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保持沉默!——基督徒在公共事務中的角色之二(David Smith)2020.01.18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0.01.18

作者:David Smith (伊州家庭研究會總幹事)

翻譯並整理:約瑟

一、聖經依據

為何基督徒要參與到管理世界的職分中?我們還可以從聖經中找到依據。

1、聖經的管理觀

基督徒必須參與公眾事務和政治的第三個原因是聖經管理觀的要求。

世俗的管理觀認為,這是我的,我不用對我的使用方式負責。我可以隨便使用它。

而聖經的管理觀認為,這是神的。祂暫時將它託付給我。我會向神交代我如何使用它,我應該使用它來榮耀神。

多年來,我聽說美國只有大約60%的基督徒登記投票,而其中只有60%的人實際投票。這意味著只有36%的基督徒實際投票。這不是神所賜自治政府好管家應該的表現!想想當耶穌在稱贊僕人時說的:“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太》25:21)

此外,如果我們對神交託給我們的小事情不忠心——例如投票或與民選代表溝通,那麼如果在大事上不能取得成功,這有什麼可以驚訝的呢?

2、我們被指示要作鹽和光

耶穌在登山寶訓中告訴我們,我們是地上的鹽和世上的光。在沒有冷藏設備的情況下,鹽被用來阻止腐爛的蔓延。光是用來驅除黑暗的。“那暗昧無益的事,不要與人同行,倒要責備(揭露)行這事的人。”(《弗》5:11)我們要用神的真理來揭露邪惡。

聖經告訴我們:“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約》8:32)然而,今天在我們周圍可以看到許多跡象,包括許多基督徒在內的世界,已經遠離真理,接受了謊言。正如《羅馬書》1章25節說的,我們將神的真理換成了謊言。

這也是撒旦曾在伊甸園裡對人所說的、與神的真理相悖的謊言。謊言與當今我們的文化息息相關,謊言說,我們的生活和我們身處的複雜世界僅僅是偶然產生的;謊言說,婦女擁有所謂的“墮胎權”;謊言還説,同性戀組合與神規定的一男一女聯合平等……而現在,男性可以是女性,女性也可以是男性的謊言正在迅速入侵我們的文化。

弟兄姐妹們,不可以讓這些謊言不受挑戰而大行其道。我們需要用神的真理來駁斥這些謊言。

二、參與的例子

聖經中有許多支持基督徒參與公共事務的經文。例如: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祂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詩》33:12)

如果我們是一個以神為神的國家,我們應該選出以神為神的個人。

“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14:34)

一個國家若要成為正義,就必須有正義的領導人和人民。

“義人增多,民就喜樂。惡人掌權,民就嘆息。”(《箴》29:2)

國家需要有正義的領袖,否則人民就會抱怨。在美國,如果義人不投票,不參與政治,那麼,惡人將會統治國家。

此外,在聖經中有許許多多支持當今基督徒參與公共事務和政治,設法對政府產生重大影響的例子。例如約瑟、摩西、但以理、尼希米、末底改、以斯帖,以及寫下先知書的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阿摩司、俄巴底亞,約拿,那鴻,哈巴谷和西番雅。新約中有施洗約翰和使徒保羅等等。神的子民對政府的影響力,並不是小事。從《創世記》到《以斯帖記》,從先知書到福音書、使徒書信,在聖經中,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我們也可以查看《詩篇》和《箴言》中的經文,其中有一些經文直指統治者的善惡。綜上所述,神的子民要應用神所賜的智慧來影響社會治理是貫穿整本聖經的。

歷史也表明了基督教對世俗政府有著重大的影響。比如在基督教的影響下,廢除了奴隸制,廢除了一夫多妻制,廢除了用人類獻祭,廢除了殺嬰的行為,古羅馬帝國曾宣佈墮胎為非法(今天美國的基督徒也可以此來挑戰美國伊州剛剛通過的墮胎法,該法律允許孕婦在懷孕到嬰兒出生的任何時間,都可以墮胎);基督教也引起人類更加重視起人權、宗教自由、法律和財產權的平等等等。

馬丁·路德·金的基督教信仰,促使美國取締了種族隔離和歧視。如今,成千上萬的基督徒也成了支持生命(反墮胎)運動的骨幹。這些都是基督徒著力造福國家、造福鄰舍的絕妙例子。

試問,如果基督徒不公開談論一個國家面臨的道德和倫理問題,人們將從哪裡得到道德指導?從好萊塢嗎?從州政府和首都華盛頓的政客那裡嗎?從公立學校嗎?不!應該從我們基督徒這裡。從我們這裡,他們得到來自聖經的倫理道德教育;神需要我們成為祂真理的出口。是的,我們都是破碎的瓦器,但是神就是要使用我們這些愚笨的、軟弱的人,來成就祂要成就的事。

作為基督徒,我們必須記住,這個世界處於一場巨大的屬靈爭戰中,邪惡勢力試圖反對神的旨意並歪曲祂的真理。他們試圖給以神之形像所造的神人帶來邪惡和破壞。如果我們決定對我們所處的社會、國家所面臨的道德和倫理問題保持沉默,那將帶來的是道德真空。我們知道,是誰來填補真空,是神的敵人——撒旦和他的邪惡力量,正在填補這一真空。他們正在以與神的標準和原則相反的方式,影響著每一項道德問題的決定。

而令我困擾的是我們沒有參加這場戰鬥!!!

如果一場棒球比賽,一方球隊不參加比賽,會發生什麼情況?他們放棄了比賽,結果是什麼?當然是自動輸掉了比賽。難道棄賽不是輸掉一場比賽最糟糕的方式嗎?

當基督徒拒絕對國民談論道德倫理問題時,敵基督的勢力已經得勝了,因為對手占領了陣地,基督徒都還沒有出現在賽場。這不是一件很諷刺、很悲哀的事嗎?

三、文化使命

顯然,我們已經忘記了基督徒還有一個重要使命——文化使命,此使命也被稱為創造使命。神創造了我們,乃是要我們影響周圍的世界!這是一項我們必須明白的重要使命。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1:28)這不僅是對亞當和夏娃說的,也是對挪亞說的,因此他建造了方舟;也是對約書亞的,因此他帶領以色列民走過了約旦河……這個使命並沒有過時,對我們一樣有作用,它仍然是神對於要我們管理祂的創造物的指示。

詹姆斯·肯尼迪牧師是這樣定義文化使命的:我們要利用這個世界的所有潛力,它的所有領域和機構,並把它們全部帶到神的榮耀面前。我們要用這個世界來榮耀神。我們要使它降伏在十字架的腳下。在世界的每一個方面,這意味著世界上所有的機構,我們都要將榮耀歸給神。

例如,在婚姻和家庭中、在學校裡、在教會的機構中(這並不總是一個給神帶來榮耀之地);在國家機構中(可以肯定的是,它並沒有總是給神帶來榮耀、在各個領域如音樂,文學,藝術,商業,商業,建築,政府,教育等,神所賦予這個世界的潛力和寶藏要被帶出來,經過塑造並奉獻給神,榮耀神。

不幸的是,在過去八十到一百年甚至更長時間裡,美國教會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文化使命,因此,我們看到文化在流失。有大量的調查研究反映了這一事實:人們認為教會與現代社會無關。我們已經讓自己變得無關緊要,我們正在為此承擔後果。

在很大程度上,我們將政府的控制權交給了一批不信神的人,他們一直忙於為魔鬼設計各州甚至國家的法律。我們一直在退縮,沒有尋求履行文化使命。我們不服從神的道路、祂的箴言、祂的命令、祂的旨意,聖經告訴我們,如果不順服神的旨意,我們將承受後果。例如:

神會憂傷:

“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創》6:5-6)

神會掩面:

“那時,因他們偏向別神所行的一切惡,我必定掩面不顧他們。”(《申》31:18)

神將移開祂保護之手:

“倘若你們轉去丟棄我指示你們的律例誡命,去事奉敬拜別神,我就必將以色列人從我賜給他們的地上拔出根來,……將來經過的人必驚訝說,耶和華為何向這地和這殿如此行呢?人必回答說,是因此地的人離棄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就是領他們出埃及地的神,去親近別神,敬拜事奉他,所以耶和華使這一切災禍臨到他們。”(《代下》7:19-22)

四、基督徒沉默時,會發生什麼?

1. 在美國,正在發生的性革命,將對文化產生毀滅性影響,也將對各個層面的公共政策帶來嚴重影響;墮胎合法化:自1973年以來,美國進行了超過6000萬例墮胎;聯邦和州對色情行業的保護,造成色情成癮和性虐待(尤其是虐待兒童)數量激增。

2. 我們還看見國稅局對教會的“禁令”:教會不得參與政治(所幸川普總統頒布了行政令,宣布這條規定不再執行)。眾教會和基督教組織將樂意看見這個“禁令”在法庭上被廢止,我們已經訴諸最高法院,因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這一權利。我們擁有表達的自由。

3. 我們還有一個對限制宗教言論和表達的法律訴訟。我們要禱告、要查考聖經,但是這些舉動在公立學校被禁止。

4. 離婚變得更容易,導致魔鬼摧毀家庭更容易。據說,現在離婚要比取消定購一個冰箱的合同更容易。

5. 進化論,自然主義和人文主義在學校被稱為“科學”,得以在課堂上講論,基督教和道德卻被絕對禁止。

6. 同性戀、“跨性別”和性自由狀態正在迅速成為受到聯邦保護的“生活方式”,而這是以犧牲自然婚姻,家庭和宗教自由為代價的。感謝主,川普總統采取了措施,降低了這種墮落的速度,聯邦教育部和國防部取消了LGBT特別權利的條款。但是如果再上來一個像巴拉克·奧巴馬那樣的總統,一切混亂又將恢復。

7. 仇恨犯罪法律和標簽嚴重削弱了州和聯邦一級通過的言論自由法律,言論並受到美國機構、和社交媒體平臺的審查:YouTube、臉書、推特等社交平臺都在不同程度地限制言論自由。

8. 受到聯邦和州法律保護的娛樂和媒體行業的道德墮落。

今天,我們可以在性革命和LGBTQIA xyz政治議程中清楚地看到這一進程,這個議程正在對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造成毀滅性後果。然而,太多基督徒對這些攻擊保持沉默。左派人士在公共事務上采取了大膽的立場,並且不怕斥責我們。實際上,他們越來越多地告訴我們:“將你們恐同的、厭女的、壓迫的、恐懼的、誘導性的、不寬容的,軍國主義的,傳播仇恨的基督教遠離我們的生活,遠離我們的學校、大學校園、廣播電臺和電視臺、Facebook和Twitter、政府的任何部門以及郊區,你們將永遠不會得到可以建立教堂的區域。把你們傳播仇恨的基督教信仰鎖在自己家的隱私裡吧!”

我一點也沒有誇大其詞,實際上,這就是我們經常收到的電子郵件、語音信箱和Facebook、YouTube頻道留言內容的一部分。他們仇視我們,因為我們傳播了聖經的真理。

今天,在2020年,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政府官員告訴我們,我們的價值觀,或聯邦法律和美國憲法,不是他們的價值觀。

七十年代的神學家和哲學家弗朗西斯·薛華(Francis Schaeffer)告訴我們,當文化走下坡路時,難以想像的事情就變得可以想像了。然後在下一代中,不可思議的事物再次變得可想而知。在過去的八十到一百年中,不可思議的事物現在已經變得可以思議了。難道眼下,我們準備再次使不可思議的事物,變成可以思議嗎?

編者註:本文為《基督徒在公共事務中的角色》第二部分,如若您想讀第一部分,請點擊相關內容閱讀。該文的第三部分將於近期推出,敬請關注。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