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小路

楊中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又一次開車經過這條路,這條貌不驚人的小路。

       我們生命中有六年的時光和它牢不可分。白手起家、血汗積累買的第一棟房子,就在這路旁的一角。當年老大學騎車,就是在路旁人行道上練出來的。她的笑聲仍依稀可聞。

       隔街對面鄰居女孩,是與她同年的玩伴及好友,兩人一起上學、做功課;路頭熱心的海倫太太,是這條路上“守望、相助”的負責人;隔壁的查理每次釣魚或打獵滿載而歸時,我們也同享口福;隔了兩家的老太太,每天早晚,總要溜狗經過門前,會和我聊上幾句……

       老二在這裡出生,多少次我們帶著兩個孩子在這條路上散步,欣賞晨景,同送夕陽。這一段無憂的歲月,若非發生那件事,我們似乎會像這條路一樣平穩地,不被打擾地活著。

       永不能忘記那個晚上,救護車的笛聲由遠而近,以前總是呼嘯著穿街而過,那晚卻停在我家門前,帶走生病的老大,而留下的是無盡的驚恐與問號。經過醫生的檢查証 實,老大患的是腦癌,從此這條路成了傷心之路。此後,開車往來於醫院和家的路上,想到孩子所受的肉体的痛苦,醫藥的有限和身為父母的無助,不禁淚流滿面。

       老大再也不能騎著車子從門前歡笑而去,她以羡慕的眼光注視著妹妹或鄰家孩子們玩耍。偶爾拄著拐杖,嘗試提起麻木沉重的右腳,學習走路。她的目標,不再是到小 公園,而是能否多走一棟房子的距離。當癌細胞肆虐,醫生束手,她在世的生命快到終點時,蕭瑟的秋風伴隨著冷清的街道,我竟怕走在這條路上。

        那年的感恩節前,老大回到天父的懷裡。當天深夜兩點,靈車將她的遺体接走,我們站在門口,目送著她最後一次走過這條陪伴她成長的小路。

        之後,我們搬離了這棟充滿過歡笑和淚水的房子。

        我屬靈生命成長的過程,也和這條路牢不可分。以前,我聲稱自己是神的兒女,在事事順利時,也心存感恩。突然間,孩子生病,手足無措地來到天父面前,神不僅以 他無限的慈愛包裹,也使我体會到神的道路高於人的路。當我尋求他,和他關係更親密時,也漸漸能將眼光從屬世的事務上移開。孩子的成績、家庭的收支、房子的 新舊……這些過去捆綁我的,因著重新定睛在神身上,而得以脫去。

       在外人看,孩子的病,似乎把我們的家庭擊倒破碎了,但因神與我們同行,於 人看為有損的,於我卻是有益的。當外在環境愈惡劣,我們愈能向屬靈的高地邁進。神不僅聽禱告,也聽我們內心的呼求。幾次無助時,神都派來了合適的姊妹,送 來了各樣的幫助,讓我看到我的主是這麼的真實。即使病中的老大,也因著信靠主,常感受到主的愛。

        一個未連接於主的生命,就如同小路,雖多采多姿,仍有結束的時段。但當生命和永恆的主相連接,小路就連接大路,以主為標竿,有了方向。

        如今,我經過這條小路,往事歷歷,內心仍澎湃不已。但感謝神,帶我經過那段礪練,使我可以看清前面方向,不再害怕面對死亡,更確知,我是他所愛的孩子。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新澤西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