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在終點

凌勵立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我最長壽

           我沒有想到,我能活到高齡。凌家眾多姐妹,如此長壽我排列在前行。感謝父神,在我年老力衰的時候不離棄我,恩待我直到如今。

          我和口腔癌症鬥爭到如今,大大小小的手術,還有強烈殺傷性的放療,滿身滿嘴都是傷痕和疤痕,痛苦實在一言難盡。

          但我感謝天父:我傷痕累累,他用醫傷的膏油給我塗沫;我心靈發昏,他用慈聲將我喚醒;我信心軟弱、跌入低谷,他把我拉起。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我癌症再次復發、動了大手術後,自顧不暇,卻還要照顧我老伴。擔子越挑越重,如爬山路,筋疲力盡。

          但我感謝耶穌基督。他說他的擔子是輕省的,他呼喊凡勞苦挑重擔的人到他那裡去,他和我們同挑重擔。

          我和老伴老弱病殘,病情日益加重,且身在異國他鄉,求助無門。

          但我感謝神,我們被關懷老人的加拿大政策特別照顧,住入寬敞的老人公寓。這是神給我們的鑽石婚的大禮物。別人可能把這一室一廳視為平凡,但我看它如同富貴人家的豪宅,滿意知足。每當我推窗向外遠眺,頓覺心曠神怡,欣賞驚歎大自然之美,因這是父神創造世界的手筆。

          我沒有多考慮,今後是体力更弱還是強壯,腦子清醒還是糊塗,死亡大關將是痛苦難忍,還是在睡夢中平安去世。

          但我感謝神,我自出生母腹,他就帶領我,他也必帶領我回天家安息。我不再有任何憂慮、恐懼、痛苦和眼淚。耶穌基督早已應許:“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以後我們還會像他一樣復活﹗這應許給信主的人帶來多大的安慰和鼓勵﹗

           有人笑話我:你是隻鴕鳥或魯迅筆下的阿Q吧?我不為之所動。《詩篇》第一篇第一節至第二節告誡我們:“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我就是相信聖經裡的話,相信聖經是絕對真理。

提筆歡唱

           我萬萬沒有想到,在癌戰的幾年裡,我居然寫完了80多年、漫長一生的回憶錄。腦子奇蹟般的清澈,不眠之夜,思潮滾滾,湧上心頭,到白天再用電腦記下。往事歷 歷在目,數算主的恩典,數不盡,說不完,就如《詩篇》65篇11節說:“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所以,我的回憶錄的書名,就是《恩 典歲月》。

           我在2004年寫完了回憶錄,癌症卻很快再次復發。動了特大手術後,我的記憶力失去了,漢語拼音也忘卻了,我只能看著電腦發呆。但是禱告後,像奇蹟一般,我的記憶力居然逐日恢復,我又開始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我要把最近的經歷也寫下來,用苦難見証主恩。

          我懇求主憐憫我這老弱病殘,我不要白占土地,將來不能空手回天家。我這卑微的瓦器求主再使用,我要做一個忠心僕人、準備好燈油的童女。我是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我要快快樂樂跑完生命的最後路程,跨越死河,見主榮面。

         我雖高齡,卻又返老還童。這“童”是說的童心。童心未泯,這是好事,耶穌最愛小孩子。他對門徒說,凡要承受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他還抱著小孩子,為他們祝福。

          感謝神,我手術吃了大苦,還能輕快地唱起歌來。我在江蘇無錫度過六個快樂春秋,結婚度蜜月、生兒,都在這江南好風光,我的第二故鄉。

           我這歌是用無錫口音唱的,歌名《返老還童》,有三節,長短不一。

返老還童

我明明是個超86歲的高齡老壽婆,
偏偏還要返老做兒童。
世上現存壽星那麼多,我真算不得稱高齡,
古言道:“人生七十古來稀,問君度過幾春秋?”
哎呀呀﹗現今70不稀奇,我已爬上87。
請聽我唱如何搖身一變做孩童。

第一節

老來我嘴巴改造像囡囡,珍珠般白牙紛紛落脫像秋葉。
還有幾顆蛀牙晃晃搖,對鏡苦笑老癟嘴。
吃飯吃菜口水淌,飯桌邋遢衣衫髒。洗洗刷刷怕人嫌,
自己帶上圍圍嘴,不像小囡還像誰?

平生口福刮刮叫:雞魚肉鴨,海鮮奇珍,盛宴小吃,西餐中餐,
自助他助,麵飯糕點,五洲特色……
花色品種多來西,真叫人聽了眼紅嘴饞,口水花花淌。
不料老來口腔癌症開刀結疤,假牙無處可安上。
整形外科醫生改造,口小賽櫻桃,千方百計補嘴唇;
吞咽困難,還要把爛糊製品塞進嘴巴來養生。

好在我事事總往好處想,想我從前老早統統吃過哉﹗
更好在我不悲從中來歎苦經。
心平氣和笑咪咪,趴上飯桌看著大家吃。
與人同樂自家樂,萬事知足常快樂。
苦難臨頭逃不過,消極積極您自選,
千金難買是健康,健康來自常知足。

第二節

過去講課,言語流暢條理清,教學效果刮刮叫。
老來反而牙牙學講話,活像一個小娃娃。
究竟這是為了啥,說來心酸難以開口來回答。
手術麻醉醒來變啞巴,害怕不能再說話。

好在氣管切開裝假管,醫生好像變戲法。
假管真好派用場,我能講話聲音響。
頌主詩歌又能唱,放聲大唱心舒暢。
慈愛天父憐憫我,滿心感恩唱不完。
同道姐妹聽我唱,咬字清楚聲嘹亮,
齊來合唱多高興,阿們﹗阿們﹗阿們﹗

第三節

還是說的變化多端的小嘴巴,
一下子怎麼搞的不會吃飯變寶寶?
癌症再次復發,鼻竇骨質破壞,五官大改造,
顯微外科專家重新佈局挖渠道。
吃的稀薄流質,鼻子、口腔到處跑,
紙巾搽來搽去好辛苦,還可憐肚皮吃不飽。

我這老阿太虛心再學習,學習阿拉小寶寶。
小小湯匙把爛糊飯菜耐心朝嘴裡餵,
好在我退休老醫生多的是時間,慢吞吞、一口口,
不知不覺累得伏在飯桌睡大覺。
學習寶寶真道地,
寶寶也是邊吸奶奶邊睡覺。
在主懷裡我是快樂寶寶。

作者來自上海。畢業於上海聖瑪利亞女中、聖約翰大學醫學院。曾任婦產科醫生多年。1993年到加拿大多倫多定居,於2007年10月20日,安息主懷。

編按:凌醫師是本刊的長期作者。從她以往的文章中,我們看到她無論身處什麼情況,都以感恩喜樂的心仰望神的供應,見証神的信實。本文是她生前發給我們的最後一篇稿件,很遺憾未來得及在她過世前刊登。謹以此文的刊載紀念與我們同工多年的作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