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腿、紅包“快遞員”(希雅)2020.07.11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7.11

希雅

這個小小的故事得從我們的好朋友F夫妻說起。

F夫妻是外國人,到中國宣教已有好幾年了。他们很愛主,年紀輕輕,就將自己奉獻給主,一心服事。他們的生活很簡樸:租的房子裡,只有幾樣簡單的、二手市場淘來的家具;家裡兩個孩子,他們的玩具也只有寥寥幾樣,據說還都是弟兄姐妹送的;至於飲食,通常是一個蔬菜,加一道主食,或者是自制的面包,簡單得令我們驚訝。

我和先生很敬佩他们,因為大家住的近,再加上兩家的孩子差不多大,我們就時常相約,一起聊天、吃飯。慢慢地,彼此之間就很熟悉了。

有一回,我們在一起吃飯。他們告訴我們,他們準備這一年的夏天回國一趟,因為兩個孩子已經兩年多沒見過爺爺奶奶了,他們也很想念家人。我們雖有不捨,但也為他們的決定感到高興。這天晚上,我和先生一起禱告時,想到他們,先生說:我查了一下,他們回國的機票很貴,本來他們就很拮据,這回經濟上一定有困難,可惜我們也沒法幫助他們!

確實,那時我們的經濟狀況僅能自給自足。因為不想要父母幫忙帶孩子,先生辭職後就再也沒去找工作,他希望好好地陪伴孩子們。我一個人的工資,應付家裡的日常開支足夠,但若想要有點剩餘,就很困難了。本來在鄰市有一個小房子在出租,但前陣子租客突然退租,新的租客還沒找到,所以暫且沒有一點盈餘。我們只好繼續為F夫妻禱告,求神為他們預備回去的機票費用。

隔了幾天,我和先生不經意聊起鄰市那個房子出租的事。我說:反正我們也不會回鄰市住了,再加上出租經常要處理退租、尋租的事,為何不賣掉那個房子呢?先生聽了,嘲笑我:你想得真簡單,現在房市這麼不好,尤其是鄰市,去年整治河道,導致旅遊經濟大受打擊,原來蓋了那麼多房子,現在都堆積在那裡呢!何況我們的房子沒有一點優勢,又小,格局還很差,誰會看上呢?原來先生早就打聽了情況,被他這麼一說,我確實答不上來了。

但在接下來的禱告中,我一直有個負擔,那便是我們要幫助F夫妻。我不知道是來自聖靈的感動,還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我向神禱告:“神啊,在你豈有難成的事?若那房子能賣出,我們便可以幫助F一家了,如若你喜悅這事,求你來成全。”

禱告後,我對先生說:“你說的對,看眼前的現實,那個房子的確難賣,但神如果要我們賣,就一定賣得出!我們何不試試?”“好,反正這麼久了,也沒人來租,就照你說的,我掛出去,如果神讓它賣出去了,F一家回去的機票,我們來出!”沒想到,先生和我一拍即合。

先生立即聯係了房產中介,並且給出一個並不算低的賣價。之後,我們就將這事放在一邊。這期間,偶爾也接到了一兩個中介的電話,但都是咨詢,並無確切的買家。大約過了兩個禮拜,先生接到一個中介的電話,說有誠心的買家想買我們的房子,而且願意多出兩萬人民幣。先生完全不相信,幾番確認,中介竟然讓買家把定金打了過來——這回我們有些傻眼了,這事怎會這麼快,而且這麼順利?

等我們趕到鄰市,和買家見了面,才知道原委:買家是本地一對中年夫婦,他們的兒子在離我們房子不遠的一條商業街做生意,很快就要結婚了,要準備婚房,兒子看了一眼我們的房子,很喜歡這裝修風格,而且面積小點也覺得溫馨,就決定要買了!怕別人搶了,他們還願意多出兩萬塊!中介忙帶著我們去辦買賣手續。直到手續全都辦好了,先生才有點回過神來。他說:“我真沒想到,這個節骨眼,房子能夠這麼快地賣掉,我本來只是覺得出租也麻煩,你又說要賣,就決定賣賣看一兩個月唄!沒想到神真的出手了!”

神的信實真是讓我們讚嘆!當我們將1萬現金交予F夫妻時,他們感動得落下了眼淚。他們說回去的機票確實還沒買,他們正在為這事禱告,等著神的供應呢!——何等奇妙的神,我們何德何能,神竟然願意藉著我們,來供應祂的僕人。是的,祂不僅供應祂的僕人,而且,當我們有一點點願意奉獻的心時,祂就大大地賜福於我們:那房子的賣價,比起當時的買價,確實漲了不少。我和先生除了讚美、感謝神,真是什麼也說不出了。

這事過了大約兩個月,有一天,先生學樂器回來,無意間和我講了一件事。他說,John(教他樂器的老師)過段時間也要回國了,他的簽證到期了,請大家為他禱告,他經濟上比較缺乏。John是一個90後的外國宣教士,神學院畢業以後,他就來了中國,一邊學中文,一邊找了兼職,平時過得很是辛苦。我們教會幾位弟兄姐妹跟著他學樂器,其實也有幫補他的目的。在我們賣掉臨市房子之前,我們也曾在經濟上幫補過他。聽先生講起John的困難,我幾乎要脫口而出:那我們不是正好賣了房子,我們再幫一幫他吧!但話在嘴邊,我又吞了回去。

我和先生結婚十餘年,我了解他的個性。有些事情,尤其是經濟上的事情,如果他不心甘情願,而是被我勉強,或者施加壓力,他一定會憤憤不平,有強烈的情緒反應。和他相比,我的個性則是喜歡分享,常常沒有經過禱告,只是依著我個人的喜好、熱情,很沖動地去“行善”。後來我明白,事實上,神並不是喜歡我們在肉體中的行事為人,哪怕是行善。更何況在經濟的問題上,我常沒有尊重、順服我的丈夫,導致我們的關係受虧損。因此,我在神面前學“乖”了。我收斂了自己的熱情,私下裡向神禱告:主啊,如果你要讓我們來幫助John,你去感動我的先生吧!這不是我該做的決定,而是他該做的。

過了一些天,我幾乎都快把這事給忘了。這天上午,先生買回了好多雞腿,而且,他開始用西式的作法烤雞腿(我們平時都不這麼吃)。我覺得奇怪,便問他,他說一會要給John弟兄送過去,他生病了很久,現在好一點了,需要好好補一下。等烤好了雞腿,他要我坐下來,對我說:老婆,你同意我給John弟兄送一萬塊錢吧?

等等!這不是我丈夫的風格呀!我驚訝得眼睛睜得老大。過去三四年,他辭職在家,有好幾次,我們都為經濟的問題吵過架。不是為缺錢,而是為給別人奉獻。我起初很是不懂,為何在我覺得很有必要去幫助一個人(比如某個缺乏的姐妹)時,他會這麼一毛不拔,鐵石心腸。後來有一回和一個姐妹聊天,她的話才解了我的心結:“我好多年在家帶娃,沒有工作,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經常伸手問老公要錢,所以在經濟上特別軟弱,看錢也比原來看得重了。”聽了姐妹的話,我能夠體貼我丈夫的軟弱了,因此不再在奉獻的事情上,勉強他和我站一樣的角度。

看著我驚訝的眼神,丈夫緩緩地講起了緣由:“老婆,你知道我是最小氣的,我是真的捨不得奉獻,上回給F夫妻錢,是因為我在神面前許諾過。可這回John弟兄,起初我是一點感動也沒有,而且之前我們不是已經給了他一筆錢嘛!那天,John分享說,自己經濟很困難,請大家為他禱告,你知道我當時怎麼想的麼?我在心裡說,可別來找我,我反正是不會再奉獻的!回家後,我也只是和你提了一下,我才沒放心上。可是,你知道嗎?昨晚,就是在夢裡,神告訴我,要讓我給John錢,你知道我這個人是很理性的,我不會輕信自己的感覺,但昨天的夢太真實了,具體夢見了什麼我已經記不清了,早上醒來只有一個意念,就是神說,你去給John錢!”

神啊,你的作為竟如此、如此奇妙,我真的啞口無言!我曾以為我先生的心有時像石頭一樣,但即使是這樣,你還是可以對石頭說話!好吧,我服了你了!

等先生揣著一個大大的紅包、端著一大鍋雞腿到了John的家,John正躺在床上。他幾乎爬不起來了,雖然病好了一些,但失戀、生病、失業、回不了家、又留不下中國的幾重打擊,他幾乎開始質疑神的信實,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了。(John後來給我們寫了一封信,告訴我們他當時的慘狀!)就在這時,神所差派的“快遞員”,他送來了雞腿、紅包!這雞腿、紅包讓他得以力量復原!不久後,John順利回了家;再過不久,他又取得了簽證,再次來這兒宣教了。

當然,我先生原不想作“快遞員”的,他說必須去,別無選擇,也別無所誇,要誇,就誇那位如此奇妙照顧祂的孩子的阿爸父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