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藍色的天空裡

蘭野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u=2570561982,2787833771&fm=24&gp=0       編按:加拿大及美國校園團契,共同在多倫多舉辦了今年六月中的"靈命塑造進深營",和八月初的"靈命塑造基礎培訓營"。以下是三位參加者的見證。

         八月的長周末,在多倫多西面的Guelph,我參加了"靈命塑造"的基礎培訓營。短短的幾天營地生活,為我打開了一扇尋求神的窗口。

         在培訓營中,蘇文峰牧師從認識世界談起,要我們基督徒能敏感于撒但的詭計,意識到牠常常“讓你追求的是神的受造物,而不是創造者;只看到智慧、美善,而看不到賜智慧、美善的神",我們要靠著神的恩典勝過牠。

         在認識自我的過程中,王志學牧師告訴我們,要在基督的愛中接納自我,在聖靈裡更新自我,最終在主裡面得到徹底的釋放和醫治。

         王牧師並給每個人幾個鐘頭的時間,單獨地安靜在神的面前,藉著經文,學習默想和聆聽神的聲音;又通過一個奇妙的主日聖餐,弟兄姊妹一個個地走到前面,跪在聖餐桌前向主傾訴,將自己的身、心、靈全部展露在神的面前……最後吃餅、喝杯。

        就是在那一份恬靜中,我的心深深地体會到愛在藍色的天空裡。

        那是一次特別的聖餐,燭光灑落在白色的小方桌上,映襯著盛餅和杯的器皿,晶瑩而又溫馨。弟兄姊妹的歌聲在柔和的琴音中,引領我走入了靜謐的我的心靈從未踏入過的一方地土,那份安然、平和,使我格外的輕鬆。當我跪在聖餐桌前,千言萬語已經不知如何開口、向神傾訴。

         多年來苦澀的積累,已經把心纏繞得很緊。我好像凍麻了雙腿的孩子,回到溫暖的家裡時,已經不會邁步。但這滿身泥垢、傷痕累累、步履蹣跚的孩子,在這裡卻受到 了特別的接待:沒有一聲輕責,好像怕一聲嘆息,都能驚嚇住這滿身是傷的孩子。只有憐愛,那溫暖又智慧的手,輕輕地、慢慢地撫摸著孩子的每一處傷痕。

         孩子的心在這安慰裡一層一層地打開,那最深的傷痕露了出來,似烙印般深刻。就在霎那間,好似一顆晨露滴在那傷口上,眼看著那傷口在縮小;又有一滴,看到了那新長的嫩肉……

         多年來的自卑,面對聖潔的自慚形穢,恨自己不能從新來過的懊悔,此刻都因祂的不離不棄,和那一句輕輕的話語:“我寬恕了你,為什麼你不寬恕你自己”而消逝。

         在燭光裡,這份愛這麼的具体,得到了釋放的孩子一動不動地靠在那溫暖的雙手裡,久久不肯離去。因她捨不得那份体貼,知道那不是來自人間的呵護。那份精確和適度她從未体會過,如有可能,她願意讓這時刻變成永恆。

        “不用擔心,這是一個開始。”父輕輕地安慰著我這不願意離去的孩子。帶著這個應許,我戀戀不捨地從聖餐桌走回了我的座位……

        因去培訓營時走得匆忙,我忘記了帶幫助睡眠的常用藥,但是我在營地的三個晚上,除了第一個晚上因擔心而睡得很輕,接下來都睡得很沉很沉。沒有吃藥就睡得這麼 香,讓我心中充滿了感激。當營地生活在依依告別中結束,回到家裡,按著每天生活的慣性,再加上不敢肯定自己已得到了神的醫治,我仍舊用常規辦法來對待自己 的睡眠問題。當晚,我依舊服了藥。

        誰知第二天上午九點鐘左右,我的胃疼了起來。我只好去看醫生。醫生給我檢查後,問我有沒有吃過什麼藥。 我就把那藥拿給醫生看,並告訴他,這藥我已經用了很長時間,從來沒有引起過胃痛。驗完血後,醫生說這藥應該不會引起胃痛,是否繼續服用,讓我自己決定,而 他仍不能確定胃痛的原因。

         這時候,耐心的父神就用祂的方式提醒我,給我看到,“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我的心一顫:“父啊,原諒我,我是小信的。”我決定抓住應許,開始過信心與等待的生活。

         一個月過去了,我沒有吃任何藥,胃沒有痛,也沒有失眠。信實的父不停地用祂的方式給我知道,祂就在我身邊,一直在幫助我。儘管無數的時候,我都不明白祂的幫助,但我知道“神的恩典夠我用的”。只要我願意合作,祂就動工。

         父啊

         你的應許從不改變……

         哪怕我只是一株纖纖弱草

         你仍給我雨露的甘甜

         哪怕我只是一塊飄忽不定的雲

         你仍給我整個天空

         任我遊弋,淘氣甚至背逆

         受傷的我

         驀然回首,才明白

         一直在你藍色的懷抱裡……

作者來自北京,現住多倫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