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校园与我 | 耕耘在OCM的园地上(陈庆真)- [海外校园机构]30周年纪念专辑2022.05.25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 – [海外校园机构]30周年纪念专辑2022.05.25                                  

陈庆真

 

[海外校园机构]满30周岁了。回顾过去20多年间,我们夫妇两个笨拙的园丁,竟然也在这块园地的一个小角落,领受了“笔耕”及“田耕”的恩典和喜乐。

 

笔耕

在“海外校园”的笔耕,该从波士顿教书那些年开始。无论是教学或研究,我的四周多半是犹太同事。他们的聪明犀利与彼此团结令我佩服,然而对基督教的模糊概念甚至敌意却令我困惑。因此在我认真地与多位犹太同事深谈后,写了一篇《犹太民族为何不信耶稣?》,投到海外校园的《举目》杂志。(后文章被改名为《只因伤在最痛处――犹太民族为何不信耶稣?》原载《举目》第3期,2001年,https://behold.oc.org/?p=14057

没想到啼声初试,竟然获得园长苏文峰牧师的赞许。这下子让我这个学理工的园丁有了继续笔耕的勇气。接着秉持西方16世纪开始的“科学革命”,实际上是建立在基督教信念的基础上为动机,勇敢地写了生平第一本非科研的书《世界观的交锋》。出版后,幸承几位园地前辈(包括校园的吴鲲生老师)不吝赐教,并举例示范下笔该如何从“生硬”走向“柔韧”,且能让读者愿意读下去的“句尾”。

接下来的10年,在苏牧师夫妇、校园同工的鼓励、呵护之下,先后出版了《走过古老的从前》(圣经考古)及《欢然事奉》。特别是《欢然事奉》,封面竟然是柔和的粉橘色!

 

田耕

《举目》杂志的封底“举目望天、举目望田”掷地有声的启发,是我们2003年“田耕”开始的催化剂。中国改革开放后,成千上万的留学生涌向海外。此时不幸碰上2001年美国911的悲惨事件,促使美国各大学严格限制外来留学生。我所任教的学校也有两年限发I-20。时局所致,大批中国留学生遂如潮水般转向欧洲大学。

“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我们就在[海外校园机构]这把大伞的保护与支援下,一面在欧洲各地推广《海外校园》杂志欧洲版,一面耕耘欧洲中国留学生这块禾场田地。除了采用海外校园出版的《中国学人培训材料》为主轴教材外,并与校园的同工们,如龚慕良、申叔为、郑笃安、李国华等夫妇,以“中宣接力”的方式, 在德国、英国各大学城从事中国学生的福音工作。苏牧师夫妇也常来打气,并开课培训。 多年下来,各地留学生及学者家庭统称我们为“海外校园老师”。音调中带有亲切与信任。

匆匆20多年过去了。当年阅读《海外校园》杂志、曾经青涩的年轻学子都长大了。他们成家立业,在国内外忠心地事奉,其中不乏全职的传道人。每当收到他们为回馈曾经陪伴他们的海外校园的奉献时,我们都有热泪盈眶的感动。教会新近来了一位年轻姊妹,在周报上看到我的名字,兴奋地跑过来:“你就是《世界观的交锋》的作者吗!我们夫妇就是看你的书信主的。原来你不是个男生呀!”然后张开要拥抱我的双肩。

谢谢OCM提供了我们笔耕及田耕的园地。园丁所求的收成,不就是一次次的拥抱吗?

海外校园, 生日快乐!

编注:本文中所提及作者的三本著作――《世界观的交锋》、《走过古老的从前》及《欢然事奉》,欢迎向[海外校园机构]订购。订购电话:310-328-8200,电邮:order@oc.or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