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黑暗,看見美好(楊剛)2017.07.26

 

楊剛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26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早晨。

這一天,我從沉沉的睡眠中醒來。一陣溫暖柔和的風吹拂著我的臉頰,一種滿足與歡欣充斥著我的心。我感覺到萬物復蘇了——我仿佛看見春雨攜著風,嬌嫩的花,清新的嫩草,一日一綠的柳,來到我的窗前,向我唱起一首溫柔的歌。而我也掙脫了令我窒息的冰冷鎖鏈,成為復蘇萬物中的一個。

 

恐懼要將我吞吃

 

但,這個早晨以前的黑夜卻是如此的黑暗,死寂。恐懼像隻鑽入我體內的蟲子,在我四肢上有恃無恐地爬行。

那恐懼,已經累積了數個夜晚。每晚在我閉眼入睡時,它就襲擊我,試圖將我擰成粉漿。我連眼睛都不敢閉上。因為一閉上,就看見惡獸的的眼,它發出黃色的光,露出邪惡與嘲弄,盯著我,恐嚇著我,用它刺骨的惡意試圖將我吞吃。

那些夜晚,不僅是失眠、夢魇,也包括生活中種種壓力:學業、社交、家庭,對未來的迷茫擔憂,對過去的怨恨不滿……種種情緒在我白天清醒時也像一個個深坑,让我跌入其中,無力爬出。

 

安睡于祂的懷中

 

那一夜,我僵硬地躺在被子里,我想,我不能再這樣,我需要一夜好眠。

我安靜下來,開始禱告,讃頌上帝,我背起頌揚上帝的經文,內心感覺很溫暖,仿佛有大海接住了我這只忽浮忽沉的小舟。

上帝是個勇士,祂為祂的子民征戰時,沒有什麽是祂不能战胜的;上帝也是仁慈的父親,兒女眼含淚光,可以無所顧忌地到祂的懷裡寻求安慰。

我卻一直靠自己單槍匹馬去戰鬥,并不倚靠上帝。我向上帝承認自己的罪,祈求祂的原諒,求祂搭救我出兇惡,使我不要做夢。

不知何處來的力量,湧進我的身體,安撫我,使我強壯。第二天,從安穩的沉睡中輕松地醒來,我呼吸到了微甜的春風,回想起之前是夜夜难寐,這一夜卻是一夜無夢——這豈不是上帝的作為,豈不是上帝聽了我的禱告,使我安睡于祂的懷中?

他助我脱离恐惧

 

我以前喜歡看鬼怪靈異的故事。從小,潛意識深處,我就恐懼那些看不見的東西,總是想像,它們或是在廁所的轉角,或在房間的角落恐嚇我。一方面,我知道不該看鬼怪靈異故事,可同時,我又被人所講訴的這些鬼怪故事所吸引。

我知道,我內心的恐懼是自己造成的,因此更加討厭自己這個“嗜好”,但我又很無助。我也深知,這世界上更多的是美好的、使人快樂的事,我不需要用人編的恐怖故事作為娛樂。

那個夜晚,我對上帝說,上帝,求你使這嗜好離開我的生命,我不要再看那些“光怪陸離”的東西,我不想再走近它們。因為它們用恐懼阻隔了我與你的關係,試圖用毒鉤把我鉤走。

 

從痛苦中看見美

 

信主前,我喜歡一個人在房間裡,窩在床上寫一些黑暗的、絕望的文字,寫好藏起來。我覺得這是我不同於常人的天賦。每當我讀到那些著名作家寫的描述黑暗絕望的文字,他們對痛苦的了解令我佩服,他們從“豐盛”經歷中所創造出的許多令人肝腸寸斷的故事讓我羨慕——我從小就“信仰”痛苦,在痛苦中,獨自對抗,遇事絕不退一步。

但這所谓的“信仰”却让我不快樂。我一直很悲觀。4歲時,我就會想,第二天的游泳一定會因下雨取消;中考失利,我一遍一遍地數落自己;我沒有朋友,我總是將自己摒除在同學友情圈之外,以逃避朋友的背叛……我不快樂。我想,人是不會因為習慣痛苦而變得無堅不摧,恰恰相反,在痛苦中,我變得更加軟弱。

後來,我參加了教會團契。一開始,我就莫名其妙地很感動,眼淚總聚在眼眶裡,我却裝作不在意。

有一次,我向教会師母坦誠,我只能寫關於“黑暗”的文字。師母告訴我,上帝會讓我看見彩虹般美好的事物,讓我筆下寫出溫暖快樂的東西。師母的話,讓我如同被某種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碰了一下,我被上帝的王國深深地吸引。

師母的確說對了。自從我進入教會,進入團契,親近上帝,我對身邊的美好愈來愈敏感。春日和熙帶給我歡樂,深夜雨幕也不再傳達孤寂,卻讓我嗅到鄰居松柏墻的清冽。我的世界像是发生了180度大轉彎,我轉身看見一個從未看到過的神奇世界。我不再試圖用假象的痛苦“麻痺”自己。我知道,就算痛苦真正來臨,我也不會無助孤單,因為,有一位上帝,祂復甦了一切。

 

作者現居加拿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