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顯出你奇妙的慈愛來——讀《詩篇》第17篇(健新)2022.11.1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2.11.14

健新

 

《詩篇》題注中特別冠以“祈禱”的詩一共有5篇:17、86、90、102、142。

 

指向基督的祈禱

詩篇第17首通篇都是祈禱。這是大衛的祈禱,他以一個無辜之人的身份向上帝祈禱,“不是出於詭詐嘴唇的祈禱”。 (參《詩》17:1)加爾文說:“大衛對自己的正直深具信心,求上帝介入他自己和敵人之間,來判斷或決定他的訴訟。”(註1)

但古代教父迦修多儒認為,我們可以把這首詩“看作基督的祈禱”,因為唯有基督才全然潔淨。不然,我們就無法讀懂這首詩,反而會以為大衛自以為義。

凱撒利亞的優西比烏則說:“誰能坦然無懼地說,‘我沒有犯罪,我是潔淨的’呢?嚴格來講,唯有基督才能這麼說……自從有世界以來,一切的人當中,唯有基督‘沒有犯罪,口中也找不到詭詐’”。(註2)

“你熬煉我,卻找不著我有惡念。”(《詩》17:3,呂振中譯本),除了那一位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捨命的耶穌,哪一位能說在自己裡面找不到任何罪惡呢?正如大衛自己說:“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51:3、5 )

當代基督徒讀《詩篇》,往往受制於字面上的意義,漠視了其屬靈的意義,更忘記了一點,整部舊約都是指向耶穌基督的,而彼得、保羅他們當年就是這麼讀聖經的,因而也是這麼解釋並引用《詩篇》。

一個禱告的人,就是一個渴望上帝傾聽自己禱告的人,他懇求上帝側耳傾聽。他相信上帝“必應允我”(參《詩》17:6),或遲或早,按照上帝祂自己的時間。

大衛在上帝面前深切地表白,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深信自己是站在上帝即公義一邊的人,他在仇敵面前是無辜的。

路易斯分析得很深刻:

“任何人,或者所有人,總有些時候,在某件特定的事上是對的。……所以,當詩人斷言他們面對特定的仇敵,在某一特定的時刻,行事完全正直時,我們絕不能以為他們蒙著眼睛說瞎話;他們的確沒有錯。” (註3)

我們對自己某些行為的判斷不也正是如此嗎?

大衛這一切的自我表白,都表達了一個信念,無所不知的上帝是公義的。“願你宣判我無罪,因為你知道什麼是正直。”(《詩》17:2,現代譯本)

在這樣一位上帝面前,大衛宣告,我不行強暴人的道路,我的腳堅定地走在上帝的道路上,未曾搖動,從不偏離。(參《詩》17:4-5)這裡說的不正是主耶穌基督嗎?主啊,你一直走在天父的路上,從未偏離,你就是那道路,又是始終行走在那路上的人。

但我們,即使我們認定了這一條路,但也沒有始終走在其上,我們總是時而偏離,時而跌倒。但這一切並不否認,我們也有“未曾滑跌”(參《詩》17:5)的時刻,那正是恩典扶持我們的時刻,是我們與上帝同行的時刻。

避開罪惡的路是非常難行的,這是十字架之路。不過奧古斯丁說得好:“事實上,凡難守的誡命,靠著愛心就容易守了。” (註4)

主啊,渴求你,賜給我愛心!

 

在主裡心滿意足

上帝的話就是道路,沿著這條路走,我們才能走進天國。但是,靠著我們自己的熱情和努力,我們絕對無法保證自己不會走偏、跌倒。因此,我們需要上帝幫助我們,引導我們走天路。

上帝是我們的引導者、帶路人。就像古代教父迦賢努所說的那樣:“每時每刻,我們必須跟大衛一同祈禱說,‘求你指引我腳步沿著你的路徑行,免得我的腳滑向歧路。’還有‘他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又指引我的腳步。’”(  註5)

無論在何時何地,無論順境逆境,我們都需要上帝的保護.主啊,“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詩》17:8)

這是多麼美好的懇求,這是曆世歷代上帝兒女的共同懇求。教父大利奧禱告說:

主啊,我們不敢求你讓災難從不臨到我們身上,我們只懇求危難來臨時,“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我們求當大水氾濫之時,你在我們心中為王。你成為我們的保護者,我們的避難所,成為我們隨時的幫助。因為“沒有你,我們就不能做一個勇敢的人”(註6),也不可能剛強壯膽,為你而戰。

就像大衛一樣,當我們祈求上帝幫助時,我們是懇求上帝你現在就幫助我們,“求你顯出你奇妙的慈愛來”,(《詩》17:7)就在此刻。

當敵人一再攻擊我們時,我們不斷地祈求,主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福分的世人”(《詩》17:14)。再一次,大衛祈求上帝採取行動,就在現在,就在今天:“前去迎敵,將他打倒。”(《詩》17:13)

警惕啊,不要讓那“只在今生有福分的世人”成為我心裡的人,不要讓我只渴望並追求“今生的福分”,不要讓我“因有兒女就心滿意足”。(《詩》17:14)主啊,如果沒有你,“今生的福分”於我都是來世的災難,我的兒女帶給我的只有絕望和死亡。

大衛說:“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詩》17:15)這是大衛的心願,也是上帝兒女的共同心願。

奧古斯丁問得好:

“到什麼時候我們便心滿意足了呢?……‘你的榮耀顯明時。’我們的上帝,我們的基督,他的榮耀如今還是隱藏的,我們的榮耀也與他的榮耀一同隱藏著。但是,‘基督是你們的生命,他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他一同顯現在榮耀裡。’”

這榮耀是什麼樣子的?

奧古斯丁又說道:“我們可以歌頌它,卻無法把它說清楚。”(註7)

讓我們就單單專注於讚美上帝吧。

 

註:

1.《詩篇·上》範甘麥倫著,潘秋松、邵麗君 譯,(美國麥種傳道會,2010),335-336。

2.《古代基督信仰聖經注釋叢書·舊約篇·VII · 詩篇》,(臺灣:校園書房出版社,2015),180。

3.《詩篇擷思》,路易斯 著 曾珍珍 譯,(臺北:雅歌出版社,1993),19-20。

4. 同註2,180。

5. 同註2,181。

6. 同註2,182。

7. 同註2,183-184。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