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趕出教會後

Z弟兄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2009年,因工作的緣故,我們一家搬到了新的城市,也很快融入了新的華人教會,在學生團契的聚會點服事。兩、三個月後,在團契帶領人的建議下,我開始帶主日學,太太也開始帶聚會點的主日敬拜。

       然而8個月之後,我們卻被迫離開了。事態的惡化是如此的迅速,芥蒂是如此之深,開除的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留下的傷痕是如此的刻骨,教我們領會到了,那“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的萬事,亦包括難過的事。

就這樣被趕出教會

       我一直有一個罪,那就是心中犯姦淫,外在表現則為上黃色網站。我原先教會的弟兄和核心同工們,都知道我這個軟弱,因為我一直和他們分享我的掙扎。弟兄們極力 為我禱告。感謝神,賜我有如此愛心和信心的同伴,可以分享成功和失敗,可以彼此勸勉、安慰、代禱,同奔天路……我原本幾乎每週看一次,漸漸減少到幾個月一 次,甚至一年不看。

       然而,新教會的領袖,卻利用我的得勝見証——主來,就是要尋找、拯救失喪如我的人——作為她鏟除異己的藉口。她要我和 太太立刻停止在學生團契聚會點的一切服事,完全斷絕與弟兄姊妹的聯繫,甚至要求我們停止參加聚會點的敬拜和團契,亦不允許我們參加母堂的任何團契,只許參 加主日敬拜。

       我曾向她承認(在她的詢問下),我在過去的6個月中,看了一次黃色網站。她因此定義,我在6個月中被罪所勝。她要我去看心理醫師,並要求醫師與教會的另一位傳道人保持聯絡,以保真實。即便6個月後我沒有再看任何黃色網站,她亦不保証讓我和太太可以再回到學生聚會點。

        當她和那位傳道人信誓旦旦地說,這是神在他們的靈修和禱告中明確的帶領,我們終於無話可說了,心裡知道她一直對我們不滿,利用了我們的信任。

        然而時至今日,回首往事,我們有了不同的感受。她已經與我們斷絕了聯繫,但如果可能的話,我會請求她的原諒。因為我們在近8個月的服事中,給她添了許多麻 煩。少不更事而又心比天高的我們,總是拿這裡的學生聚會點,和我們原先的費城教會相比,卻未去瞭解她許多年的撒種和耕耘。

       當我們輕率地發 表一篇又一篇的“經驗之談”時,卻未曾顧及這裡不同的情況;當我們自以為是時,怎會想到她的想法也沒有錯?當我們感嘆著把她和費城的傳道人相比時,我們忘 了,我們是最沒有資格的人;我們自恃是“成熟的基督徒”,卻藐視了神在這些人中的工作,輕看了祂的時間和聖靈的引領……

       我們罪何以堪?求主赦免我們的罪,也求她原諒我們。

愛德華滋的告別講道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在1750年6月22日,宣講了一篇“最後的講道”(A Farewell Sermon,告別講道,註1)。他服事了近25年的教會,北安普敦聖公會 (Congregational Church in Northampton )開除了他主任牧師的職務,並解除他與此教會一切的關係,原因是在“何人有資格領聖餐”等問題上發生了意見分歧。

       這位如今被公認的美國本土最偉大的神學家、兩次大復興的神學支柱,當時竟然要為自己的立場,與教會請來的“外援” 辯論。面對如此會眾,恐怕許多傳道人在最後一篇講道中,不是苦毒自憐,自比摩西、保羅,就是厲聲斥責,號稱以利亞的熱心、施洗約翰之義怒。或更有城府者, 指桑罵槐,含沙射影,“殺人於微笑中”,然後“奉主名”全身而退,氣也出了,名亦保了。

       然而,讀完愛德華滋的這篇講道,我的眼淚卻流了下 來。這是怎樣的一位牧者啊﹗講道使用的經文是“正如你們已經有幾分認識我們 ;以我們誇口,好像我們在我們主耶穌的日子,以你們誇口一樣 ” (《林後》1:14),以及一些輔助經文。愛德華茲先在教義上解釋了這段經文,接著他進入應用的部分,把會眾帶入經文的亮光中。他沒有任何激烈情緒,只完 全相信神所說的和祂所是的確據。

        他僅僅花了極小的篇幅,談到目前的處境;或許是因為他覺得,多談可能無用,反而更生苦毒。他卻花了極大的 篇幅在勸勉上,先對信徒(those who are professors of godliness amongst us),再對不信的(such among them as I leave in a Christless,graceless condition),再對初信者(those who are under some awakenings),再對年輕人(young people),最後對兒童(children of the congregation, the lambs of this flock)。

       像一位循循善誘的父親,愛德華滋對不同的人,發出不同的勸勉:對信徒,提醒他們要時常省察自己的信心,預備見主面;對不信的,他悲傷地提醒他們,他們仍在神的震怒下。他祈禱神賜下祂的話語,好像烈火和鐵錘一樣打碎那些不信的硬心,免得他們將來落入更悲傷的境地。

       對初信的,愛德華滋勸他們要小心,加倍地警醒禱告,勝過魔鬼藉著這次的變動帶來的試探。並提醒他們,耶穌是大牧人,可以打開他們的眼睛,使他們從黑暗進入光明,也叫將來眾人在神面前的再會,成為喜樂。

       對年輕人,他提醒他們,神讓人在年輕時就認識祂,是特別的恩典,是為了特別的使命。他們要遠離輕浮的玩耍;對孩子,他稱他們為“親愛的孩子們”,他特別為他 們心軟,因為耶穌曾把這些兒童交付他牧養。他提醒孩子們記得他以前的教導,並告誡他們,世界的罪惡大、得救的人少,所以要常禱告,好讓靈魂得救。

        又像一位離別的母親一樣,愛德華滋為他離開教會之事,諄諄交待會眾:雖然這件事讓我們分離,但是教會要有秩序,要有順服,孩子要順服父母;要竭力避免爭吵 (contention),因為爭吵可以把神的靈趕走。特別是,參與了這次事件的人,要小心苦毒的靈;為了基督國度的緣故,要盡心地愛人;要小心錯誤的教 義;要多多禱告,不止公禱,還要有私下的禱告會;在選擇下一位主任牧師時,要看他是否有正直的品行、敬虔和忠心,是否為真理和敬虔而奮鬥。

        愛德華滋禱告,盼望教會能找到這樣一位牧師看顧神的羊群。最後,他把會眾的靈魂交還 給當日託付他的主,提醒眾人不要忘記,他們將在主偉大的、審判的日子莊嚴相聚,(And let us all remember, and never forget our future solemn meeting on that great day of the Lord;the day of infallible decision, and of the everlasting and unalterable sentence. Amen)。(同註1)

我願成為這樣的人!

       主啊,我想成為這樣的基督徒﹗即便被羞辱,仍然不忘你的託付,忠心地服事你!人雖然在地上,卻註目在天!

        司提反被地上的石頭打死,充滿他的聖靈卻讓他定睛望天,就看見神的榮耀;保羅被眾教會誤會,不得他們的供應,四圍受敵,仍然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向著標桿直跑;主耶穌沒有坐在天上傳福音,卻成為人來到地上,為真理作見證。

        同樣,耶穌要我們留在地上,用真理使我們成聖,要我們面對世界的罪惡、天父的管教,和靈界的爭戰(註2),像祂一樣為真理作見證,直到我們再見祂的面。

       再回首,我們所受的算什麼呢?即或有不公,又怎樣呢?主知道!但求主保守我們脫離那惡者,讓我們與那位姊妹和好、同心,使神的榮耀得著稱讚。

註:
1.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6th ed, vol. 1 (Peabody: Hendrickson, 2007), ccxlii.
2. Francis Schaeffer, Faith and Intellect,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released on April, 11 2010), mp3 file, 47’37’.

作者生於中國上海,現居美國休斯頓,任高中生物老師。

相關文章:融入新的教會Z太太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