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軒的爺爺

郭易君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未名軒”是在北京大學未名湖北岸附近的一家雜貨店,店面不大,沒有門,只留有一個不大的窗戶給顧客東西。但“未名軒”三個大字,卻是中國一個非常知名的書畫家的墨跡,蒼勁有力,整個字幅幾乎與未名湖融為一体。

           賣東西的是一位年過古稀的爺爺,有著慈祥的笑容。他在這裡多久了,沒有人記得。不過據說,他已經在這裡二十多年。

           與爺爺的相識,源於2005年,我和慧綱在未名湖北岸租房子考研。我們租了一間只有八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雖然屋裡只有兩張床,但是環境優雅,每日清晨我們 都是被唧唧喳喳的喜鵲叫醒。夏天的知了、螢火蟲,秋天的棗兒和南瓜,冬天的雪花,甚至結冰的水管,都是那麼美麗。而且更讓我們感恩的是,房東叔叔、阿姨都是基督徒,對我們照顧有加。

          由於未名軒的爺爺服務態度特別好,我們總是去他那裡買東西,慢慢的大家就熟了。我和慧綱下了晚自習回來,常常饑腸轆轆地往爺爺那裡跑,買上一小袋一元錢的花生,我們哥倆邊吃邊和爺爺拉拉家常。

          爺爺是四川人,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兒子是中科院的博士,現在在美國留學。一個女兒在北京工作,一個女兒仍然在上學。每次談起他的兒子,爺爺就特別神氣, 就像天下所有的父親談起自己得意的兒子一樣。我和慧綱聽他講完後,就回去睡覺了,下次見他時還是那些話。不過我們都已經習慣了,也喜歡他的嘮叨。

           我和慧綱給他傳過很多次福音,他每次都說他相信毛主席,不相信神。我們就為他禱告。聖誕節那天,我送給他一本海外校園出版的《遊子吟》,然後給他講福音。他還是不信,我很沮喪。

           北京的冬天很冷。由於我們的水管是在室外,常常凍住。上完晚自習回來,我們經常連刷牙、洗臉的水都沒有。由於房東叔叔、阿姨睡得早,我們就去找未名軒的爺爺借水。不管多晚,爺爺總是會給我們。真的很感恩,這些熱水就成為了我們當時的寶貝。

           我和慧綱經常因為早上上自習課,顧不上吃早點,就到爺爺那裡買上一包雙胞胎的麵包和兩袋牛奶。麵包放到微波爐裡,比較容易熱,但是牛奶卻很難熱。爺爺就把袋 裝牛奶放到一個水盆裡,倒入熱水將牛奶泡熱。特別是臨近考試的那些天,每天我們都是靠著爺爺給我們泡熱的牛奶和烤熱的麵包,撐下整個上午的緊張學習。

          我和慧綱考入北大後,就很少見到爺爺了。可是我每次去邊上的小山上禱告,路過爺爺的未名軒的時候,總是停下來買一袋花生,給爺爺講講耶穌。他總是不說話,最後還說一句,他信毛主席。

          上週週五,我身体十分疲憊。聖靈提醒我,要我去禱告山。我假裝沒聽見。

          可是沒辦法,神的聲音不能不聽。我停下自行車,在圖書館東門停了足足兩分鐘,真不想去。可是最後我還是決定順服。

          路過未名軒的時候,我下來又給爺爺傳福音。他就信了!我帶他做了決志禱告。

           我無法形容我的喜樂,正像《彼得前書》所說的“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我把消息告訴了菲菲、慧綱、好雨,他們都與我一同興奮快樂。

          這件事情使我知道,主做事有定時,祂有祂的計劃。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事情,在神卻可以。順服聖靈,神才能在你身上彰顯祂的榮耀。

作者來自河南,現在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