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種有時,拔出蒺藜也有時(王星然)2015.06.15

栽種有時,拔出蒺藜也有時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我有一座園子名為“栽時園”(取自《傳道書》第3章“栽種有時”),坐落在密西根中部,每年5月到9是栽時園的生長季,我在園裡種植各樣的花卉蔬果。當6月來臨,野花和雜草各從其類,也跟著快速生長起來,所以除雜草成為每年此時之必要儀式。

栽時園有一種雜草,自然生發,非常繁茂,它耐旱、耐熱、耐濕、耐寒,而且蔓延快速。不須特別照顧它,就能長得又健康又壯碩,我從未給它澆過水,也很少看到它有蟲害,因為它從頭到腳全身帶刺,所有動物都敬而遠之,小松鼠、小兔子、小鳥、和小鹿斑比,對它毫無興趣(牠們對我種植的蔬果卻是情有獨鍾)。

這麼強大的植物就是Thistle!她是菊科植物家族Asteraceae的一個分支。中文通俗名為“薊草”,和合本聖經稱它為“蒺藜”,《創世記》3章17-18有這樣的記載:“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thrones)和蒺藜(thistles)來……”。

蒺藜透過大量帶有棉絮的種子,隨風傳播,飄向遠方落地生根,公路旁、野生大草園、森林外圍邊綠、私人花園裡……到處可見它的踪跡。蒺藜的地下莖平時可儲藏水份,當乾旱炎熱的夏天來臨,其他的植物因缺乏水份而停止生長,甚至枯黃,卻見它挺直腰桿,昂首睥睨群草,絲毫無懼於亁旱和炎熱。

有的品種,如“加拿大蓟(Canadian Thistle)”,光是想到就令人毛骨悚然,它除了隨風傳播的種子之外,其地下莖還能在土壤裡不斷延伸,到處亂竄。我因為崇尚有機栽培,也為了保護這些年來大量神秘消失的蜜蜂(農藥是罪魁禍首之一),園子裡從不噴藥。可是,想徒手拔除加拿大蓟,必被她的利刺所傷,我雖帶上厚厚的手套為之,無奈怎麼拔也拔不乾淨,它的地下莖伸得很長,只要有一段沒除乾,不久就會長出新的,可是如果放任它不加以控制,整片園子很快就會被它佔領,大面積蒺藜壓縮其他植物的生存空間,掠奪養份和水份,抑制農作物的生長。

我常開玩笑說,加拿大蓟很懂宣教學,它對於遠方宣教(用會飛的種子)和近距離地區性的福音工作(用延伸的地下網路),都有獨到的“見解”!她的生命力和生存策略,不得不教人肅然起敬!

當然,這種無與倫比的生存策略是上帝特別的精心設計,成為命定的咒詛。因此,每當我在栽時園裡除蒺藜時,一邊流汗,一邊思想罪是如何全面地影響人類的生存、耕作方式、及其文化活動。遙想亞當還沒有犯罪前,那時修理看守伊甸園容易多了,地不會長出強大的蒺藜給他製造諸多麻煩,他不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

歷世歷代,蒺藜強大的能力使它成為農夫和園丁們最頭疼的野草之一。但我卻從它的身上體驗到上帝那令人敬畏的公義,權能,和智慧!這被咒詛的世界有一天必要過去,在新天新地裡,我相信不再有擾人的蒺藜。因為到那時,祂要將一切都更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