己,只會一次次地失望,又一次次地靠近絕望。

漸漸,毛克說,他的內心冰天雪地,拒絕再相信自己有改變的可能。

喬私下告訴過我:每次聽到屬靈長輩說每天靈修禱告,忠心服事,操練敬虔時,自己那見不得人的放縱就像長在心頭的仙人掌,吸口氣都被刺痛。妳不知道吧!其實他常無奈地唾棄自己,卻不敢讓人知道。

我不敢告訴妳,那位你巴不得喬拜他作師傅的敬虔典範俞叔,正挫敗對抗著無法控制的怒氣,甚至數次搥胸:

“我相信上帝的大能,是我先把自己輸掉了。我不能老是用保羅的話(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來假裝無辜,明明是我放縱自己。”

看著周遭不節制的人,我們都覺得那是他們可恨的選擇。

但只有真實面對自己的節制功課時,才會知道,不節制的人永遠在別人舉起手來指向他們以前,就已經深深地痛恨自己。

我數著聖靈的果子,一棵樹上,9樣果子,春去秋來,花開花謝,不曉得是一一排隊上場,還是眨眼間,一起都出現了?無論如何,“節制”的果子排在最後,像千山雪蓮一樣珍貴,要很多年才長一回。

這是在告訴我們:節制最難?最折騰人?還是最耗時間?

bh79-16-8280-%e5%9c%963-%e6%9d%8e%e6%98%8e%e7%8f%8f%e6%94%9d-img_4881

 

歸零之後

像雲一樣喜歡自由飛的個性,也曾讓我對節制的功課又痛恨又無法逃避。喜歡靈修神學,卻對那些嚴謹的屬靈操練感到無法喘氣,每隔一陣子,就偷偷在自己的生活裡畫圈圈,規定自己不准跨出去,看看自己節制的功夫練到哪個層次了?!

效果從來沒有好過。總是才跟人家分享一點心得之後,就出現更大的反向作用。節制的操練簡直像減肥,禁口一陣子,吃得更厲害,越操練,越容易失控。

在很多的挫敗中,從自我控訴,自暴自棄,終於,我跌在耶穌腳前,告訴祂,我想要歸零,單純的,重新學習愛祂;我嘗試放下想要成為怎樣一個基督徒,只是專心的注視基督,愛祂。

那次的歸零,讓我在現實生活裡對“節制”有了不同的看法。

才明白節制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個途徑。

作個孕婦,因為愛孩子,我願意節制自己的飲食,好讓腹中嬰孩能健康出生;作個妻子,因為愛丈夫,我願意節制自己的衝動言語,不讓他被自己的情緒亂箭射傷;作個老師,為了愛學生,我願意節制自己眼前輕而易舉的介入,允許學生有從錯誤中學習的機會。

當我把眼目從自己挪移到關切的人身上時,節制開始變得可能,可行,而且可以訓練。

我願意等候自己在節制的功夫裡,失敗、酸疼、停滯,重複,進步一點點。在愛的關係裡,我開始瞭解:節制不單是一種克制衝動的能力,更是一個經年累月練出來的,愛的方式。

我才明白,節制不是自我削減,而是全神貫注。就像一個鋼琴家為了彈奏出莫扎特的名曲,經年累月地被限制在鋼琴前;就像撒母耳為了事奉上帝,終生活在聖殿裡。就像耶穌為了天父的使命,被圈於人的樣式裡,受肉身的限制,框在生死之間。

節制,從來不是他們的目的,而是一個愛的結果;他們都為了專心去愛,外面窄了,裡面寬了。

你懂嗎?節制的果子,沒辦法自己努力長出來,你要注視的,不是節制,而是熱愛上帝的生命。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仁愛。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和平。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忍耐。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恩慈。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溫柔。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信實。

愛祂,裡面就生出祂的良善。

愛祂,自然就生出祂的節制。

節制不是目標,是花開了自然有的香氣,是果子熟了自然有的甜味,是被聖靈掌管後的生命自產生的能力。

試試看,讓愛上帝的心主導生活,等候節制的果子自然發生,跟喬一起努力,好嗎?

 

作者是文字工作者;創世紀丈字書苑同工,講座講員,專欄作者。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