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得的日子(小剛)2020.11.0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11.04

小剛

 

現今的美國社會,正經歷著嚴重的兩極分裂。中美兩國(東西方兩大陣營)衝突亦在加劇。不少華人基督徒感覺到莫名的焦慮。

我們要問的是,神是不是在抖動鷹巢?我們是不是正處在轉折期,將要進入一個“季節”轉換的日子?

最近,我特別注意到聖經中羅得一家的故事。耶穌說:“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 那時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當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裡,不要下來拿;人在田裡,也不要回家。你們要回想羅得的妻子。凡想要保全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喪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路》17: 26-33)

耶穌說,祂再來的日子,和歷史上已經發生的兩個日子很像,一個是“挪亞的日子”,一個是“羅得的日子”。挪亞的日子提醒大家,要在大洪水來臨之前,趕快“進入”方舟;羅得的日子告誡世人,要在所多瑪傾覆之前,趕快“出來”。

一進一出,好比我們上、下高速公路,都需要盡快變速,不然就有被撞的危險。

挪亞和羅得一樣,活在屬靈的季節轉換的日子,活在神恩典和神審判之間。在這兩個“季節”,神出的牌不一樣,神使用的規則也不一樣。大家看到在神恩典的“季節”中,祂的陽光照好人,也照歹人;祂的雨露降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然而在神公義的“季節”中,祂的陽光就不再給歹人,祂的雨露不再降給不義的人,祂的教會也不再向那些不信的人開啟了……

令人嘆息扼腕的是,羅得好不容易跟著亞伯拉罕離開故土,一路踏進迦南,卻因為沒有在屬靈的季節轉換中做好準備,以致最終妻子變成鹽柱,女婿葬身火海,女兒亂倫墮落。

我們來看看羅得的3次選擇:

 

一、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

羅得在迦南地的第一個選擇,就極具危險性。神應許亞伯拉罕的迦南,從來不是世外桃源。那裡一樣有偶像的危險、搶奪的危險、世界的危險、爭戰的危險——就像我們今天一樣,耶穌從來沒有要我們脫離世界,而是要我們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界中脫離罪惡,成為光,成為鹽,成為祂的見證。

有趣的是,我們中間確實有不少人,把當年自己離開中國、台灣、香港、東南亞來到北美,比作亞伯拉罕離開本地本族父家,把北美比作神應許的迦南……如果你真的這樣想,那就更要認真聽聽,神要藉著羅得的故事,對我們說些什麼。

聖經記載,神在迦南恩賜給亞伯拉罕和羅得很多的財富。或許因為牛羊太多了,他們的僕人為放牧的草場發生了爭執。亞伯拉罕告訴羅得:你我不可相爭,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爭,因為我們是骨肉。

一路看顧、帶領、祝福羅得的亞伯拉罕,決定放棄自己長輩的權利,讓侄兒羅得先來挑邊土地: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

羅得挑選了約旦河全平原,因為那地“滋潤”。羅得就此與亞伯拉罕分開了。

從世界的角度看,羅得做了一個聰明的選擇。然而從屬靈的角度看,這卻是一個下行之路的開始,隨之必充滿災禍。

亞伯拉罕問過羅得一句要緊的話:“遍地都不在你眼前嗎?” 亞伯拉罕的意思是:羅得啊,神的創造是豐富的,神的供應是全備的。我們兩家的牛羊是不會不夠吃的,我們之間的草場也是不需要搶的……這是神賜給人的平安的意念,亞伯拉罕得著了。可惜羅得不以為然,全無感覺。

羅得自私地挑選了最好的地方,沒有顧及有恩於他的叔叔亞伯拉罕。這是他人生中的一個大錯誤。“自私”是人生命的一個破口。從屬靈的角度看,自私是一種自我中心、不再求問和信靠神的生活方式。

我們說羅得做了一個災禍性的選擇,不是說羅得挑錯了地方——這個世界哪個地方沒有罪惡?而是羅得一眼看中了約旦河平原上那幾座吸引人的城市——雖然神已經明確地提醒:那裡的人罪大惡極,但羅得還是照樣越來越靠近那些城市,直到進入所多瑪,讓全家毫無防範地進入試探和兇惡,完全失去了應有的儆醒!

常言道“罪中之樂”,那是說人在罪惡之中,確實找得到“樂子”。而人犯罪、墮落,常常是因為“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所以,當聖靈已經悄悄提醒,當我們自己心裡已經感覺不安,當暗暗做事、不敢讓人知道的時候,我們要趕快停止!這時,不要再問自己:“我離底線還有多遠?”而是要趕快悔改、轉向,捫心自問:“我離死亡已經有多近?”

《雅各書》提醒我們,人的私慾是一個活的生命體,只要一著床,就會生出罪來,如果這時不終止懷孕,那它就會日長夜大,就會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就會讓人因罪生出死來。

 

二、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作官

外來的羅得想做官,這是所多瑪人諷刺笑罵羅得的話。羅得作為新移民,不甘落後,竭盡全力想一步踏入所多瑪的主流社會。這個選擇,使羅得的身心靈都痛苦,並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瀕臨死亡。

聖經記載,天使來到所多瑪城,看見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這就是說,羅得儼然成了所多瑪城有名望的人!大家知道,那個時候,城門口是商賈貿易和百姓訴訟的地方。只有城中有身份、地位、公信力的人,才有資格“坐”在那裡,為人論是非、斷案子。《路得記》中的波阿斯要娶路得,最後斷案就在城門口。波阿斯請來了城中有名望的長老,來作證人和判官。

羅得作為外來的遊牧民族中的一員,如此之快地躋身城市上層社會,成為眾人推崇的長老和判官,真好像是三級跳遠!那時,羅得已經把兩個女兒許配給了所多瑪人(這與亞伯拉罕因為敬虔,千里為兒子找媳婦,簡直天差地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兩門婚姻,最終提升了羅得在所多瑪的社會地位和名聲,讓他迅速地突破我們今天所說的“玻璃天花板”,進入了所多瑪的主流文化,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羅得一心渴想在所多瑪這個充滿罪惡的城裡“做官”。這就是他的第二個錯誤選擇!

羅得的生命卻充滿了矛盾,甚至令人不解。從聖經的描述,我們看到,羅得多少還算得上是一個正直的人。他公開指責所多瑪人的惡行,勸他們不要有醜惡的同性性行為。然而他又貪戀所多瑪的城市文明,喜歡所多瑪的奢侈生活。他對所多瑪人惡行的指責,實在是無力的、表面的。

不錯,羅得熱心接待客旅、為人慷慨大方,但我們不知道羅得作為一個判官,平日怎麼持守神的公義和公平,怎麼面對所多瑪城不堪入目的汙穢生活,怎麼憑應有的道德責任來出面阻止不討神喜悅的事情。

極具諷刺的是,羅得一面保護朋友,反對同性性行為,一面卻甘願犧牲自己兩個女兒的貞潔。這樣的道德觀,真的叫人百思不得其解。我們當為羅得憂傷哀哭——有人或許還羨慕羅得身為新移民居然飛黃騰達,但明眼人不難看到,羅得在各方面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看到羅得攔阻,所多瑪人嘲笑、咒罵他:“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作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參《创》19:9)。這話的意思是說,羅得你不要忘了自己是誰!你只是一個放羊的“外來娃”。如果你還想要在所多瑪呆下去,那麼就快快滾開,好讓我們任意妄為。

羅得的生命是可憐的,也是可悲的。不難看到,他內心充滿了掙扎、心酸,不斷妥協。或許羅得的視線真的被世界的“精彩”所吸引住,或許羅得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或許羅得已經淡忘當年為什麼隨亞伯拉罕離開故土,或許羅得真的不清楚所多瑪人的生活方式會給他的家庭和兒女帶來怎樣的後果……

我的一位牧師朋友,寫過一首小詩《南柯一夢》,詩中人心想事成,卻怎麼也找不到回家的路。黎明時分,他終於朦朦朧朧看到了通往家的路。只是走到跟前才發覺,路牌給人換成了“瑪門大街”。

心想事成的人卻找不到歸家的路,是何等的可悲啊!就像耶穌說的:“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太》6:23)

在羅得的第二個選擇中,我們可以得到什麼教訓呢?羅得不願否認自己的信仰,但又要在所多瑪與罪共舞、和平共處。耶穌說,一僕不可能服事兩個主。如果上帝沒有毀滅所多瑪的話,那麼所多瑪遲早會毀滅羅得。屬靈的爭戰是很真實的,我們不天天消滅罪,罪就天天消滅我們!

 

三、羅得的兩個女兒都從父親懷了孕

羅得的家庭無疑是一個悲劇。天使宣告對所多瑪的審判之後,要羅得帶著妻子、女兒、女婿和城中一切願意歸屬羅得的人,快快逃離死亡的劫難。可惜,羅得的女婿以為是戲言。

我們無需責怪羅得的女婿,他們長期浸潤在罪惡的所多瑪文化中,好像古話說“如入鮑魚之肆,久聞而不知其臭”。作為岳父的羅得,大概也從來沒有好好與人分享過上帝在他生命中的作為。在羅得女婿們的耳中,“耶和華”顯然是陌生的。

這使我聯想到,現今我們的孩子們隨從世界的風俗,在許多重大的社會議題上與聖經的原則相左,作為父母,我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大難臨頭,審判在即,羅得思考了一個晚上,最後竟然“遲延不走”!那就是說,他根本就不想、也完全沒有預備要離開所多瑪。要不是上帝因憐恤,定意要救羅得一家的命,天使也不會連拉帶扯,把羅得一家四口領出城外,羅得全家都會成為所多瑪的殉葬品,與這個罪惡的城同毀滅了。

羅得的信仰見證是失敗的,而且失敗得很慘。天使帶羅得出了城,吩咐他們“逃命吧!不可回頭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滅”(《創》19:17)。但是羅得嫌上山不易,祈求就近逃到一個叫瑣珥的小城。羅得不是年紀大跑不動(他應該比亞伯拉罕年輕得多。而亞伯拉罕為了救他,曾經帶著精壯兵丁,從希伯倫連夜追到大馬士革北面的“何把”,足足140英里)。他是捨不得離開好不容易才習慣的、適應的、令他充滿成就感的像所多瑪這樣的城市!如今再要他上山放羊,過築壇和搭帳篷的生活,他怎麼願意呢?

羅得的這種心態,我們都不陌生。換了我們,或許也會如此!現今我們嘆息的是,神的百姓為什麼會如此迷戀這個敗壞的世界?為什麼不肯,或不敢從一個註定要毀滅的世界體系中逃離呢?

羅得在婚姻、家庭生活中的失敗,還表現在他的妻子不聽從天使的告誡,“回頭”變成了鹽柱,永遠定格在逃離所多瑪的路上。而且,他的兩個女兒,竟然還和父親亂倫懷孕。兩個女兒對亂倫的行為毫無羞愧,顯明所多瑪充滿罪惡的生活方式對她們的影響是何等的大!

雖說不是羅得主動亂倫,但酒後亂性,羅得有不可推卻的責任。羅得和女兒亂倫生出的後代,成為了摩押和亞捫人的祖宗,他們的名字分別是“由父而生”、“我父之子”。後來成為以色列人的死對頭。

日前看了一個短片,講到美國各地暴亂中,有許多年輕人衝進商店搶東西。片中講到,在美國的貧窮、毒品、暴力等等背後,有一個共同的原因,即家庭中沒有健康的父親形像。父親是家庭的支柱,是經濟的供應者,也是孩子安全的保護者,道德修養的教導者,生活技能的傳授者,屬靈信仰的帶領者。2020年美國出現如此可怕的暴亂,可謂羅得的故事在當今的一個腳註。

羅得沒有在所多瑪的傾覆中死亡,他成了神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羅得的故事給了當今人們提醒:一是神公義的審判即將來臨。人與邪惡的迦南人(這個敗壞的世界體系)連在一起,是愚蠢的;二是在逃離/被提的時候不要回頭看,不要捨不得留下的東西。這個世界將會過去。三是羅得和他的女兒在山洞裡重建了所多瑪文化,以致羅得的故事現今還在繼續。四是神將按著人對祂的認識進行審判,將來神對人亂性的審判,將比所多瑪更重。

最後還有一句要緊的話:當屬靈的季節轉換的時候,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將扮演什麼角色,是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還是羅得和他的後裔?

 

作者是印城華人教會主領牧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