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静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u=2915647313,628139219&fm=24&gp=0在社会中

        勿庸讳言,女人一直是社会中被压制、被轻视的弱势群体。

        中国传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并要女人三从四德。这“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四德”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生儿子是“弄 璋”,生女儿就变成“弄瓦”;儿子是万金、女儿则是千金┅┅真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虽然今日中国,女人号称能顶“半边天”,但很多人骨子里仍有重男轻女的 思想,所以农村常有溺死女婴现象。

        传统的犹太人,比中国人更加重男轻女。犹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与女人讲话。甚至有一派连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时“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闭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脸肿,故被称为“鼻青脸肿”派。

        东方社会固然重男轻女,西方社会也不例外。以致後来妇女痛恨不平等之苦,极力鼓吹“男女平等”、高举“女权主义”运动大旗。

        再从宗教方面来看,回教规定女人要把脸盖起来,并且全身到脚都要遮起来,以免引起男人不正当的欲望。可兰经中规定∶在法律事件上,两个女人才等于一个男人。至於印度教、佛教,也都把女人压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来世”投胎做男人。

        故此,历世历代、古今中外,女性在传统社会中受压、挣扎,为肯定自己的角色、争取自己的地位,她们必须不断地、辛苦地奋斗。

在神心目中

        从《创世记》,神创造人类的记载中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是∶

        1. 因为“男人独居不好”(《创》2:18a),所以神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为创造过程中,使“不好”变成“甚好”的关键人物(《创》1:31)。

        2. 因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的帮助”(《创》2:18b)。因此,在神创造的设计中, 赋与男女“相帮、相配、互补、互助”的关系。

        再者,神造女人时, 刻意地从男人最“贴心”之处,取出肋骨,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亲密伴侣──女人。 让女人∶

        1. 与男人有同样尊贵的生命价值,因为,男与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创》1:26-27)。

        2. 与男人一同蒙受神厚赐的福份(《创》1:28-29)。

        3. 与男人一同承担神托付的使命(《创》1:28b)。

        因此,根据圣经的启示,在真神心目中,“男女地位平等,角色彼此互补”是明显的。

在神国度中

        从旧约时代起,神就在 的国度中重用姊妹,这包括∶皇后以斯帖、外邦女子路得、女先知米利暗、女士师底波拉等人。

        耶稣基督降世,展开了新约时代。当时犹太社会极其重男轻女,但耶稣一反传统,接纳姊妹的事奉、接受姊妹的奉献、称许姊妹的信心、并托付姊妹们出去传开“ 已复活”的划时代信息。

        耶稣升天後,在初期教会中,姊妹们热心地参与教会中的各种事奉,包括∶讲道、祷告(《林前》11:5)、执事(《提前》3:11)、行善(《提前》 5:9,19)、教导(《多》2:3-4)等。其中有勤劳服事的马大、充满爱心的多加、恒心祷告的亚拿、善於教导的百基拉等。她们在第一世纪罗马帝国,当 女人毫无社会地位的情况下,摆上事奉的见证,成为世世代代姊妹们的榜样。

在普世宣教中

        教会历史的巨轮由初期教会时代,进入中世纪时代,又进入改教时代,直到现在的近代时期。每一个时代有其特色∶

        初期教会五百年,可以用“苦难”来描写,“殉道士”在这个时代被神重用。

        中世纪时代一千年,可以用“黑暗”,来描写当日的教会。在黑暗时代中,神用一些真心跟随基督的“修道士”成为黑暗中的明光照耀。

        改教时代二百年,神重用一批不向教皇势力低头的“改教英雄”,把一个扭曲、腐化的教会恢复到初期教会的正统规模。

        我们身处的近代时期,这三百年,是教会扩展、积极宣教、把福音传到地极、等候主耶稣基督再来的时代。福音使者──“宣教士”,是神在这时代要用的人。

        进入廿一世纪,“尖端科技”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网际网路”无远弗届、有目共睹;宣教士的类别与宣教方式,亦不再局限於传统式。因此,廿一世纪成为“全面总动员”,迈向“普世宣教”的时代。

在宣教工场上

        在神的国度中,姊妹所扮演的角色随著时代的改变,越来越显得重要,尤其是在亚洲。全世界最大的教会,是韩国汉城的中央纯福音教会,拥有信徒七十万人,有七百 位牧师,其中大部份是女性。该教会分成五万二千个细胞小组,几乎全由姊妹带领。中国的家庭教会蓬勃成长,据报导∶五万个家庭教会中,有四万间的负责人是姊妹。真是不可思议。

        更不简单的是∶在“普世宣教”工场上,三分之二的宣教士是姊妹(包括单身姊妹与已婚姊妹)。可见,在完成主的大使命、把福音传到地极的天国大业中,姊妹们默默投注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

        多年与丈夫在非洲宣教的鲍尔姊妹(Joyce Bower)在她所写的文章∶Women's Role in Mission: Where Are We Now(姐妹在宣教中的角色∶我们在何处)中指出∶姊妹宣教士在母会的事奉,常常与其在海外宣教工场的事奉,成为强烈对比。她说∶“一个姊妹在她自己的教 会中,可能连收奉献的工作都轮不到。但是在饥渴的非洲宣教工场上,她可以忙碌地传扬福音、为人施洗、设立教会、主持圣餐、甚至训练弟兄┅┅”

        美国有名的基督教杂Campus Life,其编辑史达福(Tim Stafford),在去非洲访问了宣教工场後,写了一篇文章,Single Women: Doing the Job in Mission(单身姐妹在宣教工场上的事奉)。他说∶“单身姊妹若到了某一个年龄还未结婚,在本国母会中,往往会成为众人同情、可怜的对象。没想到,一 踏上宣教之路,就变成‘十项全能’的刚强女性,承担起艰钜的工作。”

        他亲眼目睹单身姊妹宣教士在非洲默默耕耘,成绩斐然却不宣扬的表现,他由衷感佩。难怪宣教学者温德博士(Dr. Ralph Winter)说∶“当我看到姊妹们在宣教事工上,超乎寻常的影响力时,真的,让弟兄们羞愧、汗颜。”

姊妹宣教当审慎思量的项目

        何等有幸,我们这一代姊妹,可以如此被神重用,但“蒙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是否每个姊妹都能被神选上?请依下面几个问题,自我思量一下吧∶

        1. 我是否真正爱主,愿意无私地把自己献在祭坛上?

        2. 我是否有受苦的心志,愿意为福音的缘故,开始学习过简朴的生活?

        3. 我在意志上、个性上,是否愿意操练自己去面对孤单、打击、危险、挫折等?

        4. 我是否愿意与人建立好的人际关系?是否有关怀、怜悯人的心肠?

        5. 我与同工配搭时,是否愿意心存谦卑、甘心顺服?

        6. 我是否愿意有恒心地锻链身体,使身体保持健康、有力?

        7. 我的婚姻、家庭是否有荣神益人的见证?

        8. 我是单身姊妹,是否已将终身大事交托在主手中?甚至愿意为宣教的呼召迟婚或守独身?

        宣教不是一条易路,若没有审慎计算代价,绝不该冒然踏上。然而,若被神选中,勇敢踏上宣教之路时,必定是“蒙福”之路、“荣耀之路”!

作者现任美国校园团契/海外校园海外事工部主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