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倫理與神學反思(黄雅格)2020.09.1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09.16

黄雅格

 

編註:本文是黄雅格牧師於94日在第12届“網絡宣教論壇”的發言。

 

謝謝2020“網路宣教論壇”的邀請,讓我分享這個題目 “AI倫理與神學反思――從馬斯克(Elon Musk,註1)的腦際接口說起,是噩夢還是祝福?” 首先讓我們作幾個民意調查:

  1. 請問您認為馬斯克是瘋子 2.先知 3.天才科學家 4.吹牛大王 5.敵基督
  2. 您認為腦機對接是噩夢 2.祝福 3.不確定
  3. AI(人工智能)是噩夢 2.祝福 3.不確定

我個人認為,馬斯克既是瘋子也是天才,更是吹牛大王,但還不是敵基督,他沒那麼偉大!

 

三段視頻

我們來看幾段視頻,進一步了解,腦機對接是不是馬斯克的偉大發明?

 

第一個視頻(註2),看到馬斯克的現場示範,得知他的團隊研發出一種腦際對接的晶片,大約銅板大小,用母豬來做實驗。在腦門上開一個洞,和晶片接口的大小一致,在晶片的另一端有電極植入腦部,可以收集即時的腦波信號。

每次母豬葛楚德(Gertrude)的鼻子接觸到東西,這接口就會送出可見的信號。其實馬斯克的團隊去年就已經發佈過類似的腦機接口,不過是放在耳後,連接電極植入腦中。今年的更新版則是以無線傳送信號。

第二個視頻(註3)是密西根大學的醫學研究團隊發表的,他們已經取得和放大控制手掌的信號,用以控制人工製造的機器義肢。

密西根大學於2006年開始研究,希望為截肢的病人提供更好的人工手掌,可以靈活如真手。雖然機器手掌可以做到非常靈活,但如何從斷肢中截取控制手指的信號?這方面這些年有很大的進步(20多年前在我的實驗室中,萊斯大學的博士生也做過類似研究,可是那時取信號技術還不夠成熟)。

這團隊在截肢的神經末梢上移植一片肌肉組織,既能避免長出神經瘤的疼痛,又可以大幅度地放大信號,因而目前能做到信號與噪音比 (S/N) 達到10-60, 且每一隻手指的多個自由度的信號都能辨別出來,用以控制整個機器手,已非常成功。截肢的志願者只要“想”控制任何手指,機器手就會跟著做動作。

我相信一般人對在腦殼上開一個洞會覺得很恐怖,而從腦內取信號則更恐怖,因此會有馬斯克是敵基督一說!認定腦機對接必定是噩夢與禍害!其實從腦部取集信號,其來已久,並不一定需要打洞開腦殼。作腦波研究的醫學界用這種帶電極的頭罩來探測腦波,此外用核磁共振掃描研究腦部信號也相當有成果。

以下是我們所知醫學界已經成就的一些事實:

  1. 腦波信號與電腦界面的研究已有60年以上歷史,非馬斯克發明。
  2. 取得腦波信號不一定需要頭顱開洞。
  3. 得到信號,不等於了解信號,就像數據不等於資訊。
  4. 要能了解數據,並且能應用才算達到AI的層面。
  5. 腦波信號的應用可以是雙方向進出的。

所以”噩夢“與否的關鍵,是不是只要腦殼不開洞,腦波與機器連接就比較能夠接受呢?相信許多朋友和信徒會有這樣的疑問。

 

第三個視頻(註4) 是幫助帕金森病人控制穩定動作的研究,稱為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用深入腦部手術,植入電極,並釋放出電波來控制帕金森症手腳的顫抖。從1997年開始研究,2002年開始人體試驗,到2016年FDA批准,使原本手顫抖無法控制的病人,可以改善到甚至能簽名。

類似的研究,也能應用到癲癇症的病人,但腦部的部位和使用的信號不同。目前已經可以做到在癲癇發作之前測試到異常的腦波信號,進而用電極放出適當信號反制異常信號,甚至能預防和保護病人因癲癇發作引起的意外。史丹福大學從2004年開始研發,2014年得到了FDA的批准,稱為Responsive neurostimulation system (RNS),腦波步伐調節器(NeuroPace®)。類似的心率調節器(Pace Maker)和 心臟電擊除顫器(defibrillator)等,在醫學領域使用在病人身上已經許多年,救治了許多人的性命。

由此可見“人工”(artificial)製造不一定不好,或者一定是噩夢或災害,若是以“人工精製”與“量產製造”比較,當然是“人工”作的好。因而這人工的“人”就是關鍵了。AI(人工智能)是人訓練出來的,什麼樣的資訊與數據輸入進電腦,所訓練出來的AI就會被它的設計者左右。若這設計者“人”不好,在辨別和應用信號的處理上具有邪惡的意念,那設計出來的“人工智能”當然就不好,會成為噩夢與禍害!

 

虛擬(Virtual)與德行(Virtue)

讓我們回到這一堂的總題 “From Virtual to Virtue”來看, “Virtual” 的意思是虛擬,而“Virtue”是指德行。

這兩個字在聖經裡有沒有根據呢?第一“Virtual”這個字在聖經裡還真的找不到。最接近的只有在《耶利米書》18:20“豈可以惡報善呢?他們竟(幾乎)挖坑要害我的性命。求你記念我怎樣站在你面前為他們代求,要使你的忿怒向他們轉消。”這裡的“幾乎”在英文的翻譯是 “Virtually”,也就是“幾乎”,“簡直”,但“不全是”的意思。所以 “Virtual Reality” (VR) 就是指虛擬實境,看起來好像是實境,可又不是真正的實境。

至於 “Virtue” 的意思是“德行”,在聖經裡有相當多地方講到。《彼得後書》1:4,“因此,祂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彼得後書》1:5,“正因這緣故,你們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原來“Virtue” 是神的性情之一!

所以我們若要從“Virtual”到“Virtue”(從“虛擬”到“德行”),一定要回歸到神的性情的本源!回到神創造人的“德行”,那麼人所創造出來的機器人才能夠有道德!

 

機器人的道德律

講到機器人的道德律,最早提出來的是Issac Asimov,他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科幻小說家,本身也是一位科學家,生化博士,大學教授。他在1942年的小說《我,機器人》 (I, Robot)中提出了三條機器人的道德律:

1.機器人絕不可傷害人,或讓人被傷害。

2.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給的命令,除非違反第一條。

3.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但這保護的行動不可違反第一和第二律。

但從今天看來,現代發展出來的各式各樣的軍用機器人其目的就是要傷害人的!

因此,2010年在英國的工程師與人工智能學會開會商討,提出下列這幾條設計機器人的倫理原則(當然其前提是設計者必須認同這些道德觀):

1.機器人的設計,若不是為了國家安全,絕不可唯一的目的是殺人或傷人。

2.人類必須為機器人的行動負責,因機器人是人類設計的工具,為達成人類制定的目的。

3.機器人的設計必須保證它的安全和維繫安全。

4.機器人是人造的器具,不應該設計來利用使用者心理的弱點而操縱人,讓人心裡依賴。機器人與真人必須能夠分辨。

5.誰是有法律責任的特定機器人設計者,必須能追查得到。

 

神造人的本意與目的

由此看來,不是機器人本身需有倫理,而是設計機器人的設計者,必須要有倫理道德。因此,我們必須回歸本源,設計機器人的“人”必須要有“德行”,要有神的性情!所以我們必須回頭去看神造人的形像,回歸到伊甸園裡神造人的本意與目的。

《創世記》 1:26-27“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照著神的形像造人其“形像”是指神的性情,而不是外在的形像,因為“從来没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懐裡的獨生子將祂表明出来(《約》1:18)”。就如《彼得後書》裡提到的“信實、德行、知識、愛心……”等,這些都是神的性情,又稱為神的屬性。人是按著這些形像所造,因此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

所以人被造,有他的目的。《創世記》1:28,“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創世記》2:7,“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因此人要成為神的代表,管理地球上的所有萬物。

在伊甸園中,人原本有神的形像,如慈愛、德行、知識、信心……等等屬性。但在伊甸園中,人受到魔鬼的誘惑而墮落犯罪,因而被趕出伊甸園。人犯罪的根源是什麼?有人以為,是魔鬼以蛇的形像誘惑人吃了那果子,那果子裡可能有罪的病毒,人吃了就被感染,因此世代流傳都有罪了。其實我們了解聖經必須讀上文下理。《創世記》3:4-5,“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 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魔鬼的誘惑

魔鬼的誘惑顯示在第一:“你們不一定死”,而不是“一定會”或“一定不”!換句話說,就是“幾乎”,“好像”,“差不多”,其實就是Virtual,看起來差不多,但不完全是。魔鬼誘惑人,常常不是講百分之百的假話,因為容易被辨別出來。魔鬼誘惑人,往往是講90%的真話,加10%的假話,讓人難以分辨。所以這就叫作“仿真”,“虛擬”,看起來像真的,可是又不是真的。

第二:“你們便如 神能知道善惡”。有人以為在伊甸園裡,亞當夏娃原來都是傻子,吃了善惡樹的果子後才變為聰明。其實神造他們之初就滿有智慧,能為萬物命名。夏娃更是知道神的吩咐,那棵樹的果子不能吃,違反了就是惡,所以她本來就知道善惡;只是還沒有經歷和實際的去嘗試“惡”。

魔鬼的誘惑是:“你們便如神”,這才是“罪”的根源。所有的“罪行”都是因為人的“罪性”,而這罪性就是人想要自己當神。小罪人是自己要當自己的神,就像大多中國人中的高級知識分子不是常很自豪地說“我什麼都不信,我就信我自己”嗎?大罪人,是還要當別人的神。所以會有種族大屠殺,希特勒在二戰中屠殺了600萬的猶太人,因為他自以為神,要掌握別人的生命。

所以當人墮落失去了神的形像,被“自己要當神”的罪性充滿後,的確變得很惡毒。因不把“真神當神”,人就會不把“人當人”看待。如此設計出來的人工智能就非常可怕。

追究本源,如何要“人工智能”有倫理,必須設計“人工智能”的人有道德,有倫理,回歸到神的形像才有可能。

 

歸真(Authentic)與真實(True

“人工”和“虛擬”的對比是什麼呢?就是“歸真”和“真實”。“歸真”的定義是:表裡如一,完全原創;“真實”的定義是不造假,不隱瞞,完全實在。人必須要回歸到“真實”,所設計出來的“人工智能”,與設計出來的機器人,才不會成為禍害和噩夢。

看到華人商業中的山寨品牌,令人會心微笑,也令人扼腕嘆息!

而在西方,用Deep Fakes AI的軟件可以捏造政治人物的假演說,假消息,甚至造成社會的動亂,影響選舉的局勢。

如何能從“人工”囘歸“真實”?必須回歸真理的源頭。《約翰福音》8:32,“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4,“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約翰福音》8:36,“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真神的兒子自己宣告,“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

耶穌基督是真理的本身,在祂毫無虛假,唯有藉著祂,我們才能到天父那裡去,回歸到伊甸園中的樣式。

 

如何由“智能”(Intelligence)回歸誠信(Integrity)?

《馬太福音》22:16説到,“……就打發他們的門徒同希律黨的人去見耶穌,說:‘夫子,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並且誠誠實實傳神的道,甚麼人你都不徇情面,因為你不看人的外貌。’ ”那些假冒為善的宗教領袖們想要陷害耶穌,因為那時猶太人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他們要鼓動民族主義的熱忱,知道耶穌的誠信,對上帝的忠實,故意想要套取耶穌的話來鼓勵猶太人逃稅,好抓祂的把柄。

但“ 耶穌說:‘這樣,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參《太》22:21)那些猶太宗教領袖好像很有智能,但卻很詭詐。耶穌以完全的“誠信”回應他們,該歸地上政府的一分都不能少――“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同時對神的忠誠更要全心全力,對聖殿的奉獻更不可少――“神的物當歸給神”!這是耶穌基督教導人“誠信”的作人原則!

所以我們的結論是,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必須回歸 AI(Authenticity and Integrity), 即人工智能必須回歸到“真實”與“誠信”。唯有設計者和使用者具有“真實”與“誠信”,有神造人原本的形像,AI才能造福人群,而不會成為噩夢、禍害!

 

  1. 馬斯克是一名出生於南非的企業家,他同時具有南非、美國、加拿大國籍,並以SpaceX、特斯拉汽車、PayPal共同創辦人而聞名。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FUmbA71wbU&t=7s&ab_channel=GuardianNews
  3. https://youtu.be/PoKcRtDmKJw
  4. https://youtu.be/v__WNtpYepU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