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教会的“磨难”(叶小晚)2021.04.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4.20                                       

叶小晚

 

背景介绍

M教会是R州小城的华人基督教会,约70名会员,不属于任何宗派。

和许多华人教会一样,M教会前身是1970年代由几个台湾家庭成立的中文查经班。1998年,查经班更名,教会正式成立。

M教会实行会员制。会员大会是教会最高权力机构。同工会为教会执行机构,负责执行会员大会的决定,并安排教会日常事务。

2017年,教会迎来首任牧师F。2018年起,教会出现纷争。2019年下半年,纷争公开化。2019年末,F牧师结束3年任期离职,以会员身份留在教会,直到2020年秋履新后退出会籍。

2020年,教会纷争恶化延续。

 

一、纷争源头

M教会成立20多年以来,一直像个大家庭。除了2010年因一位弟兄在服事中涉及使用地方召会的内容引发过风波外,教会没有出现过明显矛盾。笔者参加M教会14年,感受到的是弟兄姐妹之间的互相关心、彼此和睦。

1.牧师宣讲引导

F牧师来教会的第一年,制定教会崇拜程式、优化日常事务安排,得到会众的普遍支援和赞赏。加上师母专业是幼教,主导幼稚教育,更是赢得不少年轻父母的拥戴。

然而从2018年起,F牧师开始援引以色人出埃及、建立圣殿的故事,用系列性证道,鼓动建堂事工。同时,牧师在同工会内部宣讲,同工因其职分而具有权柄。牧师强调顺服的重要性,把同工与普通会众分出次序,区别对待。

比如,F牧师对同工及家庭关爱有加,私下经常探访见面,对普通会众却几乎视而不见。有的会员甚至三年都未得到牧师探访。

F牧师的做法,让一些属灵较为成熟的老会员感到担忧。他们觉得牧师有意将会员制的教会往长执制方向推动。

2.同工会更迭

从2018年起,因感到与F牧师以及同工会主席C弟兄沟通困难,几位多年参与同工会服事的弟兄姐妹,先后谢绝加入或提前退出同工会。

2019年,9人同工会被忠于牧师、力推建堂的一方控制。其中,有两位同工在F牧师到来之前,鲜少参加M教会活动。一名新人同工,几乎与牧师同期来到教会,对教会的过去不了解,却因牧师额外重视而得以重用。

到了2020年,9人同工会里,有两名同工参加地方召会的查经活动,在信仰上受宗派影响。此外,还有同工被劝进同工会,并非心甘情愿奉献自己、为神摆上。他们有的抱怨当同工辛苦无比,有的坦诚自己对教会没有负担。

那两年,在同工会内部,极少数坚持理性、中立的同工,也因提出不同意见,而遭到长篇大论的批判和群起声讨。

受F牧师影响,M教会部分同工觉得自己有了“同工”的职分,已然和普通会众不同。笔者就因表达意见,而受到一位年轻同工长官式的“教导”。

失去了谦卑服事和爱人之心的同工会,是M教会纷争恶化、延续的最主要原因。

3.会众组成改变

不可否认,F牧师来到M教会3年,的确给教会带来了一些正面变化。比如,教会会员人数从过去的50人,增加到70人左右。

然而,几个多年心存不满的资深会员,也开始对那20名左右的新会员施加影响力——他们利用新人对建堂的热切盼望、对教会过去的一无所知,挑动新人公开叫板教会创立元老。少数新人,满腔热血,逞匹夫之勇,站出来发声。他们认为这是爱主、爱教会,是在为神做工。

另外,一些新成员对过去M教会大家庭式的生活无感,对F牧师和同工会制定细则、把教会推向世俗组织化,则没有异议。很多新成员不认识教会元老。对于同工会推出的旨在逼走元老的章程修改议案,他们竟然认为不无道理。

 

 

二、具体分歧

1.权柄争论

M教会内部分歧最大的,是牧师/同工是否具有权柄问题。这一分歧,也是纷争迟迟无法化解的重要原因。

M教会是会员制教会。在F牧师来到之前,无人在教会里谈论“权柄/权力”。笔者在该教会十几年,几乎没有听到过“章程”、“董事”这样的词语。会众所受的教导始终是:基督做头,弟兄姐妹各为肢体,因恩赐不同,各尽所能,不分高低,一起服事。

然而,F牧师强调牧者和同工因有了职分,就具有了权柄。

一批老会员,坚决反对F牧师的观点。他们坚信,牧师/同工与众弟兄姐妹平等,需要凭借谦卑的服事和爱人的付出,赢得会众的尊重和权力。

另有一批拥戴牧师的人,则相信牧师/同工是神的仆人,不是人的仆人,自然蒙受恩膏、具有神赐的权柄。他们希望牧师和同工会带领教会推进建堂等各项事工。他们认为牧师就该是教会大家庭的家长。普通会众无权评论牧师行为,而当服从和顺服。

2.建堂事工

可以说,建堂事工是M教会纷争的直接导火索。M教会多年来积攒了十几万“建堂基金”,另有二三十万存款,也一直存在置堂设想。2018年春天,F牧师踌躇滿志,公开其置堂的抱负,并开始行动。然而,启动建堂事工的议案,很快在教会内掀起波澜。

同年秋天的会员大会上,该议案引发了激烈争论。几位教会元老明确表示,建堂时机未到,希望搁置讨论。最终,会上投票决定,搁置“启动教堂建构事工”议案,不予表决。

这说明,M教会的弟兄姐妹还没有准备好建堂。可是,F牧师及支持者,却不肯面对这一事实。

此后,因建堂等多项事件意见不合,M教会3位董事中的一位,被F牧师完全排除在2019年的服事之外。其中受到打压的L董事,被迫在教会内部寻求理解和支持,不可避免地将纷争扩散。

事实上,包括笔者在内的绝大多数会员,是支持建堂事工的,然而为了教会内部的合一,希望暂缓这一事工。可惜一批急于启动建堂的弟兄姐妹不愿意等待。同工会受其控制,未经会员大会同意,自行成立置堂可行性小组,并且提议修改教会章程,企图直接将两位不愿启动建堂的元老踢出董事会。

3.章程修改

2019年,在F牧师的主导下,教会同工会成立了法规研议小组,着手修改教会章程。当年12月,会员大会通过了M教会最新版本的教会组织总纲。

2020年,法规研议小组再次提出议案,收紧“活动会员”(有投票权)资格,同时提出两项议案——“教会不接受双重会籍”和 “需要制定董事的任期” 。

这些议案,表面说辞冠冕堂皇,但知道真相的老会员明白,这两项议案直接针对教会创立元老,特别是暂时离开母会、在邻州担任牧者的P董事夫妇。

同工会内部,对这一动机也毫不遮掩。笔者曾列席同工会,听到有同工直接点名P董事,认为他应该下台。

不过,相当多的老会员支援P董事夫妇,感谢他们在教会服事30多年,带领众多弟兄姐妹信主。他们认为,P董事夫妇是教会创立的元老兼董事。他们本身若不想离开,M教会永远是他们的家。以任何形式逼迫他们离开M教会,都不符合神的教导。另外,P董事夫妇身在外地两三年,虽保留M教会会籍,却从未投票参与决定教会事务……

2020年底, P董事夫妇为避免争议,主动要求转为“非活动会员”,放弃投票权。

 

三、几大冲突

有几件事,直接将矛盾激化,导致纷争完全公开。

1.牧者紧急基金

2018年,同工会C主席提出24,000美元的“牧者紧急预备基金”议案。

议案一出,各种质疑纷至沓来,因为这项议案仅对F牧师一人开放。不得已,同工会通过决议,撤销了该议案。

然而,正在国外度假的F牧师,却坚持恢复此项议案,将其拿到同年9月的会员大会上表决。这使得部分会员非常气愤,公开指出F牧师谋取私利。

最后,该议案被会员大会高票否决。

2.同工会公款用餐

2019年9月,在M教会的年度秋令会期间,F牧师和同工会打破了教会几十年“自付餐费”的传统,公款用餐,更将花费加进“特别讲员招待费”中。

此事被审计曝光后,有会员指出,F牧师和同工会违反了IRS(国税局)的规定,犯了经济错误。

不过同时,也有不少资深会员包括同工认为,公款吃饭有理。

此事在M教会闹得沸沸扬扬,几乎人尽皆知。然而同工会C主席仍强词夺理,拒绝就此事作出公开解释,招致了会众更多不满。

3.强行组织慰留、请愿

2019年8月,F牧师宣布,圣灵显现异象,带他去下一个服事工塲。他会在年底结束任期后,离开M教会。

他宣布此事后,同工会即刻以各种方式,竭尽全力挽留,例如号召所有会众,包括非会员,在一封罔顾事实的慰留信上签名,形如站队。又有同工操纵教会的姐妹团契,组织集体请愿,要求召开特别会员大会,续聘F牧师,并给F牧师加薪。

签名慰留和请愿事件,不仅令一些原本置身事外的普通会众直接感受到教会风浪,而且令包括笔者在内的诸多姐妹压力重重。不少姐妹此后退出了原本温馨的姐妹团契。

4.复杂的议事规则

2018年,F牧师决定在同工会内部使用罗伯特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其后,未向会众充分解释,就在2019年9月的年度会员大会上,直接运用这一复杂的议事规则,导致犯规和混乱出现。

同年11月,M教会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同样使用罗伯特议事规则。双方辩论,出现多次临时动议和附议,不得不增加3次临时投票。

12月,M教会再次召开会员大会。这是一年内第4次召开大会。许多会员对前几次会员大会上的辩论,心生厌烦,身心俱疲,不愿出席会议。同工会不得不打电话催促会员,勉强凑齐法定开会人数。会上投票通过了最新版本的M教会组织总纲。教会纷争进一步扩大。

5.会员群里曝光

受疫情影响,2020年3月以后,M教会通过会员微信群,发布公告。

及至11月,“同工蒙受恩膏具有权柄”、公款吃饭、教会元老被排斥等事件,都已披露在群里,掀起激烈争论。多名当事人和同工退出会员群。

至此,M教会纷争在会员面前完全公开。

 

四、近期状况

2020,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所有人都不同程度上生活在惊恐之中。原本,这一年应该是总结教训的一年,是安静祷告的一年,是彼此谅解、重建信任的一年。遗憾的是,F牧师虽然离去,纷争却遗留。同工会被一方控制,执著于聘牧、建堂、改章程3件大事,对会众的质疑不予理睬。

笔者自10月初开始,给5位教会长者发公开信,希望他们站出来平息纷争。随后又给同工会写了两封长信。可惜,连元老L董事的信,同工会半年来都无暇顾及,遑论一向在M教会默默无声的笔者了。

就在12月底,同工会推出长达76页的会员大会议程档,需要公投的议案多达7项。其中4项倾向性明显,3项直接针对教会P董事夫妇的会籍。不难想像,12月底的会员大会,讨论多么激烈!

最终,会员大会因延时过长,没有来得及讨论修改章程的几项议案。不过,弟兄姐妹就年度预算案、聘请代理牧师和最终建堂愿景,达成一致,投了票。出乎意料的是:大多数会员支持的聘牧议案,没有获得总票数的四分之三,没有通过。

 

结语

笔者2006年来到M教会,在教会决志、受洗、成长。十几年来,坚信教会是弟兄姐妹的家,是讲爱和谦卑的地方。

看到曾经和睦、温暖的教会,变成一个以神为名的权力战场,笔者深感痛心。故而自2020年9月起,笔者开始多方查问,以期找到纷争根源。最终笔者写下《告别书》,发给同工会,历数两年来在教会内亲身体验到的种种不正之风,宣布退出M教会。

近两个月来,笔者更被纷争困扰,引发焦虑,体重骤降10磅。

经现任同工会主席的多次劝慰,笔者放弃退会,转为教会“非活动会员”,远离教会事务。

教会纷争,伤害的不只是笔者一个人。许多新会员虽不知缘由,但看到弟兄姐妹争论不休,深感厌恶。好几位年轻会员向笔者表示,再也不想参加教会活动了!笔者只能搬出弟兄姐妹的好见证,鼓励他们。并告诉他们:此时正是需要依靠、仰望神的时候。

《罗马书》8章28节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因为参与纷争调查,笔者终于理解“我们都是罪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也因为不堪承受曾经美好的家如今面目全非,笔者开始每日清晨与丈夫一起读经,祈求从神而来的力量和宽慰。在笔者陷入沮丧的时候,更感受到来自弟兄姐妹的莫大安慰和支持。

正如《传道书》所言,哭有时,笑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笔者深信,纷争必将过去。笔者愿意把这场持续两年多的纷争,看作是M教会的试炼。神通过这场磨难,让意见不同的双方,学习放下自己,把一切交托给至高者。

M教会所有人需要做的,是忍耐和等待。等到纷争过去,各人的生命必定得到成长,会更加成熟,从而更接近基督的样式,在人群中真正做盐做光!

 

作者2006年来美,现与家人生活在冰雪之州。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