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失敗的福音人(王敏俐)2021.08.1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21.08.16

王敏俐

 

心中永遠的痛與警戒

在我初信主時,我在國內的好友的父親確診罹癌,好友那時還沒有信主,因著她父親的身體漸漸衰殘,她感到很痛苦,希望我能夠幫助她的父親。

當時的我很無知,對於聖經的真理也還在慢慢摸索之中,又與好友之間隔著越洋的距離,於是只在信件中告訴她,可以讓她父親在休養時聽聽詩歌,讓詩歌的旋律來安慰他。

後來,好友的父親走了,好友陷入很深的傷痛。之後,她進入教會,也成為基督徒。當她成為基督徒之後,便對我產生很大的憤怒,並且與我絕交。原因是她認為我作為一個已經得到救恩、明白救恩的基督徒,為什麼沒有在她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幫助未信的她去和父親傳福音,使父親在臨終前得到這份寶貴的救恩?

我百口莫辯,因為她說的是對的,她的傷痛與憤怒也是真實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我耽誤了主的計劃,使一個靈魂在離世前錯過了一個可以回轉到神面前的機會。當然,從神學的角度來說,她父親是否得救,也可以有許多關於神主權的探討與辯論,但是這些探討與辯論,都無法挽回我朋友內心深處的傷痛與遺憾,也無法使我重新擁有這份真摯的友情。

多年來,這件事情一直是我心中的痛,也成為我心中的警戒。它督促著我,只要有機會,一定要向身旁的人分享福音的真理、人的罪與基督的救恩,不管聽到的人是否感到無聊,或覺得我愚昧無知,或認為基督信仰可笑、獨斷,我還是必須硬著頭皮來分享。

確實,在過往的生命中,我曾有幾次經驗,與親友或初次見面的朋友分享福音,他們也願意領受,我帶著他們來到主面前決志。而那一天的分享之後,因著各種原因,我們不再有機會再相遇,再一次聽到關於他們的消息,已是他們被主接走。

 

與神角力

今年暑假,帶孩子回家去陪伴病中的長輩,我心中也是帶著福音的負擔,盼望家人可以得到這份救恩。有3個月的時間,我與孩子們一起陪伴因為身體老化、病痛纏擾,而感到身心俱疲、萬念俱灰的長輩。孩子們的歡笑、奔跑、擁抱與親吻,給心愛的長輩帶來了許多溫暖與安慰,但是因著對民間傳統信仰的執著,最後還是沒有領受這份從神而來的禮物。

關於福音,常常在夜深人靜時,我的思緒不斷地和上帝角力,我反覆地追問著上帝:

如果身旁有一個臨終的未信者,我該做的是竭力與他辯論福音的真理,還是安靜地擁抱他、陪伴他、安慰他,直到生命的盡頭?

有些人因著無法突破從小就接受的異教傳統與習俗觀念,去接受基督,有些人則是出生在基督教文化、或愛主認真的基督教家庭,一出生就得到了得救的“門票”,上帝,這樣你真的是公平公義的嗎?你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參《羅》9:15),但為何你憐憫、恩待的不是我所深愛的家人呢?

……

關於這樣的提問,我一次又一次,在神面前,和祂摔跤。有時憤怒,有時沮喪,多半是感到無奈。

 

靠主謙卑與剛強

但是,全能慈愛的神,並沒有與無知小信的我一般見識,祂的智慧何其廣大,而我所能看見、理解的,只不過是浩瀚宇宙裡的一粒沙——有一天,當我在刷牙時,祂賜給我一個很深的平安,並且把尼布爾的寧靜禱告文放在我的心裡:

“我的上帝,請賜我寧靜,去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一切;賜我勇氣,去改變我能改變的一切; 並賜我智慧,去分辨兩者的不同。”

這讓我認識到,每一分鐘,承認上帝的主權,在主面前謙卑;每一分鐘,認識到自己有手上當完成的呼召與責任,靠主剛強。

關於家人的心、得救的主權,這些都是在神的手裡,是我不能改變的;但是我仍然可以繼續學習去愛他們,帶著我的孩子去擁抱、陪伴他們,一次又一次地邀請他們接受主。

關於福音,在神面前,我是個有罪、有限,無能去扭轉局勢的失敗者,但感謝主,你仍以心中的純正、手中的巧妙,一步一步地帶領著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