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色盲”的天路客(新民)2020.07.27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20.07.27

 

過去幾週在並未緩解的新冠疫情中接踵而至的,是美國明尼蘇達州黑人佛洛德被白人員警壓頸致死所引起的各種争論。筆者試從聖經視角,結合自己的生活見聞,提醒華人同胞,特別是基督徒,讓我們反省自己,做個“色盲”的天路客。

 

一波接一波的心靈震撼

 

80年代中剛來美國留學不久,我們一群在水牛城學習的新老同學,決定驅車去波士頓玩。記得我們在查理斯河邊蹓躂的時候,看見一個妙齡華裔女子,與她的英俊白人男友,手把手漫步河邊。目睹此情此景,我當時的心靈之海可謂洶湧澎湃,覺得跨越種族的婚戀,算是過分前衛的舉動。後來細細思量,恐怕有深植內心的種族主義種子萌芽,認為跨種結婚混淆了種族之間的遺傳差異,是不可取的。

90年代初,我去俄亥俄州參加學術會議,在下榻旅店的餐廳吃晚飯。白人招待照例送上一籃子的麵包給我。我覺得一個人不可能吃那麼多麵包當作點心,就不無吃驚地問,這些麵包都是給我的嗎?她肯定地回答,並輕言細語,丟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翻成中文就是:請記得,這是在美國。

我邊啃麵包,邊等正餐,邊品味她這番話。也許,她看我像個來自第三世界窮國的流浪漢,沒有真正見識過流奶與蜜的美利堅,而決定善意提醒我敞開口胃大吃一頓。或者,她的話語中略帶一絲白種人對黃種人的隱隱優越感。我無從確知。但這句話當時的確帶給我不小的心靈激蕩,至今記憶猶新。

90年代中,製藥公司研究所來了一位新所長,是一位黑人科學家。十多年後,公司被併購,合併後的公司老總,是一位黑人律師。在廣大黑人社會地位似乎原地踏步的今天,一再有黑人高管在筆者效力的職場權傾一隅,讓人瞥見美國社會的兩極化現象。

筆者工作30年間,同事們的背景迥異,堪比一個又一個小聯合國。大家大多相安無事,彼此敬業合作。在一個主張多元化的企業文化中,女性和少數族裔擔任高管,越來越趨於平常。比如:印度裔在美國好些大公司執掌帥印,已經司空見慣;就業招聘正逐步走向不讓性別、膚色、信仰等等差別來遴選應試者的新常態。但職場那無形的玻璃天花板,對不同背景的職員,似乎仍然有不一致公平的堅硬度。

 

種族主義有科學依據嗎?

 

跨千禧年到如今,世界科學界基本解破了千千萬萬白紅黃黑不同膚色人種的基因藍圖。科學家通過比較彼此間的DNA序列發現,不同膚色的人之間,或同膚色的不同個體之間,都只有區區萬分之幾的細微序列差異,遠遠小於人與其最接近的黑猩猩之間百分之幾的差別。在純科學的意義上,世界上不同膚色的人種,都是等量齊觀的人,且是可以彼此通婚產生健康後代的。而膚色的差異,不過是皮膚細胞裡不同黑色素比例與濃度的大小決定的。膚色的一個直接影響是,黑人在陽光下曬兩小時所最終轉換的維生素D,紅黃種人需要三刻鐘左右,而白人只需要一刻鐘。

DNA雙螺旋結構發現者之一,諾貝爾獎得主華生博士,堅持認為遺傳基因決定了黑人的智商普遍低於白人,而黑色素多的黑人,其性慾也較白人更旺。這些科學存疑的大膽說法,導致很大爭議,甚至被他曾領導的冷泉港實驗室切割關係。他認為華人與猶太人都聰明,但華人因為有求同的社會傳統,不如猶太人有創造力。

用統計學的眼光來看,膚色各異、人文歷史背景不同的種族,在智商情商和創新能力上,應該都呈一個近似正態的分佈,即總有少數優異者和少數落伍者,大部分中間分子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而不同種族間的正態分佈,估計有相當的重疊。至於是否某個種族在某些方面整體稍勝一籌,這也需要參照各自的社會環境與歷史沿革來對照。

嚴格說來,不同種族的基因差異,也受後天環境的深刻影響,導致基因變異和表觀遺傳學的差異。而這些差異,讓簡單的推理某個種族在某些方面是否更優越,就缺乏在排除多變數交互影響後才可能有的正確推論。而且,即使有科學鐵證,支持某個方面的種族優勢(比如黑人賽跑的平均爆發力與速度),這並不是種族主義可以堂而皇之成立的理由。

 

我們同有一位天父

 

聖經說,神從一本(一個血脈)造出萬族的人(《徒》17:26)。人類都是按照神的形象和樣式所造,並替神管理所造的萬有(《創》1:26-28)。亞當夏娃,是我們共同的始祖。從亞當第10代孫挪亞的後裔閃、含、雅弗開始,人類分成不同的族裔,分散在全地不同的地方(《創世記》第2、5、10章)。但我們追根溯源,無不是神家庭的成員,因為天上地上的各家,都從父得名(《弗》3:14)。所以,耶穌教導祂的門徒禱告,用“我們在天上的父”開始(《太》6:9;《路》11:2)。這是一個令人欣喜若狂的偉大真相。原來,我們同有一位天父上帝,也同有一位救主耶穌基督。

耶穌基督提醒祂的門徒,不要論斷人,不要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視而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太》7:1-3)。種族主義的錯誤之一,是漠視自己的缺陷,放大別人的過失,而自覺高人一等。這不符合聖經“看別人比自己強”(《腓》2:3),看自己要“合乎中道”(《羅》12:3)的原則。

種族主義的另一個錯誤,是用簡單的膚色差異來以貌取人。這既違背聖經“不可按照外貌待人”(《雅》2:1)的負面禁戒,更違背“要愛人如己”(《利》19:18;《太》19:19;22:39;《可》12:31,33;《羅》13:9;《加》5:14;《雅》2:8)的反復正面教導。

種族主義的第3個錯誤,是分門別類、結黨紛爭,有悖於聖經的一貫經訓(《林前》11:18-19;12:20,25;《林後》12:20;《腓》2:3;《猶》1:19)。耶穌基督已經成就了人與神和好的救恩(《羅》5:10-11,《林後》5:18-20;《弗》2:16;《西》1:20,22),拆毀了人與人之間隔斷的牆,讓人與人也可以彼此和睦(《弗》2:14),要我們在基督裡”合而為一”(《約》17:22-23;《弗》2:14;4:3)。

歷史上的蓄奴制度,雖然早已被廢除,但種族主義一直沒有杜絕,如今更有死灰復燃的勢頭,值得基督教會的警醒。華人同胞習慣按地域給同胞貼標籤的作法,也需要被糾正。“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潛在排外意識,需要被更改,因為海內海外原本都是同一位天父家中的兒女,互為兄弟姐妹,只是有人已經心靈回歸,有人還在天涯繼續流浪。

基督的天國福音,完成人與神和好,達成人與人也和好的新境界,這是治癒種族主義的良藥。“色盲”的天路客,不再以貌取人,乃是透過福音真理,看見人在神面前同等尊貴的人格價值。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