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正的公主(青沐)2021.02.0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2.05

青沐

 

我在劉志雄長老的朋友圈裡,看過他這樣一段話:我羨慕亞伯拉罕成熟時候的美麗……他是寄居的,卻活得像王子。主啊,我也是寄居的,並且我是你的孩子——真正的王子。求你讓我活得像王子,不要像乞丐!

劉長老的禱告特別觸動我,我時常就覺得自己活得像個乞丐。在屬靈的身份上,我確信自己是神的兒女,這個地位永遠不會改變。可是我的思維卻仍是乞丐的思維:憂慮、憂愁、軟弱。生活中的一點困難,就讓我驚恐不已,總擔心下一秒就有巨大的苦難降臨。

 

一語中的

兩個月前,我得知媽媽患上乳腺癌。我極度害怕。我害怕苦難,害怕未知,我更害怕自己在信仰裡失敗,害怕自己又陷入自哀自怨的情緒裡。

好在多年的信仰讓我不再封閉自己,我請求教會的弟兄姊妹為我和媽媽禱告。

一天中午,在外地的一位姊妹打電話來為我禱告,然後對我說:“我覺得時候到了,你需要完全饒恕神。”我嚇了一大跳!

完全饒恕神這個概念,出自柯恩德牧師的書籍《寬恕Ⅲ:有話問蒼天》。他的“饒恕三部曲”,講的是饒恕他人、饒恕自己和饒恕神。饒恕他人和饒恕自己好理解,饒恕神就費思量了。

我們都知道神沒有任何罪過,祂全然聖潔,所以祂不會得罪我們,更不需要饒恕。然而我們又都知道祂是大能的,所以也會忍不住問:“神為什麼沒有阻止那些壞事?”

雖然我們知道神的旨意是良善的,可有時情感上難免憤憤不平。因此,我們需要與神和好,不再因任何事情而責怪祂。這就是“完全饒恕神”。

可我不需要啊!我跟神之間沒有這個問題,我怎麼會責怪祂呢?祂領我經過死蔭的幽谷,救我脫離律法主義,醫治我的傷口。祂是如此的信實……

然而,當我想開口反駁時,我卻哭了出來。雖然這個姊妹並不很瞭解我的過去,因為我很少聊以前的事情,但神卻使她一語中的!

 

天生斜視

有些記憶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

我眼睛天生斜視。在那封閉的小鄉村裡,任何不一樣都會被當成異類。有人叫我小怪物。我的姨媽,多次當著我的面說不喜歡我。她從外地回來,給家裡的小朋友都帶了禮物,唯獨沒有我的。她說一個女孩長成這樣,基本毀了啊!

父母倒不嫌棄我。只是那時家裡過於貧窮,他們忙於生計,根本顧及不到我。

就這樣,我慢慢長大。我覺得自己是殘缺的。我不敢跟別人對視,害怕別人用怪異的眼神看我。自然而然,我越來越自卑,覺得自己是被詛咒的。

唯一讓我感到安慰的是,我從小到大學習成績優異。我發現,大家好像可以因為我的好成績而忽視我的殘缺。尤其是當我考上市裡最好的高中後,依然保持了好成績時,周邊的人更是為我感到驕傲。我彷彿看到了希望:也許考上好的大學,就能證明我的價值,改變我的命運。

可是,高三那年,突然之間,我開始頻繁做同一個噩夢,以致日日徹夜失眠,身體嚴重發胖,臉上滿臉大痘,成績一落千丈。最後高考成績自然不理想。好多親友師長都覺得很失望。而他們不知道的是,被失眠困擾的我已經嚴重神經衰弱,多次處於自殺邊緣。

幸運的是,這時有同學的父母建議我離開家鄉,去北京讀自考,考下本科後可以考研究生。

到北京後,我邊休息邊學習,狀態有所好轉,但內心的痛苦絲毫不減。我越來越空虛、憂傷。活著是如此辛苦,我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我的價值在哪裡?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殘缺嗎?可我已經殘缺得厲害——不是眼睛上的殘缺,而是裡面的殘缺,殘破不堪,無力自救。

 

這是明證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給我傳福音。一次巧合是正常,多次巧合就是神蹟。那段時間我經歷了太多巧合,走到哪裡,都能遇到傳福音的人。

後來有人說,我能信耶穌,是因為太痛苦,需要尋找精神安慰。很多求神拜佛的人不都是這樣嗎?可我知道,並不是這樣的。我的本性驕傲、剛硬,雖身處黑暗中,卻一直以驕傲的姿態來審視聖經、抵擋福音。童女懷孕?死人復活?太離譜了!難道我20年受的教育都是錯的?這不可能!

然而另一方面,我的心又躁動不安。記得小的時候,我是相信冥冥中有靈魂存在的。有一次,我目睹村裡小男孩折磨小鳥,我想阻止卻沒有勇氣。小鳥死後,我覺得自己有罪,於是就把小鳥埋葬了,然後請求它的原諒。我甚至對著小鳥的墳墓禱告,就好像它有靈魂,能聽見我的祈禱。現在想來是很傻,可也證明我心裡相信人有靈魂,覺得冥冥中也許真的有位“老天爺”存在。

我抱著觀望的態度瞭解聖經。持續了快一年後,我再也忽視不了內心的期盼。耶穌說“我就是道理,真理,生命”(參《約》14:6),我心裡吶喊:是的,你是的!

我對自己說:你不是一直在尋找生命的意義嗎?你不是一直覺得在黑暗中前行,看不到方向嗎?這樣完全接納的愛,難道不吸引你嗎?而且,當我聽到耶穌的話後,就不再做那個可怕的噩夢了。這難道不是證明嗎?

我終於放下全身的戒備!我找到了真理,真理也尋到了我——我接受了聖經所啟示的那位神,享受了從未有過的平安與喜樂。我獲得了新生,第一次覺得前途一片光明。

 

突生變故

然而,在認識祂的道路上,這只是開始。

我剛開始享受得救的喜悅,家裡突生變故,爸爸成了別人的替罪羊,進了監獄,並差點死在監獄。弟弟受此打擊,輟學,流浪在外,甚至不知所蹤。家裡打官司,也負債累累。

那時我馬上要拿到本科畢業證,正準備考研。突來的災禍讓我懵圈了。“為什麼?難道我註定是不被祝福的人嗎?”我徹底崩潰了!尤其是神好像沒有垂聽我的禱告,家裡情況越來越糟時,我開始自暴自棄,怨天尤人。

可神沒有放棄我!在那艱難的環境裡,我特別真實地感受到了主耶穌的包容與陪伴,也得到了弟兄姊妹的幫助。我慢慢地恢復了正常。我安慰媽媽,給自己找工作,為爸爸和弟弟禱告。

與此同時,我開始更深地認識自己、認識救恩。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但當光照進我心裡時,我看到自己裡面充滿了隱秘的污穢,我也是個無可救藥的罪人。主在十字架上,是為我的罪而流血。

在爸爸被冤之事裡,我更是見識到了各種骯髒的勾當。我慶幸自己認識了主。若沒有主,我肯定墮落在苦毒與仇恨裡。

幸而主救了我,也保守了我的家庭——當時若稍有差錯,就可能家破人亡,但神保護了爸爸,他兩年後恢復自由,弟弟也失而復得。

我在主深深的愛裡,饒恕了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我在苦難中經歷到了神,沒有比這更寶貴的了。

 

活得陽光

接下來,是我漫長的得神醫治的過程。我殘缺得太久了,所以痊癒也分外艱難。有一段時間,我幾乎天天問神:“你真的愛我嗎?我真的被珍愛嗎?”

極度自卑的人,特別容易陷入極度的律法主義,但主在我身上得勝了。以前我害怕跟人聊天,害怕與人對視,但慢慢地我接納了自己的眼睛,享受在主裡跟弟兄姊妹的交往和溝通,也在傳福音時勇敢作見證。

特別感恩的是,神祝福我的工作。我拿到的是人大自考本科,據說畢業率只有3%,可是很多企業並不瞭解和認可,所以我找工作還是有點困難。在這個過程中,神一直幫助我,使我調整方向,耐心等待,找到的第二份工作,就是自己喜歡的編輯工作。

我後來還經常組織各種讀書會。當有讀者跟我說“我太羨慕你了,活得這樣陽光”,我才意識到,主的工有多奇妙!以前我是憂傷之子,如今我沐浴在陽光裡。

 

難以根除

可是人太複雜了,我自己也沒意識到,苦毒依然深藏在我的生命深處。苦毒滋生自憐。自憐是驕傲的另一面,它如惡性細胞擴散在病人的身體裡,難以根除。每當尋到機會,它就滋生出毒來。

結婚後老大出生,我辭職做了全職媽媽。老大不到兩歲時,老二又出生了。我每天在雞飛狗跳、柴米油鹽中度過。老公的收入也不固定。我長期承受經濟壓力,不能好好聚會,不能好好睡覺,狀態開始起伏不定,禱告也如同對著空氣說話。

時間一長,我甚至懷疑神是否真的存在,是不是一切都是我心裡幻想出來的。不然,在我受疾病折磨、痛苦不堪的時候,祂為什麼沉默?

還有爺爺淒慘去世,我那樣盡力禱告,祂又在哪裡?

我一直不喜歡“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這句話。我不要這樣的祝福,行不行?我甚至不想出生在這個世界上!誰問過我的意願?

這些想法,反復在我的腦海裡折騰。我不想這樣自憐自哀,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特別安慰

無數次,我在哭泣中跟神悔改,求神憐憫。我不在神面前隱藏,我真實的生命狀態就是這樣的。我要真實面對神。哪怕我不斷疑問和抱怨,我相信祂也能接納這樣的我。我不懼怕。我也相信祂能改變我。

在信心軟弱的時候,《路加福音》7章裡的一個故事特別安慰我:耶穌在拿因城遇到一個寡婦,她的獨生兒子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可以想像這個寡婦的絕望。聖經裡說:“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說:‘不用哭!’”然後耶穌吩咐那少年活過來,並把他交給了他母親。

《抉擇時刻:蒙上帝帶領的女人們》的作者在講這個故事時說:“信心不是這個故事的組成部分。耶穌沒有告訴那位寡婦當信靠祂,當有信心,才能看到上帝的神蹟。耶穌知道,當一個人在痛苦的重壓下苦苦掙扎時,那不是進行神學教育的時候,而是該實行憐憫的時候。耶穌做了祂能做的,因為祂的心深切感受到了這位寡婦的痛苦。

基督徒很容易有這樣的印象,即我們的生活是以物易物的交易——我們有多大的信心,就可以期盼從神那裡得到多少回報,信心越大,得到的回報就越多。這是一種‘虔誠的’成交條件,卻不一定是神的心意。”

我曾經想:是不是我信心不夠大,所以神沒有聽禱告?可是兩千年前,在拿因城的門口,耶穌把恩典白白地賜給了那位寡婦。那我是不是可以相信,即使我信心不足,耶穌的憐憫依然可以救我?

 

絕不鬆手

也許真的到了痊癒的時候了——神藉著媽媽的疾病和姊妹的提醒,讓我再次面對過去痛苦的記憶。我禱告:“主啊,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完全與過去和好。我害怕苦難,抗拒苦難,是因為我不願用屬天的眼光來看待生命。我不知道我潛意識裡是否責怪你,但若是,我現在願意把過去傷痛的記憶全交給你。我想跟你完全和好,願意接受你在我生命裡所有的安排。”

在接下來的兩個多月裡,我經常陪媽媽跑醫院。我還是會擔憂,會勞累,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裡面發生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在困難面前,我跟神之間的關係是對抗的,我站在祂的對立面質問祂,不相信祂。現在,我跟祂是站在一起的,是合一的關係。雖然我還是會憂慮,可我不再孤獨,我跟主一起面對一切。我勞累時,藉祂的肩膀靠靠。我也請求祂把大山挪開。當祂沒有挪開時,我不再抱怨,我相信祂會賜我力量,攀登高山。

神的恩典也確實夠用。媽媽手術特別順利,恢復得很好。爸爸竟然也因此治好了長期困擾他的皮膚病,並信了主。

回頭再看約瑟故事,我更加釋然。約瑟被賣時,神並沒有阻止——我相信約瑟看著哥哥們賣自己時,內心肯定充滿了傷痛。可神的拯救不是免去患難的拯救,而是陪伴人經過患難的拯救。因此,約瑟最後可以說,“神的意思是好的”。

如今,我也接受神在我生命裡的所有安排,祂的意思原是好的!雖然有時,神沒有按照我所期待的回應我,然而我知道,這是為了我的益處。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道理,只是身處艱難環境時,難免希望有個快速鍵可以跳過去。不過,神太愛我們了,祂知道我們肉體軟弱,眼光局限,所以祂絕不鬆手。祂要我們信心增長,不再局限今生,而能仰望永恆。那時,我們才知道,神要給我們的,是至高、至貴、至豐、至富、至榮、至美的生命。

我本是乞丐,後來我的身份是公主,心理卻是乞丐;如今,我是一位真正的公主,我有平安如江河湧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