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手所作的工

海若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DSC_1003.jpg       飛機仍然在西伯利亞上空飛行,偶爾能看到一些破舊的房子和稀疏的樹林,在廣袤的天地間,就像小 孩的玩具一樣散落著。以前總是厭煩漫長的飛行,坐著不舒服,要躺沒地方,走也只能從廁所到座位。然而這一次的飛行,卻不再索然無味,因為不知道何時能再有 機會飛越歐亞大陸,多看一眼,就多一點回憶。就像離開德國前,在不萊梅團契的燒烤活動中,我寧可安靜地在一邊,多看看不知道何時能再見的可愛的弟兄姐妹, 和用生命影響了我的牧師。

        背著厚重的背包走出機艙,當熾熱的陽光夾雜著濕悶的空氣向我襲來時,我終於意識到我回來了,回到我想念了許久的祖國。

        丈夫已經等我很久了。

(一)丈夫

       丈夫不願意出國,於是我選擇了回來。曾經有些猶豫和不甘,但我深知我的婚姻是神賜給我的,要我在婚姻中學習順服丈夫,順服神的旨意。

       丈夫還沒有決志受洗。我是在信主之前和丈夫開始談戀愛的,結婚後丈夫信主問題,就成了我最大的挑戰。回國前,打國際長途說得最多的不是各自的生活、遠離的思念,而是我向丈夫傳福音。我在這邊說得頭頭是道,丈夫在那邊不置可否。說多了,他甚至覺得,他在和看不見的神爭奪我。

        回上海後,我想,我以前不在他身邊,所以工作不太好做,現在我回來了,一定要讓他心服口服。於是每到周末,我就竭力勸丈夫和我去教堂。丈夫很愛我,熱情地把 我送到教堂門口,卻打死也不進去。禮拜結束又在教堂外等我,接我回家。丈夫有個說法,讓我不得不同意他的缺席。他說,如果僅僅是因為愛我,而不是愛神,陪 我進教堂,那是對不起神,藐視祂的存在。

       我很高興他有一顆敬畏的心,然而他不願意去教會還是讓我頭疼。儘管我願意等他到80歲、90歲 ──只要他有信主的一天。但是我心裡總記得牧師講過的話:沒有人知道明天會怎樣,誰知道自己就一定有80歲、90歲?就像聖經中那個地主,計劃著搭建更大 的糧倉,卻當夜死了(《路》12:13-21)。

        正心急的時候,機會來了,上海海歸團契舉辦了一個聖誕節聚會。我們去參加了那個聚會。那 一天丈夫很享受聚會的氣氛,他看到了一群“正常”的、“高素質”的人在敬拜神,改變了原先認為只有老年人、身体有病或心靈空虛的人才去教會的看法。聖歌也 很打動他,使他領略到了天外的平安和寧靜。

       我們開始固定去海歸團契。每次活動回來,丈夫都很期盼聽到團契的事情。得知團契裡也有像他這樣不太順服、甚至有點悖逆的人,他還偷著樂呢。

       丈夫想提高英語口語,決定每天讀英文聖經。晚上入睡前,我們都打開自己的聖經,“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神每天都把他心裡那道牆拆掉一點。

       神還差了祂的好僕人李秀全牧師來。我丈夫特別欣賞李牧師幽默而又涵義深遠的講道,覺得李牧師智慧的話語,就像神親自對他說話。當李牧師改用一句詩歌“耶穌,主耶穌,求用我先生”(原詞是“耶穌,主耶穌,求用我一生”)時,丈夫和我更是相視而笑。

       丈夫的心在柔軟下來,用他自己的話說,他覺得和神越來越近──雖然,還有一層窗戶紙隔在當中,我還要多點耐心……

(二)工作

        剛回國的時候,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馬上找工作。我心中顧慮,怕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怕習慣了國外的生活方式,不適應國內紛繁複雜的人際關係,讓丈夫失望,讓父母沒面子,讓朋友看不起。

       有人說,基督徒不應該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因為在神眼中,我們都是非常寶貝的。但是我找工作的時候,確實心中有很大的壓力,而且還影響到情緒。

       因為身体的原因,我不能做太累的工作,就定位在總經理助理這類工作上,最好是離家近一些。海歸團契的弟兄姐妹,就非常關切地為我禱告。

       神聽了我們的呼求。很短的時間內就有公司聯繫我面試。一家是德國的醫藥公司,世界OTC(非處方藥)排名100名以內。同時,其母公司下的另一家代表處,也約我面試。我一個申請,就有兩個面談的機會,讓丈夫著實羡慕。

        我內心是偏向第一家公司的,知名度較大,而且是新成立的代表處,我如果去了,就是元老級的人物了。所以當第一家公司最終拒絕我的時候,我挺失落的。丈夫就安慰我說,你看,你的神都已經為你預備另一次機會了。

       最終,我去了第二家公司,路程稍遠,但交通非常方便。我不需要擠公車,也不用像丈夫一樣,每天6點多就要起床趕班車。我可以睡到近8點再出門。公司裡的同事也都很好相處。

        神的預備更是超過我所求所想。就在我進公司後的第3天,公司就通知說準備搬家。搬家後,從我家步行到公司只要30分鐘,這在上海來說,已經算近得不能再近了。

        公司裡另一件大事就是,一位德國經理要常駐上海。對我來說,德國經理的到來,給我提供了很好的語言環境,讓我的德語不至於因長久不用而退化。我的英語也在進 步,因為公司的工作語言還是英語。一開始,我不太適應,好幾種語言在腦子裡打架,可是我不斷地求神幫助,因而有了力量,工作越來越勝任。

        經理也很善意地鼓勵我。在閒談中得知,經理的姐姐是傳道人,他自己也是在深厚的基督教文化中長大的。我就欣然地認為,他是神派來幫助我的人。

(三)團契

       回國前,最擔心的是,能否找到像在德國那麼好的團契。回國後,我每星期去家旁邊的大教堂,但是我的心不能滿足,孤單而寂寞。

       到後來,我就只在聖餐的時候出現在教堂。並且對自己的這種行為越來越淡然,以為這就是必須接受的現實。但是我這個樣子,連不信主的丈夫都不滿意了,他看我星期天慵懶在家裡,晚上也不殷勤讀經,禱告還要丈夫提醒著,他於是半開玩笑地說:我代表上帝對你表示失望。

       一直到我去了海歸團契,才像到家了一樣。弟兄姐妹很親切。唱的詩歌不都熟悉,然而在同一個聖靈的感動下,找到合一的感覺。至此,我又找到了以前在德國、一到周末就期盼著去教會的感覺。

       我也對弟兄姐妹的愛產生過懷疑。團契中有很多事業有成之士,也有名牌大學畢業的天之嬌子,我只是海歸當中的小小海歸,我真的可以融入這個團契中嗎?神用祂愛的話語安慰我,堅定我,祂說:你是我所愛的,不要怕,這是我為你預備的團契。

      透過《標竿人生》,我也領悟到,團契是要努力融入的,不能等著別人一再地邀請你、關心你、照顧你,你自己要努力付出。弟兄姐妹的信任也是需要時間來建立的, 前提是你要先敞開自己。聖經說,你們若要別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別人。後來,團契負責人讓我帶領大家查經,神讓我看到,其實我也有我的風格、我的 特點。同是肢体,各有不同的功用。

        神不僅讓我有機會學習帶領查經,也在我的心中放下一顆種子。我一直期盼有能力的時候,可以開一個書店,不是很大,在教堂的旁邊,聖誕節的時候,小朋友可以來聽聖誕老人講聖經故事。

       回國後的一個清晨,失眠的我就想起書店的事。因為目前申請開聖經書店,還是有很多周折,心中就想,可否組建一個小圖書館?現在的團契沒有公共的圖書資源,想 給慕道友一些系統的信息,或帶領查經的弟兄姐妹需要參考時,資料都很有限。如果有一個圖書資源,就可以滿足弟兄姐妹的需要。

       那天起床,我照例讀《標竿人生》,並背頌文章最後的一節經文,“我深信那在你心裡動了善工的,一定要做成這工,直到耶穌基督再來的日子”,心中激動──神就是這樣實實在在地和我對話,讓我清楚祂的旨意。

        我知道這件事還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和艱辛,為此,我也請弟兄姐妹們為我代禱,讓我的擺上,真的是在神的道上不偏左右。我也願在還有生命氣息的日子裡,以此和每一位認識或不認識的弟兄姐妹共勉。

作者來自浙江溫州,2002年在德國受洗,目前在上海某諮詢公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