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還是死?——第10屆網絡宣教論壇散記(范學德)2018.09.0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9.03

范學德

“生,還是死”是“IMF2018”的主題。“IMF2018”是“第10屆網絡宣教論壇”的縮寫,看到“10”這個數字,我有些驚訝,這麽快嗎?已經將近10年了!第一次會議是在哪裡召開的?對,是舊金山,《大使命中心》的辦公室,2009年3月7日。那天參加會議的才十來個人,王永信牧師在會議一開始就帶領大家禱告說:“主啊,你的真理永不改變,信仰永不改變,但傳揚福音的方式卻在不斷變化之中。我們要跟上時代的步伐,用最先進的傳播媒介傳揚你的真理。”

不久前,在王永信的倡議下,由海外校園和普世佳音機構制作的一套網絡宣教課程已經上網了,我還參加了錄制,但王牧師已經離開了人間。加州美福神學院新開了一門網絡宣教課程,用的就是這套教材。

我大概是最早在華人基督教界中提出“網絡宣教”這一概念的人之一,那是2005年。到如今,已經有了一些基督徒成為網絡上的基督使者,而頗多的華人教會也已經加入了互聯網宣教。但是,相對於蓬勃發展的互聯網來說,基督徒以及教會的行動還是十分乏力,在整個中文互聯網上,基督教的聲音微乎其微。

安平邀請我參加這次論壇並講一講,講什麽呢?我說,安平,你就給出題目吧?他一給就給出了六字真言:“真人,活人,全人。”

會議在洛杉磯舉行,具體地點是Biola大學。在從芝加哥飛到洛杉磯的途中我還在想,什麽是“真人,活人和全人”?想著想著,心思慢慢地集中到了一點上,就是耶穌賜給我們的更豐盛的生命。但是,這個“更豐盛的生命”到底是什麽呢?保羅的話開啟了我的心智:“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弗》3:17—18)對,“長、闊、高、深”這4個維度,就是衡量“豐盛”的尺度。

網絡宣教,說到底,就是用各種方式傳揚耶穌基督長闊高深的愛。這愛在十字架上達到最高峰,耶穌愛我,為我的罪捨己,我的罪,我們的罪。

自從認識Jerry,就知道他對網絡宣教充滿了熱情。當初他和幾位兄弟姐妹一起,辦了一個“基督徒百科網”,後來又推廣Youversion。他還提出了“三大聯合”的觀念,網絡宣教要“上下聯合(年長與年輕的,基督徒與上帝)、左右聯合(不同的機構、不同的教會)和中西聯合(向西方教會學習)。美福的神學生閆弟兄會後在文章中還補充了一個聯合:“文字和視頻的聯合”。

會議一開始,安平就以“同一條船上”為題講演。互聯網使我們坐到了同一條船上,我們該怎麽辦?棄船,沒有可能,進到頭等艙,錢不夠,住在普通艙裡的我們,怎麽辦?聽安平講話,我腦子裡一直打轉轉,看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能歸結兩個字:祈禱。正想著,就聽安平用耶穌的話鼓勵大家:“不要怕!”他說,“因為主耶穌與我們在同一條船上。”

精彩,太精彩了。他說,乘這條船有幾個特點,就你的文章來說:話題比內容重要(我明白了,這就是大家拼命蹭熱點的原因);認同比觀點重要;偏重體驗(也可以說體驗比說理重要)。說白了就一句話,你得是這條船上的一個乘客。用保羅的話說,就是像什麽樣的人,你就要做什麽樣的人。

安平的另一段話也很精彩,他們機構根據去年做出的一個調查指出,在冠之以基督教名號的公眾號中,影響最廣的竟然是由幾個非基督徒辦的營銷號,不過是掛上了基督教的招牌以謀利。而絕大多數基督徒的公眾號,影響微乎其微。他將這種現象概括為“劣幣驅逐良幣”。我在短講中借用他的話鼓勵大家,置之死地而後生,沒什麽好怕的,盡自己的力量去作戰,小狗也有小狗的叫法,好好地叫,使勁地叫,這就夠了。

這次會議請了3位專家級的人物講互聯網的最新進展,一個是講人工智能,另一個是講區塊鏈。後者的講演我記住了兩點,一個就是去中心化、分散化;還有一個是凡是你發出去的東西,就在那裡了,去不掉了。許多與會者和我一樣,聽了之後還是懵,但對這一點都很興奮,敢情只要是咱們匯入區塊鏈的東西,今後都抹不掉了。

黃嘉生牧師以上帝是否愛機器人為題的講演,妙極了。黃牧師是專家。講起來頭頭是道,他特別提到了機器人的5條道德律,其中的第1條就是:“機器人絕不可以傷害人,或者讓人被傷害。第2條: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除非違反第一條。”我的問題是,如果制造機器人的個人或者社會勢力是邪惡的,他或者他們就是想通過機器人來殺人,甚至統治世界,這該怎麽辦呢?不過當時我就是想想,沒有提問。

回到家中就看到了BBC中文版8月21日的一篇文章,它的要點就是:“無人機和機器人取代軍人作戰的現實離我們有多近,有多可怕?現在人權活動人士和許多專家都呼籲盡早採取行動,阻止‘殺人機器’戰爭成為現實。”

“殺人機器人”,太恐怖了,它真的很快就會問世嗎?

就像多年前一樣,每次參加這樣的討論會,我最高興的就是見到一些老朋友,結識幾位新朋友。這次也是這樣,看到了基甸、利未,我們是在這個世紀初期,就一同在互聯網上並肩作戰了。那時利未還沒有結婚,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了。而基甸,也已經辭去了工程師的工作,全時間從事傳福音的工作。

又看到了蘇文峰牧師,他可以算是中文文字宣教的元老了。20多年前,我就是在他的鼓勵和引導下,走上了文字傳教的道路。他也是最早宣揚“網絡宣教”的華人基督教領袖之一,當年舊金山的第一次網絡宣教會議,他就是十來位與會者之一。另外一位入會者是丹牛兄,這一次他來了,忙著會議的直播,只能和我匆匆打個招呼就趕緊繼續忙他的直播了。

我和接替蘇文峰牧師工作的OC總幹事華欣,抽空趕緊聊了一通,我坦誠地建議,一定要關註熱點,一定要註意流行音樂,這些對青年人的影響太大了。

幾個月前我在聖彼得堡的宣教之旅中相識的陳弟兄,,這次也來了,我期待他的散文集早日問世。這次終於見到了yesHEis的制作者之一,我們高興地談到了他們的作品,也許,這個專題可以做的更深更廣一些。盲福會講的向盲人傳福音的故事很震撼,可惜,我沒有時間與演講者交談。

在會議期間,我註意到了兩個來自澳洲的人,他們是從最遠的地方來的,我覺得他們有些面熟,休息期間趕緊打招呼,一問,果然我見過他們母子,是在墨爾本,做網上福音廣播電台,母親還採訪過我。她兒子當年還是小青年,如今已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了。那是2008年7月中旬,我參加了墨爾本華人教會主辦的“青年福音營”,與會者除了我和劉明耀牧師、師母外,幾乎都是八零後。現在,他們都已經是孩子的爸爸媽媽了。

我想起了墨爾本郊外的那幾個夜晚,月亮已經升的很高了,幾個青年人還和我一起聊信仰,我們在大草地上散步,還有那些鸚鵡,那些高高的大桉樹。

會要散了,大家趕緊互相加微信好友,並且合影留念,人人心裡燃燒著一盆火,要在網絡上同心協力,廣傳福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