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是西方宗教?你Out了!(基甸)2021.01.0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1.08

基甸

 

基督教=歐美國家=西方文化?

一提起“基督教”(這裡的“基督教”是廣義,包括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很多人的腦海裡都會自動跟“西方”、“歐美”甚至“白人”聯繫在一起。中國知識分子具有深厚的反基督教傳統,而歷史上我們反對基督教的最主要的理由之一,就是基督教是“洋教”,甚至是西方帝國主義對我們“進行文化侵略的工具”。

不過,近幾十年,中國知識分子當中也有一些崇尚西方文明、甚至把美國視為世界“燈塔”的,他們則似乎“愛屋及烏”——因為崇尚西方文化對基督教產生好感,甚至成為了基督徒。一些基督徒在傳福音的時候,也喜歡講:“你看美國和歐洲這些基督教國家,都是富強的國家……”言下之意,把基督教跟歐美國家、把基督教信仰跟西方文化混同起來了。

這種混同在很多方面是有問題的。其中問題之一就是,事實上今天的基督徒人員組成已經不再是以西方人或歐美人為主。今天世界上基督徒人口增長最快、總人口在未來30年將居首位和第二位的地區,已經不是歐洲,更不是北美州,而是拉丁美洲和非洲。今天普世基督教的中心已經不在羅馬、日內瓦、倫敦或紐約,而是在金沙薩(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兼最大城,編註)、布宜諾斯艾利斯、亞的斯亞貝巴(埃塞俄比亞的首都和最大城市,編註)和馬尼拉。

 

從西方轉向南半球、亞非拉

過去這一百年,基督教在歐美持續有所衰退,但在南半球的第三世界亞非拉國家卻有極其驚人的快速增長。而在人口方面,歐洲國家生育率持續降低,人口增長最快的國家都是南半球國家。這些都促成了普世基督教的中心從西方轉向南半球、亞非拉。

根據美國賓州大學宗教與歷史傑出教授詹金斯(Philip Jenkins)在《下一個基督王國》(The Next Christendom,臺灣出的中譯本把書名譯為《上帝一直在搬家》)中引用的數據,1950年代基督徒人口最多的國家裡面包括英國、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這些歐洲國家;到2050年,這些歐洲國家都將從排行榜頂部被除名。

上個世紀基督徒人口增長最快的是非洲,從1900年的1千萬暴增到2000年的3.6億。2002年,全球基督徒人口約為20億,佔全球人口的31%,其中5.6億住在歐洲,4.8億住在拉丁美洲,3.6億住在非洲,3.1億住在亞洲,2.6億住在北美洲,歐洲和北美洲的基督徒人口加起來約佔全球的40%。

預計到2050年,全球基督徒人口將達到26億,其中6.4億在拉丁美洲,6.3億在非洲,5.5億在歐洲,4.6億在亞洲,2.7億在北美洲。到2050年,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基督徒人口加起來將佔全球的約50%,歐洲和北美州加起來只佔32%。

各大洲基督徒人口變化(基甸根據《下一個基督王國》數據制圖)

 

基督教VS.穆斯林

這也表明,一些西方學術界和宗教界對於基督教將在全球衰落、伊斯蘭教將在全球興起的預測是錯的。2020年的今天,全世界的基督徒人數仍然多於穆斯林人數。根據預測,未來30年,因為基督教將繼續在南半球快速增長,而在歐美緩慢減少或沒有減少,再加上南半球人口將持續增長,基督教將繼續在人口上領先伊斯蘭教。到2050年,基督徒將佔全球人口的約34%。實際上,到那時,世界上每有兩個穆斯林,就會有三個左右的基督徒。

 

宣教士付出的代價

和基督教在中國的歷史類似,過去一兩百年基督教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增長,主要發源於19世紀西方教會向非洲和拉丁美洲差派宣教士、努力傳福音的宣教運動。

很多西方宣教士不畏艱險、前赴後繼,付上了極大的代價。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很年輕就死於叢林或山區的傳染病,還有很多被虐殺殉道,甚至被食人族吃掉。宣教士確實是用鮮血和生命,才換來福音在一些未得之民當中紮根。此外,宣教士們努力把聖經翻譯成很多未曾聽聞福音的部落的語言文字,也更有助於基督福音在這些部落中的傳播。

上個世紀下半葉,很多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逐漸從以前的西方殖民統治中獨立出來,西方宣教士們逐漸退出,幫助當地教會實現“本土化”,改由本土的教會領袖領導。到今天,很多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的基督教都已經完成“本土化”,成為獨立於西方教會的普世基督教大家庭的重要成員。

 

是“混合主義”,還是回到基督信仰的本質?

同時,由於非洲和拉丁美洲新興的基督教,信徒更多是由窮人和弱勢群體組成,因此,南半球的基督教比西方基督教更加草根化和平民化。

毋庸諱言,這在信仰上也帶來很多很大的挑戰。“吃餅得飽”的“麺包教”永遠有誘惑力,功利主義、成功神學、極端靈恩的危險也一直存在。有的西方基督徒還擔心南半球基督教受本土宗教、迷信、傳統巫術的影響,把信仰變成參雜異教之風的“混合主義”。

但是詹金斯對南半球基督教有更樂觀的看法。他認為亞非拉的基督教反而更能抵抗像西方基督教那樣受物質主義、資本主義、自由主義和存在主義的影響而產生的世俗化,而更追求回到真正基督信仰的本質。亞非拉的“下一個基督徒王國”更具有超自然主義特質,更注重末世論和屬靈爭戰,更有傳福音的熱忱。

對於靈恩運動在南半球教會的興旺,詹金斯也有比很多西方基督徒更正面的看法。他認為深受啟蒙主義、理性主義影響的西方教會對南半球教會的這部分特質難以接納,其實是西方教會應該反思的。

 

上帝在搬家

詹金斯的看法不一定都對。但無論如何,普世基督教重心已經移向南半球,移向亞非拉第三世界,這是不爭的事實。

基督教兩千年代發展史,從中東到歐洲,再到美洲和亞洲,普世基督教的重心確實“一直在搬家”。如果上帝的心意,是未來幾十年基督教繼續“南移”,你我華人/中國基督徒應該做的,是意識到聖靈的工作,反思我們的福音觀和宣教觀,糾正一些偏差的印象,更有全球與普世的天國眼光——不要再人云亦云把基督教跟西方等同了。

若上帝允許,說不定我們有生之年能看到南半球的教會差派宣教士,到已經世俗化的歐美國家宣教呢!

 

參考資料:

Philip Jenkins, The Next Christendom: The Coming of Global Christianity (3rd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