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一個誠實和真實的人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我母親有位同學是清華大學的教授,他與我母親聊天,對現在的大學生有如下評價:學習和工作能力都很強,但有一個缺陷,就是做不到誠實。他說自己從小到大都是誠實的,可現在擔心晚節不保——他參加課題研究時,出於誠實,常常反對包裝、反對摻水分,別人都不喜歡他……

        中國人有句盡人皆知的俗語:老實人吃虧。還有一句:不說謊話,辦不成大事。且不說文革時假大空的一套滿天飛,就是近幾年,賣假藥的、偷稅漏稅的、虛假新聞的、剽竊論文的、甚至參加奧運的運動員都虛報年齡……真是誠實何處尋也!

        在中國歷史上,我們也找不出什麼名人,能像西方基督教文化下的奧古斯丁和盧梭那樣,誠實地反省自己的內心,以及隱秘的思想。這無疑是中國文化的致命傷。可見很多中國人其實是以誠實為恥,認為以真面目示人是可恥的。

冠軍得了零分

        我信主前也是個不誠實的人。比如,當我在學校裡學習寫作文時,老師發現我有這方面的天賦,於是幾乎每次作文課,我的作文都是範文,當眾朗讀。日子久了,我坐上了作文冠軍的“寶座”。

        然而我發現,要保證每次都是範文,不當“文抄公”是不行的。只要老師不追究,我就照抄不誤,甚至有的文章是大段抄襲。但神是公義的,在升學考試中,我這個作文冠軍居然審題失誤,作文得了零分。

         升學考作文得了零分,我只能進入普通的初中。為了挽回面子,我苦讀了3年。結果,我如願進入了重點高中。在重點高中,為了上大學,我又苦讀3年——我怕成為平凡的人,怕像我父母單位裡那些工人一樣過一輩子。我要當一個能擔當大任的人,可以掌握自己和支配別人。

         說實話,我對自己的生活一點都不滿意,因為我只想著考大學,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我的人際關係很緊張,我沒有時間與任何人聊天,也很少與父母、朋友 談心,和所有同學都成為競爭關係。我也很少有娛樂活動。我好像電影《紅菱艷》女主人公飾演的那個角色,穿上了一雙有魔力的紅舞鞋,只能不停地跳舞一樣,我 也只知道學習、學習……

        在我心中,我是想用這些苦,換來將來一個理想的生活。現在的中國,名利、地位高過一切,“成功”是唯一目的,不管你的手段怎樣。人人都想當不平凡的人,當“超人”,想高人一等。

更喜歡聽哀樂

        貨真價實的努力,獲得貨真價實的成果,我終於上了名牌大學。我以為自此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幸福的人生就會來臨,我以為可以用自己的雙手造一座天堂了。

        然而,10年寒窗換來的成功的喜樂,只延續了很短一段時間,留下“不過如此”的感悟。我原以為成功能帶給我快樂的、理想的生存狀態,可是真的獲得成功後,我發現自己並不知道怎樣過快樂、理想的生活,我的生活並不比那些不上大學的人好多少。

        我居然開始羡慕那些沒上大學,卻也沒多少壓力、輕鬆愉快地生活著的人了。與他們相比,我真是個怪物:我不懂得如何與人相處,不懂得如何休閑放鬆,不懂情趣。 而且我對自己沒有正確、平衡的認識,只看到自己的優點,看不見自己的問題,以為靠自己的聰明,足以應付人生的所有問題。

        更打擊我的是,我是學歷史的,學校的老師提倡的學術思想卻是:任何理論,只要能自圓其說、能成一家之言,就有學術價值。沒有人再提“以真理為標竿、準繩”了——原來的共產主義思想,現今已不能作為真理的標杆與準繩,而新的價值體系又根本沒有建立。

        我算是知道了,這是個不要真理、不尋求真理的世界。

        我參加學校內外的各種舞會,尋求釋放和快樂。但在歌舞廳裡,我只找到發泄與刺激;在戀愛中,我只找到了傷害與失望;而鑽研學術就必須重新吃苦受累,我卻不再想以苦為樂了,我要真正的快樂!

        豈不知沒有信念的人生,哪有真正的快樂?所以我只有愁苦。雖然表面上有快樂的時候,但我內心的主旋律是愁苦的,我也總是與愁苦的音樂發生共鳴。說實話,我聽哀樂,比聽喜氣洋洋的《春節序曲》更享受。

從虛假到真實

        終於有一天,我走到人的盡頭——我的健康與工作,一時間全都失去。我這才發現,自己也有解決不了的問題,萬般無奈只有歸向了神。

       在信了耶穌後,我才學會用誠實的眼光看自己。我認識到,自己不過是人,並不比別人強多少。我追求的不過是世俗的看得見的功名利祿,並且,我陷在自己的罪中不自知、不自拔。

        我第一次發現,我與街上的乞丐有共同之處:都有靈魂。而耶穌基督正是為寶貴的靈魂而死,而復活的。過去,我從來只把注意力放在成功的人士身上,不屑一切的平常人。而現在我知道,我和成功人士、和乞丐一樣,需要耶穌。

       信主後,所有對名利、富貴的追求,都漸漸消失了。我放下過去執著的目標和夢想,將自己及未完全交給深愛我們、也知道怎樣愛我們和帶領我們的主。我的心從來沒有如此安舒、適意過,再沒有不安全感、焦灼感及失落感。

        從此,不管大事小事,我都認真完成,就像是為主做的一樣。我的工作得到大家的肯定,我的領導還想包裝我、把我立為標兵。我謝絕了,因為我知道所謂的包裝是離不開說大話、假話的。

        我之所以敢於拒絕,是因為我心裡有底:我的神是可以依靠的,我不必擔心得不償失。那看得見的是暫時的,看不見的才是永遠的。有了神,我們的人生就有了真正的價值。遠離虛謊,在神的羽翼下當一個誠實的人,一個真實的人,是幸福的!

        我們教會有位牧者教育自己的孩子:我不求你大富大貴,你長大了即使去掃馬路,只要你照神心意而活,我就以你為榮。另一位弟兄,在公司裡業績超群,年薪10萬,但因為不願再在銷售中說謊話、送禮拉關係,向老闆提出了辭職……

        走出虛假,誠實地面對神、面對自己,才能發自內心地承認自己是人、神是神,才能發自內心地尊崇、敬拜神……這就是我走過的路。

作者畢業于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現住杭州,擔任某公司科技情報翻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