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刻碟”生涯

井中蛙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conglinzm_748b真是勝讀十年書

    2005年聖誕節,我受洗歸於神。初信的興奮像火一樣在心裡燃燒,我真想向全世界宣揚,我是神的兒子啦,我有永生啦!我走,我坐,我站,我臥,都有聖靈感動著,我恨不得將永生的福音傳遍萬國,也讓萬人和我同享聖靈的感動,同享神的恩惠與慈愛。

       這時候,一位弟兄給我寄來馮秉誠牧師的《遊子吟》一書,讀了,感覺像酷熱天吃冰淇淋一樣暢快。

       我又在網上找到馮秉誠和遠志明的講道錄影,一口氣全部下載。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常常看著、看著,感動不已,淚流滿面。

       我抑不住心中的興奮,與身邊的弟兄姊妹分享。令人驚訝的是,我們教會裡沒有多少人知道遠志明和馮秉誠。

        我試著請幾個弟兄姊妹到家裡,看這兩位的講道錄影。他們看完之後,大為感動,直叫過癮,說平生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的講道,真有點“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

       我因此悟出一點道理:什麼叫過癮呢?那就是吃飽了,心滿意足了,沉浸在美饌佳肴的享受之中。

       想想自己傳福音,傳了老半天,費了許多口舌,可是人家不但反應淡淡的,還嫌我們囉嗦,簡直是“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 這是為什麼呢?大概因為我們自己的容量就小,裡面裝的靈糧不過是一、二兩,拿去餵一斤飯量的慕道友,他們吃不飽,當然不滿意了。

只好等年終獎金

        我打算將遠志明和馮秉誠牧師的講道錄影,刻成影碟。還想分給弟兄姊妹們欣賞,當作培靈。可是,我那台老掉牙的電腦沒有配置刻錄機,無法刻錄。

       有人說,沒有刻錄機,那就買一個呀。說是容易,做起來難。2006年那會兒,買一台刻錄機,大概要花500元人民幣,占了我月薪的三分之一強。那可要變成一 個黑色月份了,我飯碗裡的米飯會變稀,桌餐上的暈腥大都要撤去。這也罷了,要是家裡來個三親四戚,家庭財政就要出現赤字、亮出紅燈了。我沒有豁出去的信 心,更確切地說愛主的心不夠,所以一直徘徊不定,想等待經濟好轉再說。

       我忽然想到,兒子缺錢,父神富足呀,我為什麼不伸手討要?於是,每天早晨例行的禱告中,增加了要錢這項內容。我說神哪,我要做你的工啦,可是我沒那麼多錢。世界是你造的,金子是你的,銀子也是你的,我不要很多,就要500塊錢,求你賜給我。

       不知道禱告多少次了。有一天清晨,我照例這樣禱告,說著、說著,慢慢的,有一個意念從心靈深處飄上來了:“我不是把錢給你了嗎?”

       我一愣,停頓一下,好像突然接通一個電路,電流在腦子裡一閃而過,我那近萬元的存款清晰地凸現出來。我不免驚慌起來,分辯道:“主啊,是的,是的,這錢也是你給的。可是女兒已經讀高三了,如果動用那筆存款,明年她上大學,一出手就是上萬元,我怎麼辦哦?”

       一個意念又悄然爬上腦際:“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

       我驚惶失措了,語無倫次地說:“主啊,我不是愛兒女過於愛你,可是……”

       從此以後,我再也不為錢禱告了。既然神這麼回應我,必是不聽我的禱告了,也別指望他給錢了。

       可是,主的工不能不做。我打算,再有三個多月,就到年終了,按照慣例, 我會得到500塊錢的過年獎金,我就拿這筆錢買刻錄機,也好向神交差。

竟成了副裁判長

      過了一個多月吧,我們市金融系統要舉辦運動會。往年,我常是乒乓球比賽的裁判。而當裁判員,是有酬勞的。今年,我卻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其他被選為裁判員的, 都來問我得到通知沒有,我只是無奈地搖搖頭。我想,我沒有順服神,一個忤逆的兒子,肯定不討神的喜歡。他不再理睬我,也不會眷顧我了。

       就在比賽的前兩天,我到乒乓球俱樂部打球。打幾場下來,看到座椅上有一本本次運動會的手冊。我拿過來,翻開,到裁判員欄目上去看,果然,沒有我!

       我悵然若失。我不是為裁判員的事,選我或不選我,都是正常的,我不是職業裁判員,也沒有受過任何裁判工作的培訓,我只是本市一個乒乓球高手,多次獲得市級乒 乓球比賽男子單打前五名,憑這點本錢,常常擠進裁判員的行列。我悲傷的是,如果神顧念我,垂聽我的禱告,就應該給我這一次的機會。現在我榜上無名,可能是 神背過臉去。在神面前失寵,我感到十分難過。

       我懶懶地瀏覽手冊,尋找熟悉的球友,看著,突然,我兩眼發光,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來了──我在副裁判長的欄目裡,發現了自己的名字!

       我含著熱淚感謝神。

       兩天緊張的比賽過去了,發酬金時,我接過封包,打開一看,啊,500元,竟然比平常酬金多出一倍!

       我立刻買了刻錄機。

父子倆其樂融融

      我將遠志明和馮秉誠牧師的講道錄影,刻了兩百多張影碟分送出去,也為教會刻了三百多張碟子。天父動工,我做工,父子倆其樂融融。

       我們教會的唐姊妹,在主日得到影碟,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觀看,從早上九點多鐘,看到半夜12點鐘,除開吃飯,整天撲在電視機前。一位年屆七旬的老太太,這般饑渴!

       我的幾個文友,平時驕傲得很,到我家作客,我就播放這些影碟,他們大多低下頭,願意承認自己是罪人。

       我們教會的羅姊妹,50餘歲,她一人信主,家人無動於衷,真正的一家兩制。看了這些碟子,一個五口之家,除開兒子還在徘徊之外,全都悔改信主。女兒今年大學畢業,立誓一生事奉神。

       一位羅姊妹更是大發熱心,爬山涉水,走村串戶,傳播萬人得救的好消息。一個半文盲的村婦,過去滿足於自己得救,現在關心別人得救,她的腳蹤是何等的佳美!

       我呢,出門的時候,衣兜裡通常裝著一個碟子套、兩張影碟,一張是遠志明的《生命之道》,一張是馮秉誠的《啟示之光》。碰見熟人,聊上了,看見對方饑渴慕義,就送上影碟……

作者來自中國,當過國家公務員、記者、乒乓球教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