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M教會的“磨難”》: 好人吵架,怎麼辦?(陳濟民)2021.04.2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4.21

陳濟民

 

“好人吵架”

首先,謝謝這篇文章的作者,將自己教會的經驗與我們分享。

相信不少讀者會像筆者一樣,覺得這篇文章所寫的,與自己或某一位好友的經歷非常相似,因為我們在這篇文章中,可以看到北美華人教會這些年來面對的兩個大問題。第一是教會體制的問題。第二是教會轉型的問題。

由於這兩個問題都大而重要,不是一言兩語就可以解決,有時候教會中的一些熱心人士,想要在一兩年內解決,雙方往往就會激起火花。筆者常戲稱這種現象為“好人吵架”。

所謂的“好人吵架”,即大家都是好心,都想要盡心盡意事奉主,因此也都為著主而堅持自己的看法和作風,沒有人覺得自己有錯,可是每個人又都覺得自己非常痛苦。

 

一面鏡子:腓立比教會的試煉

在保羅建立的教會中,腓立比教會是最被保羅肯定的教會。可是教會中兩個在福音事工上相當投入的姐妹——友阿蝶和循都基卻有爭執,也是“好人吵架”。結果呢?它成為使腓立比教會許多人笑不出來的原因之一,也就是缺少了喜樂,並且給那被困在羅馬的保羅,帶來了一份隱憂,這因而成為他寫《腓立比書》這封信的一個要點。

面對這種現象,怎麼辦呢?有可能避免嗎?倘若我們注意保羅在信中所說的,我們會發現保羅在《腓立比書》中除了講到這點之外,在第一章還提到他坐牢的事,以及教會中有些傳福音的人動機有問題,在第三章提到有人傳講異端。

在建立教會的事工上,不信者的反對、異端的存在、傳道人的質素和信徒之間的不和,一直都是我們需要面對的事。在1:28節,保羅說:“凡事不怕敵人的驚嚇,這是證明他們沉淪,你們得救都是出於神。”即這些現象,正是反映出一個人是否得救!

因此,要在教會中事奉而不經歷痛苦,那是痴人作夢。而葉姐妹在文中最後寫道,我們必須從痛苦中學功課,也需要知道這是教會的試煉,說得一點都沒錯。

 

關乎救恩真理生死之爭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在《腓立比書》中談到友阿蝶和循都基,並沒有清楚說明,她們在吵些什麼。但是,我們卻看到,保羅不但在第4章清楚地表示,她們都是主裡的人,需要弟兄姐妹們合力的幫助,在1:27-2:11節裡,保羅更是講到,大家都是主耶穌的團契中的人,因此大家都需要以主耶穌基督的心為心 (參《腓》2: 5)。也就是說,她們之間的差異,不是救恩真理上的生死之爭,而是需要調整事奉的心態。

這是處理教會中爭議一個重要的關鍵。保羅在《腓立比書》第3章以自己為例,一方面,他講到自己信主前如何靠自己的努力,爬到社會的尖峰,享受那種在萬人之上的優越感,另一方面講到,他做基督徒以後的人生目標,是活出主耶穌十字架的樣式;接著在第4章,保羅回頭講教會內部的問題。在事奉生涯中,保羅深知有真理與異端的對立,但是也深知,自己不能活在對立的心態之中。

 

教會體制:需要建立共識

在《M教會的“磨難”》這篇文章中,我們看到葉姐妹提及教會中不少的問題。在我這個局外人看來,這些問題沒有一個是為基本救恩真理而爭。其中最主要的可說是關於教會體制的問題:教會是應該採取大家庭制、會員制還是長執制?

講到教會結構,華人信徒經常會覺得自己教會的組織,就是聖經的模式,有些時候甚至將它當作一場絕對真理與異端、你死我活之爭。但教會歷史讓我們看到的,並非如此。

自改教以來,基督教除了否定天主教的教皇制以外,在教會體制上並沒有一致的立場。改教後不久,主教制、長老制和會員制就一直並存;而歷史也證明,這些體制各有各的好處和限制。

家庭制是華人教會在特定環境下的產品。美國教會自20世紀下半葉以來,則是借用西方企業界執行長CEO的模式,部份華人教會也受影響。簡言之,教會體制的問題,其實是一件需要教會建立共識的事。

要建立共識,就必須先有基本一致的心態。倘若一方說: 這是聖經的教導,我們教會向來就是如此運作。另一方說: 我是神膏立的領導人,大家必須聽我的。那麼紛爭就不可能解決。

 

事奉原則:僕人心態

在《腓立比書》2章1至11節,保羅的話值得我們注意。第一,保羅在2:1節講到,信徒若要解決彼此之間的差異,就必須認識,大家都是在基督裡的人,因而在教會的團契裡,要靠著聖靈運用恩賜,憑著愛心溝通、彼此建造。跟著,他在第5節強調,彼此在基督裡要以基督的心為心。

根據保羅在第6-11節所說,他絕對不是指教會要成為一言堂,而是要弟兄姐妹們活出主耶穌那種志願降卑、成為他人奴僕的心態,走上痛苦的十字架、捨己、出於愛心為著他人而死,也因而使自己和他人都因上帝的恩典和大能而得以提昇。保羅這裡說的,看來簡單,事實上卻與世人的行動不一樣。

譬如說,在教會紛爭中,我們常將對方介定為非基督徒,因此連一起禱告都不願意,這一來,也就使對方感受到敵意和受輕視,完全斷了和解的路。

筆者個人反省時,更是發現,我們這些住在北美的人,深受現代文化的影響而不自覺地以效率衡量事工,基本沒有耐心等待他人改變,更不願意、也不懂如何與他人溝通。這樣一來,我們也許完成了事工,卻不一定造就人。再加上原來華人帝王文化的背景影響,我們做起事來會不自覺地流露出老大的姿態,或是只有我懂、而你不懂的傲慢,因而造成嚴重的分化。

反過來,我們若是以僕人的心態事奉,在每一個事工上就要問幾個基本問題:教會是什麼?教會最重要的事工是什麼?我們值得花時間推動、或反對當前這一個有爭議的事嗎? 雖然我擁有真理,但我作為僕人,我要如何說服那些頑固而無理的“老闆”,並如何與他們一同將福音傳開?如何靠主的恩典在愛中建立造就他們?

 

結語

當然,由於我們都是罪人,也都深受世界的控制和影響,因此基本的價值觀和行事的方法常與非基督徒無異,根本沒有看到,紛爭的背後,違反了主耶穌救贖的真理。當我們走偏了路而不自知,教會當然會發生問題。

面對紛爭與矛盾,聖經中確實提供了基本的事奉原則讓我們遵循,那便是我們要走上主耶穌那自我降卑的、十字架的路。

當然,筆者所說的這一點,葉姐妹文中也已提及。這篇回應,只是嘗試與大家分享一些讀經心得,看看保羅在《腓立比書》對這些吵架的熱心人士、和教會全體說了些什麼。在面對新時代教會轉型的過程中,求神使教會可以彰顯出十字架的大能與榮耀。

 

作者曾為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現住洛杉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