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四:宣教、差传、大使命、传福音,若是都一样,会不会怎样?(彭书睿)2020.10.09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10.09

彭书睿

 

编注:近日有牧者反应,以往谈到宣教,通常是包括同文化、近文化和跨文化,但教会中一些会友参加过著名的宣教课程Perspectives(《展望课程》或称《宣教心视野》)和Kairos(《把握时机》)后,回到教会,只认定跨文化宣教才是宣教,从事跨文化的宣教士才算宣教士。这种看法也影响到教会的宣教策略,只支持跨文化的事工和宣教士。那么,应如何看待此事?

 

“如果你没办法把一件事情说得够简单,代表你不够了解它。——物理学家理查费曼(Richard P. Feynman)

过去有好几年的时间,我在佳音电台主持一个节目,叫“宣教爱不怕”,节目名称其实是拾自己的牙慧,因为我的第一本书的书名,就叫《白浪滔滔爱不怕》(2008校园)。原本,我只是想为节目推荐更适合的人选和宣教士的精彩故事,上帝却另有幽默的安排,于是我这个广播界的门外汉,就硬著头皮开始担当主持。

转眼几年过去了,我陆陆续续访问超过百位特别来宾,他们都是差传宣教的同路人。不论是推动宣教的文字编辑,在屏东小镇说故事传福音的澳洲宣教士,或是远在国外读宣教学院、预备去中东长期服事的姊妹,在神学院努力推动差传教育的老师,寒暑假去国外短宣的大学生,还是返台述职的非洲资深宣教士……都曾出现在佳音电台大安森林公园对面大楼的小小录音间。

每一集的最后一段,我总会问每位受访者,“您对‘宣教’有没有特别的定义?”(What is mission for you?),即宣教对他(她)来说,到底是什么。令人惊讶的,这百来位人物,几乎对宣教都有着不同的感受,也有不同的定义。

有人说宣教是一种“走出去”的行动;也有人说宣教就是到那真正的远方,带去生命的改变;也有人包山包海地说,“宣教就是生活”,每一天活着都是在见证神的国度和荣耀……我很感谢他们,让我对宣教有更立体的认识,也知道神的计划与大使命虽清楚、却是多元丰富的。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动员者,我认同也回应神给的呼召。过去10年来,从《把握时机》(Kairos)课程到《挑战视野》(N-Vision),《宣教心视野》(又称《展望》Perspectives study program)与《探索》(Xplore),所有的宣教装备课程我几乎无役不予。2018年,笔者发表于《举目》杂志的《差传动员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上、中、下)》3篇文章(注1),详述了这些课程的不同。

我的负担最重要的就是从神的话语(God’s word)来切入,帮助许多弟兄姊妹甚至牧者去了解神的心意(God’s heart),抽丝剥茧去重新体验圣经最重要的一个大叙事,也就是神的荣耀(God’s glory)在各族各民各方被彰显与尊崇。

然而这个所谓“通识教育”,还有漫漫长路要走。从新西兰奥克兰、纽约、吉隆坡、温州、云林虎尾……各地各方,几乎任何的场合,当我问到“宣教是什么?”,“你上一次的宣教经验是什么?”,得到的答案都是令人困惑的,关于宣教、宣道、大使命、传福音、植堂、布道,几乎没有人可以讲出来它们有什么异同。难道都是一样的吗?或者以后“宣教年会”或“差传年会”都改叫做“传福音年会”好了?

“When everything is missions, then nothing is.”(当什么都是宣教的时候,那宣教就什么都不是了。)华语世界关于讲这个主题的介绍,莫过于2010年宣教老兵巴柝声(Ross Paterson)牧师为好消息频道拍的一系列“宣教的定义与界说”,其中首集就谈到“宣教这个专词被偷了”(注2),巴柝声也举了非常生活化的例子,比如他自己是苏格兰人,不能因为都来自英国,就把他当成英格兰人。

今年Move运动由iM教会,旧鞋救命,以及Radius Asia一起成立之后(注3),三位创办人松慕强、杨右任和陈维恩牧师,陆续上传了好几个相关的影片,其中陈维恩牧师专门针对许多人困惑的“传福音和宣教有什么不一样?”(注4)的那一段论述当中,就用过去福音队今天都变成“短宣队”的例子,来阐述这样一个定义模糊化的转换,以及形成人们认为,任何福音行动后面加“宣教”两个字,都可以说是在回应大使命的观点。

2017年底,两位资深的宣教人,一位是差会背景的Denny Spitters(Pioneers USA),一位是教会的差传牧师Matthew Ellison,一起写了一本《当什么都是宣教的时候》(When everything is missions)(注5)。他们的论述非常直白:“我们‘不都是’宣教士,也不是每一件事都应该被定义为‘宣教’。如果没有正确地去了解宣教的意义,我们不可能有效地承接基督所给予教会的使命。”(注6)

去年年底,宣教学术界最具指标性的Mission Frontiers杂志(注7),也以这个为主题,深入地讨论了一番。其中有一篇对大卫·普莱特(David Platt)牧师的专访。提问的人很犀利,问到“不是每个基督的门徒都是宣教士吗?”“任何教会的事工不都是‘宣教’事工吗?”“你怎么看我们每一天的见证?”“既然我们都是被差派的(参《约》20:21),这不就是宣教?”等问题。

大卫·普莱特回答说:没错,每一个耶稣的跟随者都被差派了,承接了使命,而且被赋予了为耶稣来作主门徒的权柄。以这点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带着福音使命的人,不论近处或远处。然而,同时我们也看得到比如《使徒行传》第13章,圣灵特别地差派保罗与巴拿巴,前去福音未曾听闻的地方。我会定义宣教士是那些被圣灵差派,跨越地理位置、文化、或是语言障碍的,到未闻福音的人群中去的门徒……

最后,正如针对《举目》主编所提的问题我在电邮中的回复,关于宣教的定义,这是一个she said he said(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大议题,每位信徒几乎每天都在面对。我的观点只是一家之言。不过,我想从地方教会到整体大公教会,该如何去理解神的心意,着实是功课。

 

1.三篇文章分别刊于《举目》官网7.6,https://behold.oc.org/?p=36856

2018.8.3,https://behold.oc.org/?p=36988

2018.9.21,https://behold.oc.org/?p=37228

2.视频见于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XnSaffYf6k&t=5s

3.MOVE的宣教使命为“连结教会宣教进入未得之民建立当地教会”,具体可进入https://www.move1040.org/了解。

4.视频见https://www.facebook.com/move1040/videos/319975579162253

5.https://www.amazon.com/When-Everything-Missions-Denny-Spitters/dp/0989954544

6.英文原文是:we are not all missionaries and not everything is missions, and if we don’t get these definitions correct we will not be effective in carrying out the mission Christ gave to the church.

7.http://www.missionfrontiers.org/

 

作者为全球宣教动员网络(Global Mobilization Network)执委 /联合差传事工促进会(United Missions of Taiwan)理事长。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