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歷集光》 ──宋尚節之日記摘抄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u=2959945625,2431845437&fm=24&gp=0心靈窗扉

在 近代基督教歷史上,有約翰衛斯理和英國的大復興,有愛德華滋和美國的大復興。在中國三十年代的復興中,也有一代名僕宋尚節──“中國的施洗約翰”。在當時 的傳道人中,有人很會講道,但在醫病趕鬼方面束手無策的;有人有醫病趕鬼的能力,而在神的話語上下的功夫不夠。然而,在宋尚節身上,我們可看到二者的平 衡,“用神蹟隨著,証實所傳的道。”(《可》16:20)

          “目前國內外已出版了許多論述主僕人宋尚節博士的著作,但是《靈歷集光》這本書 具有與眾不同,無可比擬的特點;因為它是經由神特別的安排,為主僕生前至親至愛的人,根據主僕在長達五千多日,一面傳道,一面堅持不斷所寫的日記,用了近 八年的時間,結合許多珍貴的原始資料和書籍,摘錄編寫而成的。”

          這五十多本日記,是當年宋氏與神同行、與聖靈同工的忠實記錄。當年他到處旅行佈道,攜帶之物有限,但有二件東西他自稱是他的命根子,一是聖經,二就是他的日記。

          這些日記文革時全數沒收,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反動”的日記,文革後竟原封歸還給他的女兒。《靈歷集光》就是這傳奇般的五十多本日記的精選摘錄。

          復興,已經是今天基督教的當務之急了。什麼是真正的復興?此書就是中國30年代中國大復興的一個忠實記錄。

          此書對最吸引我的部分,就是這位被神置於復興前列的奮興家的“重生祕史”。不是他神奇的經歷,而是他那真實無情的自我解剖,對自己的重生認真負責的態度。一 個悔改的心,碰到赦罪之恩的真實寫照。日記與一般的傳記不同,“日記可比作人心靈的窗戶,透過此窗扉,讀者可以直窺他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景。”

往事追憶

          在《靈歷集光》中,宋氏清楚地記載著1927年他重生的細節,“難忘的重生之夜,看到屬靈活動影片七大本,從看見自己罪惡的本相,映到奉差遣為止,這時天已 破曉……重生以後,我感到萬物煥然一新,在萬物中處處能看到神創造的偉大奇妙。自己無論在言語、思想上犯了一些罪,一讀聖經,聖經便指出我的不是,直到我 求主赦免我。”

          很值得我們反省的是,宋氏在經歷1927年赦罪恩典之前,他已經講道、領詩、領人歸主、教會事奉、禱告蒙垂聽了18年。例 如,早在1909年,九歲的宋尚節見父親病危,就禱告:“神啊,求你留下我爸爸的命,直到養大我成人。”剛阿們完,只聽見喀嚓一聲,爸爸咽喉裡,咳出了哽噎著的濃痰,立時轉危為安。

           1919年,其幼弟患重病,“我向神哭禱,主若允許幼弟存活在世,我願終身傳道。幾天後,弟弟完全好了。”

          再如,“上中學後,常跟爸爸到四處去佈道,爸爸生病或上省城去時,我代替爸爸主領夜間禮拜,講章則來自東抄西套,靠著自己記憶力強,膽子大,在台上講……往 往講到樂而忘倦,連飯都不想吃。我主領唱詩,散發傳單,銷賣聖經單行本,課餘還協助父親編輯奮興報,為此人們稱我為小牧師(宋氏的父親宋學連是牧師),還 領到教會中工作的頭獎。”

一針見血

           宋氏於1920年赴美留學,自1920年至 1927年之間,他常常組織同學福音隊去美國鄉間佈道,也主領奮興會,在美國教堂中多次講道,很受美國信徒的讚揚。他又任國際學生會會長,積極參與社會福 音工作,也有一些零星的悔罪經歷,一些見異象的經歷,甚至主賜話語的奇妙經歷……

          在1926年,他在日記中寫到,“我寫了一封長信給一位 朋友詳述自己最近的感觸,‘要是傳道人沒有生命,基督根本否認他是他的傳道人,你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可曾受過聖靈的洗?得了豐盛的生命?’信沒寫完,我內 心受到責備,自己雖然進了神學院,卻沒有受到聖靈的洗,因此不顧一切,決心追求新生命。”

          1927年,他生命經歷了蛻變,他本人堅定地稱為這是他的“重生”。

          宋氏在晚年總結他一生事奉主的經歷時寫到:

          1. 教會必須建立在悔改、重生、聖潔、得勝、和傳福音這五個根基上,就永不動搖;

          2. 各地教會中堅都應是徹底悔改認罪者;

          3. 已得主救恩者,若不常省察自己的罪,不免淪為假冒偽善者;

          4. 傳道人的行為與生活,比傳道更要緊;傳道人不得聖靈的洗,不如不傳道。

          宋氏是一位透明的人,他總結他的事奉經歷時,也不忘反省自己。“許多年來,以打魚為樂,最初得幾條魚時,尚知將榮耀歸給神,魚打多了,反自誇自己為老手,人的本相,就是如此。”可謂一針見血﹗

  預言應驗

           在此書中,宋氏在離世前,也預言了今後幾十年,神在中國教會的工作:

           1. 禱告﹗禱告﹗今後的工作是禱告的工作﹗

           2. 有形大教堂有拆毀的時候,但信徒在自己家中的事奉和敬拜,無法消失;

           3. 西教士將要回國;

           4. 大患難必然帶來大復興。

           宋氏這些在四十年代的預言,後來都一一應驗了。

         “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3:8)每一位信徒的重生經歷都不相同,不可生搬硬套。然而,一個信徒有沒有被“風”吹過,在他(她)本人是有確據的,至於風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解釋,那是神學家的事。

          宋氏在1927年經歷赦罪之恩後,回顧他在這之前的生命和事奉時,語重心長地說:“回想未重生得救的我,當時對聖工那樣熱心的動機,無非是用來高舉自己,沽名釣譽。”

           宋氏在1927年前後不同的生命和事奉的真實記錄,是對每一位信徒在見主之前的提醒,也是機會。

註:本文中未標明出處之引用,皆引自《靈歷集光》。《靈歷集光》1995年初版,香港恩雨出版社。

作者來自上海,從事醫學研究,現居美國華盛頓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