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黑色的聖誕夜(董家驊)2015.12.21

我們常在幸福之處宣揚上帝,把不幸藏起來,淚水往肚裡吞;我們習慣讓上帝看到我們善良、正直的一面,偷偷地把自己的黑暗遮蔽起來;我們習慣在教會中讓人看到我們“得勝”的一面,壓抑內心的痛苦,隱藏生命中的失敗——畢竟,在十字架上完全得勝的上帝,怎會有仍活在失敗和苦難中的兒女?已經被分別為聖、歸於天父的兒女,怎能一直掙扎在罪惡中,活在失望和挫敗裡? […]

言與思

聖誕節•韓德爾•自然神論——有關韓德爾的《彌賽亞》(王星然)2015.12.1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文/王星然。《彌賽亞》神劇不是為聖誕節創作的;這一部作品企圖表達對啟蒙運動“自然神論”的反動;作詞家Charles Jennens對韓德爾的音樂創作很失望;英王喬治二世很有可能並未出席《彌賽亞》的倫敦首演,更遑論在“哈利路亞大合唱”中起立致敬;當時不少教會人士認為《彌賽亞》是一部褻瀆之作;著名的英國清教徒牧師John Newton曾根據《彌賽亞》選錄的經文,講了50篇道。 […]

言與思

要我去,還不見得想去呢!(吳蔓玲)2015.12.0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文/吳蔓玲。我聽說,難民不見得都想移民加拿大,除非他們有親戚住在加拿大。這是可理解的,離鄉背景大遷移要面對的挑戰,對沒經歷過的人是很難想像的。前些日子,我看到一則對一位來自中東難民的訪問,他原是醫師,但為自己能夠在學校找到工友的工作歡喜,認為自己算是幸運的,他打算再讀點書。 […]

言與思

腹肌與靈命,有啥關係?(張怡昕)2015.10.26

我趕緊把這個動作推薦給爸媽。媽說,雖然是個簡單的動作,但是她沒做幾個就會覺得累,讓她意識到自己的腹肌力量不夠。以前,她只覺得上大號是腸蠕動的問題,現在她覺得可能和腹部肌肉的強度也有關係。
讀到這裡,我想大家可能已經忍不住要問了,講了半天上大號、練腹肌什麼的,這和信仰有什麼關係呢?

[…]

言與思

貼心(吳蔓玲)2015.06.09

艾德‧席藍(Ed Sheeran)是英國最受歡迎的流行音樂歌手之一,才24歲,就曾獲葛萊美獎提名6次。我兩個女兒都喜歡他的歌。艾德極少提自己的信仰,但曾有歌迷說聽過他在電臺受訪時自承是基督徒。事實如何,是介於他與造物主之間的事。然而,從媒體偶而報導他的溫馨行動來看,他所做的是貼近上帝的心懷。 […]

言與思

過往的困惑(張怡昕)2015.05.24

我自認還算是個比較熱心的基督徒。真心關心別人,熱情傳福音,規律去教會,規律去團契,還有不少服事。但有時我真是搞不懂,為什麼在專業上會遇到這樣的困難?為什麼感情上會碰到這種情況?為什麼?有時到一個地步我真是覺得,有沒有搞錯啊! […]

Uncategorized

不要在冬天砍樹(張怡昕)2015.04.2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枯枝逢春 夏天,我買了一株植物,放在辦公室。它的莖桿長長的,上面開了一些白色的小碎花,挺好看的。後來,這株植物逐漸乾枯,明顯地失去了水分,莖桿從綠色變成了米黃色,那些白色的小花也成了乾燥花。 有時,我想把它扔了,但是又覺得它好像還有希望,就又留下來了。土乾的時候,我還是照樣澆水。 後來,在莖根部側著長出來好幾個小芽,讓我很開心。但看著那米黃色的莖桿和小乾花,有時我很想把它們給剪掉;其實也就是一剪刀的事,但大約我比較念舊吧,一直沒剪。 眼看那些側著長出來的小芽,倒是越來越高,清清楚楚地讓人感到春天的氣息。 突然有一天,我發現米黃色的莖桿上,也發出來很多小芽!也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我發現的時候,明顯它們有一段日子了。我真慶辛,當初沒有一刀把它給剪掉!        人也有冬天 我突然想到一句話,好像是說,不要在冬天砍樹。冬天看任何樹木,恐怕都以為它死了吧?毫無生氣。那個時候誰能判斷一棵樹還有沒有希望呢? 這句話對我們,也適用吧?只不過每個人的冬天,來的時候不一樣。我自己也有在冬天的時候。那時很想躲起來,誰也不要見。以往的挫折,過犯,就好像烏雲籠罩在頭頂,覺得好像做什麼也做不成,也沒意義。 此刻,活力好像離開了身體,就連喝水吃飯上廁所這些事情,也是到必須做的時候,才做。心裡面,有一種說不出的無趣和沒勁。 人有時把自己看得太高,有時把自己看得太低……在冬天的時候,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價值,甚至有時不能覺察到,自己正是在冬天。 但是,感謝天父,我常被提醒,我是天父帶著愛所創造的人(是的,你我都是上帝帶著愛所創造的!)。因此,只要我還活著,只要我還有一口氣,那就說明天父上帝沒有放棄我,我還有機會!        要懷著希望 不要在冬天給自己判死刑,也不要在冬天給別人判死刑。其實把這個時間狀語拿掉,我覺得更準確。 在任何時候,要對自己懷著希望,也要對別人懷著希望。因為歸根結底,知道上帝還沒有放棄我們。 其實,我有時看新聞真是氣得夠嗆,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怎麼有這樣的人?簡直不可救藥。這時我常提醒自己,上帝知道人幹的一切壞事一切惡念,但卻還帶著希望在拯救人——如果上帝對人類還懷有希望,那我對自己,對別人,為什麼要看死呢? 植物要等待季節輪轉,而人可以在任何時候選擇振作。這個選擇很多時候並不容易做,因為低落帶著慣性。但在內心深處要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上帝向我所懷,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上帝希望我振作,也一定幫我振作! 人就算已經認準了自己在做對的、合乎上帝心意的事,但其努力與專注的程度,仍然會很容易受心態和情緒的影響。而心態和情緒,又總是在受事情發展和周遭環境的刺激。 關於這點,我從植物身上學到很多——它只是照著本能,努力地生長。它不知道,或者也不在意,自己只是在在室內的一個小小盆子裡,不能常照到太陽,也不能被輕風吹拂。它就是專心生長。 如果說,植物的專注是不自覺的專注,植物的努力是設計好的努力,這都是靠著本能運行。那麼,我們人自覺的專注,可以選擇的努力,要靠什麼才可以持續呢? 這個問題,留給大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