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枕頭”看美國抗擊新冠疫情的決定因素(約瑟)2020.04.02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4.02

約瑟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他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33:12

自從2月26日川普總統宣佈成立聯邦應對新冠疫情特別小組以來,白宮每天召開抗疫簡報會,由川普總統、彭斯副總統、衛生部長阿紮、CDC主任瑞德菲爾德等一眾小組成員直接向全國民眾報告全國疫情和抗疫工作進展,並接受記者的提問。3月13日川普總統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針對衛生防疫器材的短缺狀況,政府將大力支持衛生防疫器材的研發和生產。

3月30日下午在白宮舉行的記者會上,川普總統邀請了5位醫用防護用品生產企業的代表簡要介紹他們所做的工作。

第一個上臺的是麥克-林德爾。常看電視的朋友一定認識他,因為廣告時段,常常可以看見憨笑著的他,抱著自產的“我的枕頭”自賣自誇。他2004年白手起家創立了“我的枕頭(My Pillow)”,如今已經銷售了4千1百萬個枕頭。廣告裡最顯眼的是他頸項上時時懸掛的十字架,因為在政治正確的氛圍中,佩戴十字架似乎是政治不正確、落伍的象徵,更何況是在商業廣告中。

麥克告訴大家:為了響應政府的號召,滿足抗疫的需要,他們已經按照衛生部門的要求設計了口罩生產工藝,將75%的枕頭生產能力改為生產純棉醫用口罩,到礼拜五,他的口罩日產能力將達到5萬隻。他說:“我為在美國製造我們的產品而驕傲,更讓我感到自豪的是,能夠在這個緊要的關頭為我們的國家服務。總統先生,謝謝你!請你採取行動,使更多像‘我的枕頭’這樣的企業可以有能力幫助我們的國家,在這場無形的戰爭中得勝。”

隨後,他對總統說:“我還想說些題外話。”總統禮貌地點頭同意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麥克從衣兜裡掏出一張紙念了起來:

“在2016年11月8日(大選投票日),神賜恩給我們,改變了美國前進的軌跡。此前,神被趕出了我們的學校和生活,我們的國家已經背棄了神。我鼓勵你們,利用在家裡的這段時間,回到神的話語中,查考聖經,和家人共度時光。”“總統給我們帶來了如此多的希望,就在短短幾個月前,我們擁有了最好的經濟狀況、最低的失業率和上漲的工資。這是驚人的!有了我們偉大的總統、副總統、本屆政府和這個國家所有偉大的人民,每天的禱告,我們將渡過難關,回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更安全的狀態。”

讀到這裡,一定會有不少不信神的朋友不以為然,甚至會有人罵一句:“神棍”。但是如果你願意花時間瞭解一下麥克-林德爾的經歷,你就會知道,他跟你我一樣,是有著許許多多軟弱和瑕疵,經過許多失敗的普通人。他的特別之處在於,他是經歷了“與神摔跤”後,順服了神,得到了恩典的人。

麥克是1961年生人,在明尼蘇達大學讀了一個學期就放棄了,因為覺得讀書太浪費時間。他總是打著兩份工,其中一份在食品超市,直到因為跟經理發生衝突而被開除。整個80年代,他一直嘗試用各種辦法來掙錢,他洗過地毯,做過賭場數牌員、養過豬、幹過午餐供應車、吧台服務員,後來買下了一個酒吧。從那時起,他染上了毒癮,開始吸食可卡因。後來,他又開過餐館。

麥克長期睡眠不良,他總是抱怨自己沒有一個好枕頭。16歲時,他曾經用自己在超市做裝袋工的薪水,花了70美金給自己買了個枕頭。2004年的一個夜裡,他夢見了一個可以保持形狀的枕頭,一個生產枕頭的念頭出現了。於是他翻身起床,在廚房和房間裡到處寫下了“我的枕頭”、 “我的枕頭”。此後,他和兒子自己動手設計、製作了一批枕頭,聖誕節前夕又借了1萬5千美元到購物中心裡設攤推銷,賣掉了80個枕頭。更重要的是,其中一個買家是經營本地家居用品展的,他對“我的枕頭”大加讚賞。麥克受邀參加了家居用品展,賣光了所有的枕頭,初次感受到了成功的喜悅。

枕頭項目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麥克的毒癮,但毒癮卻沒有徹底消失。 漸漸地,他又開始服用可卡因。 終於,婚姻破裂了,他失去了房子,幾乎失去了生意。

麥克說,在2008年3月,發生了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長期給他供應可卡因的毒販Lee告誡街頭所有毒販:不許再賣給他任何毒品。 當麥克在 Lee的公寓裡找到他時,Lee用麥克的手機給他拍了一張照片,說這張照片你將來寫自傳時用得著。麥克後來出版的自傳裡真的收入了這張照片。毒癮又繼續折磨了他10個月,他墜入了谷底。

2009年1月16日夜裡,絕望中的麥克來到神的面前。他向神禱告說:“神啊!求你讓我明早醒來不要再有吸毒的欲望了!”

奇妙的事發生了。第二天清晨醒來,他驚喜地發現,捆綁了他幾十年的毒癮消失了,真的徹底消失了!麥克確信,是神從毒癮中拯救了他,神在他的身上有一個大計劃!在過去的6年中,麥克-林德爾賣出了3000萬個枕頭,年銷售額從10萬美元變成了3億美元。今天的麥克-林德爾不但成爲一個勤勉的成功企業家,更重要的是,已經成為一個順服神帶領的敬虔的基督徒。

任何一個經歷了神拯救大能的人,都會情不自禁的隨處訴說神的恩典和奇妙作為。在人生的低谷中,是神把麥克-林德爾拯救、扶持、堅固、高舉,所以,今天在我們的國家遭遇前所未有的病毒疫情的時候,他也會情深意切地向所有民眾發出回到神的話語的呼籲。

聖經裡有近60處記載了瘟疫,最嚴重的一次應該是在《撒母耳記下》24章,大衛王為了炫耀自己的戰績和國力數點百姓,卻得罪了神,以至於數點完後就心中自責。神差遣先知迦得來見大衛,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我有三樣災、隨你選擇一樣、我好降與你。你願意國中有七年的饑荒呢?還是在你敵人面前逃跑、被追趕三個月呢?還是在你國中有三日的瘟疫呢?”大衛說:“我甚為難,我願意落在在耶和華的手裡,因為他有豐盛的憐憫。即使我不願落在敵人手裡。” “於是耶和華降瘟疫與以色列人、自早晨到所定的時候。從但直到別是巴、民間死了七萬人。”大衛見滅民的天使,就禱告耶和華說:“我犯了罪,行了惡;但這群羊做了什麼呢?願你的手攻擊我和我的父家。”大衛隨後買下了亞勞拿的禾場,“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了燔祭和平安祭。如此耶和華垂聽國民所求的,瘟疫在以色列人中就止住了。”

文本框:

從最近幾十年世界各國發展的軌跡我們清楚地看到:在北美,神的話語被趕出了學校、政府和法院;教會裡的教導常常不是脫離社會實際的經院化,就是遠離聖經的世俗化,以至於神的教會幾乎失去了在世上作鹽作光的見證,也失去了與撒但爭戰的能力,大批教堂難以為繼; 在歐洲,無數有著數百近千年歷史的教堂變成了旅遊景點,甚至清真寺;墮胎自由化、同性婚姻合法、LGBTQ正常化,形形色色違背聖經教訓的行為成為法律保護的行為、乃至社會推崇的楷模;在大洋彼岸,無數基督徒被逼迫,成百上千的教會被勒令關閉,成百上千的十架和教堂被毀。我們又在推行全球化 — 建造現代的巴別塔!我們真的是大大得罪了神,我們的罪行比大衛嚴重百倍!而今天從武漢開始迅速殃及全球的新冠疫情也是比聖經裡的瘟疫嚴重百倍!也只有像大衛那樣認罪悔改,才可能讓神的怒氣得以停止,讓瘟疫得以平息。

在世人來看,抗擊新冠病毒疫情取決於一國的科技實力和政治經濟實力。這些固然重要,但對基督徒來講,決定因素不在於倚靠勢力,也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方能成事。(參《亞》4:6)

感謝神,“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在美國,依然有著一大批像麥克-林德爾先生那樣願意真誠悔改的百姓。他們敬虔度日,常常禱告,以神的話語為食糧,不向撒但屈膝。因此,我們敢誇口:雖然此刻美國已經有187,321人確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3,850人死亡,但是我們依然終將贏得抗疫戰爭的勝利。

愿我們不但戰勝新冠病毒的肆虐,更靠主的恩典,戰勝罪惡病毒在人心中的肆虐,重建敬虔的社會!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