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一無所有

陳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我生長在一個農村基督徒家庭中,是第四代基督徒。我是家裡最小的,又是男孩,特別受家人的寵愛。母親每時每刻把我帶在身旁。當母親上教堂時,我也參加聚會,因此我在孩童時就接觸了基督信仰。

稚齡孩童的印記

          五歲的孩子本是最快樂的,死亡的陰影卻臨到無知幼稚的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引起,我右腳上長了一個疙瘩,去鎮上的醫院檢查,是骨髓炎。這個消息對我們家來說 像晴天霹靂一樣。因為近幾年,家裡接二連三地發生了許多事情。加上我這病就是用錢的病,又有生命危險,也不是一下子可以治好的。

          鎮級的衛生院醫生因醫術有限,催促父母帶我去市裡最好的醫院。市醫院的醫生診斷:“這種病會危及生命,唯有把腳給鋸了,才可以保存性命。否則會爛到全身,最後就是死亡。”後來醫生們又說:“孩子太小了,經受不起鋸腳的手術。只能等孩子長大後,才可以做此手術。”

          只能眼睜睜看病在我身上蔓延,全家人都傷心絕望。在危難之際,家人唯有求告神幫助和醫治。教會的阿公、阿婆們,也都為我的病禱告。

          我住進了鎮裡的醫院。在醫院我又出了意外:護士給我量体溫時,不知怎麼回事,我竟然將体溫計咬斷吞下去了。家人和醫生都嚇壞了,因体溫計的水銀毒性非常強,會毒死人。而醫生無法從我身上取出水銀,因不知水銀在何處。家人只有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平安。

         隔天早上四、五點鐘的時候,我上廁所,發現肛門破了。醫生斷定,吞下去的体溫計已從我身上排泄出去了。我竟然沒有中毒,實在是神奇妙的保守!

          緊接著,有醫生願意為我動手術。其實醫生也只是動了一個簡單的手術,就是把我腳上那發炎的肉打開又重新縫合。那病居然就這樣慢慢地消失了!

          我相信是神奇妙的醫治,救我脫離疾病的痛苦。每當我洗腳,看到因手術留下來的疤,就會想起神在我身上的恩典,就向神感恩。我相信神在我身上留下這印記,為讓我不要忘記祂在我生命中的恩典。

青少年時的重生

          進入青春期後,我變了。那兩年,我家人都在別的省作生意,就留我一個人在家。因無人管我,我就跟社會上一些比我大二、三歲的人一起玩,跟著他們吃、喝、偷、賭等。我家成了賊窩,每個晚上,這些人都會集中在我家,無論做什麼事,或玩到深更半夜,甚至第二天早上,都沒人管。

          我的成績一落千丈,我不再喜歡學校。但教堂的聚會我還是參加的,原因之一是沒人給我做飯,去教堂能吃一頓較好的午餐。另外,有幾位從小與我一起上學、參加主日學的同學,會催促我參加教堂聚會。只是,我雖然參加聚會,卻並不是真心去聽聖經的話語,乃是消磨時間。

          村裡的家庭教會,每逢正月時都會開奮興會。1994年正月,我們村的教會也開了一次奮興會。因為沒有教堂,就在幾個信徒家前面的空地上,搭起一個帳篷聚會,聚會時間有三天四夜。

          正好母親也回家了。在第二天聚會時,母親囑咐我:“這幾天家裡不做飯,你放學後要去聚會的地方吃。”

        那天放學後,我很自然去聚會聽道。講道的同工講完道後,帶領會眾一起禱告。在禱告中,我被聖靈光照,聖靈要我認罪。我心裡說:“我從小在教會裡,哪裡有罪? 我沒有罪!”聖靈繼續光照我,把我做的錯事,一一呈現到我的眼前,使我清楚認識自己是罪人,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需要主基督的寶血遮蓋。

         我向神痛哭懊悔,把以前所行的一切惡事,都向神承認,並立志要跟隨耶穌。

        當我流淚禱告後,心裡滿有喜樂。這種喜樂是無法形容的。

          從此以後,我不再與社會上的朋友來往。我開始渴慕聽道,也與神有了屬靈交通,有了禱告生活。

事奉路上的波折

          我開始參與教會的聖工,凡有青年的聚會,我都會參加。我也加入聖樂團成為詩班人員,跟詩班一起唱詩向人傳福音。我還帶領一些同年齡的人參加聚會。

          我對真理越來越明白,聖經知識也增長,於是加入主日學教導的隊伍,成為一名主日學老師,帶領兒童主日學的事工。經過一年多的服事,我知道了自己對聖經的理解還是不夠,就參加教會三個月的培訓班。在培訓班中,我對神的真理、聖經話語,加深了理解,屬靈的生命上了一層樓。

          培訓結束後,教會差派我成為主日傳道人。

          在中國做一個基督徒很難,做一個傳道人更難,在家庭教會模式下服事,是難上加難。

          因生活需要,我當了工廠的技工,所以就成為帶職傳道人。但我的職業與聖工有了衝突,因為業務忙,星期天也要上班,只有特別的節期才有休息,造成了我不能參加教會的事工。

          我換過很多工廠,老闆們也很滿意我的工作,但是,就因為星期天的問題,工作一段時間後就說不行。於是我成了失業人員,呆在家裡,幹一些家裡的農活,也隨父母親做一些小生意過日子。

         在我們家鄉,20多歲的青年,整天待在家裡,自然而然就會有很多的壓力。跟我同齡的人,差不多都已經成家立業,而我還是一無所有,說事業沒有,說婚姻也沒有。

          父母開始急了,七鄰八舍也是問長問短。但是,在各方面的壓力下,神加給我力量,使我繼續教會裡的事工,作主日學的工作,帶領青年事工。雖在世界上我一無所有,但我深知成為神的工人,是我人生最大的榮幸,也是神特別的揀選和恩典,勝於世上的高官厚祿。

婚姻家庭的祝福

          當我為婚姻苦惱時,神帶領我與一位姐妹相親並訂婚,不到半年時間就進入了婚姻。

         原本想,有了穩定的家庭生活,應該可以更好的服事神。再說我妻子是一個傳道人,肯定會大力支持我,兩人同心合意走服事的道路。哪知道婚後的生活費用,比單身 還要多。於是我們想,先賺足夠的錢,二人再一起服事神。當時我們並不知,神所要的,是我們完全擺上自己,生活的需要神會看顧。

           既然我們所 走的方向與神定的相違背,結果自然不會好。我們跟親屬合夥做的事都不賺錢。本來人家經營的生意很賺錢,我們加入後就不賺錢了;而我們退出他們就賺錢。我們 也曾開辦過小廠,也開店做生意,所做的都是比較先進、家用電器的配件與電腦的生意,不是不能賺錢的事業,我們就是賺不到錢。

          在三年多時間裡,神把我所有生意的門都關了。而我們的內心很掙扎,也很痛苦,我們甚至向神禱告:“為什麼會這樣呢?”但那時我們仍然不知,神所要的,乃是我們專心服事祂。

           2003年底,我和妻子坐下來,回想這幾年的生活,才知我們竟然看重世上事業勝於神的事工。所以神藉這一切的不順利,攔住我們嚮往世界的路。我們當時的心情是:“神啊,我們如此叛逆,你為什麼還這樣愛我們,為什麼還願意使用這樣叛逆的人呢?”

          妻子叫我放下生意,去全時間服事主。但我心裡還是不願意,還想帶職服事,因為全職事奉太苦了。現實生活問題怎麼解決呢?將來有了孩子怎麼辦呢?

          然而深思,這三年,我們其實就是逃離神、不願意事奉神,最終不是仍無法逃離神的旨意嗎?自己蒙召時,不是說願意跟隨主嗎?現在為什麼不願意放下世上的工作事奉神呢?

           於是,2004年初,我走上了全職事奉道路。到了2006年,妻子也全時間奉獻給神。

          當我們完全放棄世上的事業,靠信心擺上自己時,神也賜下豐富的恩典,讓我們在生活中並不缺乏什麼。

十個兒女的喜樂

          我們結婚七年了,沒有孩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們不停受到各方親友的壓力。我從小就喜歡孩子,盼望家裡能有孩子歡笑的聲音。何況我教兒童主日學,若有教育孩子的經驗,能更好面對我的事工。

         我們是傳道人,卻生不出孩子,好像是一個不好的見証,不能榮耀神。有人勸我們作試管嬰孩,我認為試管嬰兒違背聖經教導。我們只有在神前恒切禱告,求神賜給我們一個孩子。

          在禱告生活中,神帶領我漸漸明白:我所遭遇的是出於神,是神在熬煉我、塑造我成為主手中的器皿。我也知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若神給我們孩子,我們就會生養孩子;若神不給我們孩子,我們也願意順服。

         神賜下的喜樂、平安,撫平了我們夫婦心中的傷痛,使我們不僅有喜樂,並且是超乎世人的喜樂,是世上的事物都不能代替和奪去的喜樂平安。這是神在我身上所行的神蹟,祂給我的,是超過我擁有十個兒女的喜樂。

          神的旨意高過人的意念,當我和妻子到國外神學院受裝備時,我們夫妻二人向神感恩,沒有孩子是神特別的計劃,是為著今天可以受神學的裝備。

          雖然我沒有孩子,雖然我在世上好像是一無所有,但我要向神感恩,因為,“孩童時,你雙手懷抱我,如慈母撫育我成長;過錯時,你的杖引領我,像良師指教我歸正;傷心時,你的杆安慰我,似善牧保護我平安;需要時,你慈愛滿足我,比生命、比一切更好。”

作者現在菲律賓聖經神學院讀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