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他會活過來!(Lynn)2020.07.03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7.03

Lynn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們也許讀了很多次聖經,聽了很多教導,以至於幾乎張嘴就可以說一段很屬靈的話,但若沒有從聖靈而來的膏抹,我們的話再正確,也進不到人的靈裡,不能真正安慰、鼓勵另一個靈魂。

那怎麼辦?不如等待吧……

與父親朝夕相對

整個疫情期間,持續在我心裡的感動,是如何帶領未得救的父親來認識神。毫不誇張地說,每天面對還未得救的父親,就是我的苦難。我們可以選擇教會,選擇工作,選擇老板,選擇是否在教會服事,選擇親近哪一個弟兄姐妹。但是父親,卻不能選擇;而且,在疫情期間,神拉近我和我父親之間的物理距離,我和父親要朝夕相對地生活,沒有可以再回避的空間。

“我愛我的父親,但是,我真的愛他麼?我的父親愛我,而我,真的相信這點麼?”在與父親朝夕相處的日子裡,這兩個問題常常縈繞在我的心中。

救恩臨到了母親

主憐憫我的母親。一年前,祂用愛得著了我母親的心。母親被神完全而強烈的愛擊碎了。因為她早年喪母,所以她一生都在尋找一種完全的愛。她確定自己需要這樣一份愛,於是她接受了主。

很快,她就定期和我一起去聚會,她非常享受教會的肢體生活。有時我們一起禱告,一起聽讚美詩,她安靜地流淚,說:“這愛太深沉了,我不配得,但神如此愛我。”我為母親的得救讚美神,我知道這樣的愛,不是我和父親能給予她的,她靈魂的根,只能被神的愛滋養。

耶穌知道一切

“而父親,他會得救麼?如果會,又是在什麼時候呢?那一天快了麼?”我常常問耶穌。耶穌沒有回答我,但有一次,我感受到祂坐在我旁邊,輕輕拍著我的肩,安慰我,我聽到他問我:我愛你,你信麼?在你父親得救這件事上,你要來依靠我麼?

“依靠你?耶穌,我不知道,但我真的想父親能得救,而且能快點。”

“這樣,能讓你少被訓幾頓,日子好過點,也不被逼婚,是麼?”我似乎聽到耶穌在哈哈大笑。

天啊,耶穌祂真的知道一切!

復活節的交談

日子這樣過著,眼看到復活節了。

復活節上午的講道,題目是“擺在耶穌面前的喜樂”。我們讀的經文是:“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或譯: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 (《來》 12:2)

這一節經文在我腦子裡似乎劃開了一道痕,我停在那裡,開始思考。“神,你是說,竟然能有一種喜樂,可以讓主完全輕看在十架上受的苦?那得是怎樣大的喜樂?就好像我小時候,如果答應練鋼琴,之後就可以得到一顆巧克力。但這必須是一顆非常好吃的巧克力,我才願意忍受一個小時的折磨——神,我也想經歷到這個喜樂。不行的話,你讓我看看耶穌經歷到的喜樂吧。”

於是,我趕緊去到屋內,隨處找了個地方坐下。“主啊,求你讓我開眼,看看那充滿你、甚至能讓你克服對死亡的恐懼的喜樂,我太想知道了,否則我真的沒有辦法勝過每天面對父親的苦難,求你讓我看一眼,一眼就好。”

主說:“Lynn,以你對我的了解,我能不能在彈指之間,就讓你父親得救?”

“當然可以,但顯然你沒打算這麼做。”

“是的,我沒打算這麼做。那,我是不是一定要藉著你和你母親,來使你父親得救?他得救的計劃裡,一定要有你們嗎?”

“不一定,您可以使用任何人,在任何地點,通過任何方式使我父親得救,就像一年前我母親在泰國得救時,我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救恩臨到母親了,而這個過程我並沒有參與太多。”

“你記得沒錯,既是如此,為何在你父親得救的問題上,我將你們放在這裡,讓你們陪他一起經歷呢?”

“這是你給我們的特權麼?或一個巨大的祝福麼?”

“你認為呢?”

……

我沉默了,聖靈帶著我,細細回憶起從一月到現在的一些細節:

一月裡,母親在做家務時,用手機播放講道,父親不時會盛怒。

二月裡,我們依然聽道,禱告,父親依然會發怒。

三月初,教會恢復了敬拜的練習,我偶爾會帶敬拜的錄音回來與母親分享,父親偶爾也會坐下聽一聽。這錄音裡,有他女兒的鋼琴伴奏,他也許是想檢驗他對女兒音樂培養的成果。

四月清明,我們一家去祭祖。車裡,母親依然用手機播放講道,臨下車前,她挑剔了一下父親的頭髮,父親回復她:“你沒有聽到剛才的講道裡說,不要戳別人的軟弱麼?”我和母親愕然。父親,你也在聽道麼?

墓地前的禱告

上墳那天的記憶,現在依然清晰。我問父親,為何要跪拜?父親說,這是做給人看的,當然也是因為有記念先人的心,行為和心一致才好。我心想,神啊,我不能拜你以外的任何人,但我屈膝,乃是為了尊榮我的父親,因為他如此想念他的父母。於是我屈膝,閉眼,心裡禱告說:我拜的,只有基督。

祭拜儀式結束,我擡眼,看見三三兩兩的家庭,都在墓碑前,說著話,做著儀式。這時,主給了我祂的眼光——人們想念自己已故的家人,找了死人來傾訴,因為確實除了死人外,沒有更親密、可信的人能傾訴了。

父親轉身要離開墓碑,聖靈感動我,我伸手拉住父親,也拉住母親。我站在他們中間,拉著他們的手,大聲開口禱告:“天上的父啊,永活的,只有你這一位!能聽見世人想念的,也只有你一位!能回答人們禱告的,也只有你一位!死人——墳墓裡的人,幫不了我們,他們若能幫,自己便可以不死了。

“可是神啊,求你垂聽我父親的想念,眷顧他想念自己父母的心。也求你教導我和母親,做父親真正的家人,用我們來安慰父親的心,教導我們用你的愛來愛他。求你賜給我們家人的合一,因為這是奶奶爺爺真正的心意。他們不能保守我們一世的平安,但神你可以……”我的聲音很大,因為我希望旁邊的家庭也可以聽到這福音。

在我絮絮叨叨禱告的幾分鐘裡,父親的手,柔軟而溫暖地被我握著,沒有一絲掙扎。我知道,他在領受神的愛和神的安慰。我的父親,變得柔軟了。

禱告結束,父親轉身往車裡走,母親的眼裡有淚,她對我說:“孩子,謝謝你,你禱告的時候,主真與我們同在。”

……

經歷那巨大的喜樂

回憶停在這裡。主問我:“你現在看見了麼?你要的那個喜樂是什麼?是你父親把煙戒了?是你父親不再訓你,對你說恩言?又或者是他的某個你不喜歡的小習慣改了?你不懂,我給你以及你母親的,是見證一個生命起死回生的特權。

“我完全可以通過別人使你父親馬上得救,但是你們就不能經歷那喜樂了。那喜樂是見證生命重生的特權,是從天上來的喜樂——無數的宣教士為此遠赴重洋,不惜流血,便是因為這喜樂,我要給你的,你現在不明白,但有一天,你會明白!”

就在那一刻,巨大的喜樂、希望,和光從我的身體裡湧出,很快滿溢到嘴裡,只剩一句話了:“讚美你,神,讚美你!”

哇,這就是那放在主面前的喜樂!這就是擺在我面前此刻的喜樂!這就是我的特權,可以來見證父親從死到生的特權!透過喜樂,我看到,我的父親會活過來,會來跟隨耶穌,會親自經歷起死回生的神蹟,會與我和母親在聖靈裡相交,會用神的道教導我。

帶著這樣的確信,我走下樓,我的每一步都是喜悅;我感受到自己的手臂用力推開門,門被打開了,我走向父親,聽見自己說:爸,我愛您!您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父親,您是神給我最大的祝福——那聲調,那語氣,有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精妙和完美。我抱住了父親——那擡手擁抱的弧度,手臂收縮的力度,每一個細節都完美的無懈可擊。

十字架上的工,如同切割完美的鑽石,讓人驚嘆!

故事未完待續

寫到這裡,朋友,你可能會問,你父親得救了麼?讓我告訴你,我的父親還沒有得救。但那又如何呢?我確信,基督每天都在愛他,祂藉著更新我和母親,彰顯對父親的愛:在我每一次輕吻父親的額頭時,在母親每一次順服父親,向他表達溫柔時……

親愛的朋友,若你正在為著還未得救的家人焦急,努力扮演一個好孩子、好太太、或好丈夫,請停下你手裡辛苦的“工”,停下你的努力,讓我們單單信靠主吧。

來到主的面前,求祂開我們的眼,哪怕只瞥見一眼那放在耶穌面前的喜樂,讓那喜樂包裹你的心,讓那喜樂沖掉我們心中一切的不確信和失望。

主要對他們說:拉撒路,你活過來吧!我的父親會活過來,你的家人也會活過來,他們將在主的愛裡大步行走!

 

作者現居中國雲南。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