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許萬常)2022.02.1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2.02.11

許萬常

(音頻製作/華僑福音廣播中心)

 

這個世界因著我的存在會有什麼不同呢?人偶爾會有這麼一個疑惑,思索了半天,得到的答案肯定會大失所望。

“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參《雅》4:14)。雲霧消失之後,在空中並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生命如水流,不論是浪濤洶湧或是水波不興,結局也都是波平如鏡,多少故事寫在水上,無人記取。

“為何存在?這是個大問題”,哈姆雷特在著名的獨白中問道,這個“to be, or not to be”(編注:出於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場),這個千古的疑問我們都耳熟能詳,也曾縈繞在我們的心間,所得著的答案卻毫無創意,連我們自己都不滿意,從來也無法說服自己。

在莎劇中,在此關鍵的時刻,丹麥王子正在考慮是否結束自己的性命。然而他卻無法百分之百的確定:人死是否如燈滅地被黑暗吞噬,或是死後還會醒來,還得面對另外一個世界?“死了,睡去了,睡了或許還會做夢” (編注:出於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場),他嘆道。

唉,問題就出在這裡,人睡了會做什麼夢並非自己能夠決定。或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人要做什麼夢本身或有些微掌控的能力,夜晚想做什麼夢,白天就要怎麼思;同樣的道理,人想怎樣死,就得怎麼活,人的生與死息息相關,倘若死後沒有永生,今生就毫無意義可言。

“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參《來》10:7),這是存在的另一個理由,是針對主耶穌的生命所說的。

主耶穌生命最大的不同是十字架,我們生命的不同也是如此。活著,是一個極為崇高的使命與呼召;人生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背著十字架跟從主耶穌: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參《太》16:24)

這是生命的有知,也是活著的職責,涵蓋人生的兩大問題:是什麼和為什麼。這是很簡單的邏輯,詮釋生命的本質與目的;人是上帝所造,目的要為主而活,完成衪的旨意。

“我來了,為要照袮的旨意行”,這也理應是我們跟世人最大的不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