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的變與不變——當我們看著數據說話(廖啟宏)2022.01.2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3.01.23

廖啟宏

 

身為群居社會的一份子,我們的所思、所想、所認可的觀念、以及所接受的行為規範,深深受到我們所處的文化、歷史所形塑。而另一方面,我們身為獨立的個體,當我們面對不認同的觀念和約束時,有時也會成為先驅者,嘗試著推擠、挑戰和改變那既有的邊界,而這也往往能一點一滴地轉移和改變社會觀念。

因此,我們並非只是被動地接受社會認同的一些觀念。另外,這些觀念也並非恆常不變的。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是一個相當有威信的研究機構。它針對美國和全球所關心的議題提出關鍵的資訊。除了嚴謹的研究方法外,其問卷調查尤其著名,涵蓋了美國社會、經濟、政治、宗教脈動等議題,更重要的是有許多歷史回溯的追蹤調查。透過他們的調查結果,我們可以具體地觀察到社會觀念的的改變、以及美國樣貌的變遷。

在2023年初,我們用4個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報告(註1),來回顧美國過去數年的社會經濟脈動吧。

 

一、美國基督教人數占比越來越少

皮尤研究中心發現,美國自稱基督徒的比例,在過去50年間,從1972 年的90% 降到2020年的64%,如果照過去這樣的趨勢下去,到下一個50年( 2070 年),基督徒占比可能會低於一半的人口。另外,自 1990 年以來,越來越多美國人將自己的宗教身份描述為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或無宗教。

很多人認為美國是基督教立國的國家。的確在美國早年的正式檔和生活中,有很深的基督教痕跡:美國憲法、獨立宣言、鈔票、總統宣誓就職、法院等。

但是,開國元老並沒有忘記當初五月花號的清教徒來到美洲大陸,是為了追求宗教自由。因此我們也看到美國政府在法律上強調政教分離。尤其現在在美國的公立學校強調包容,努力淡化任何基督教色彩的事物。

許多基督徒看到這個數字或許會擔心,認為基督教式微、榮景不再。甚至有些“基督教民族主義者”,認為這是上帝離開美國的證明,因此主張必須要選出某些候選人、或是以公共政策等立法方式才能力挽狂瀾。但筆者希望提出兩點淺見來思考這個數字。

首先,這個數字是“自稱”基督徒的比例。有些美國人認為相信有天使、上帝就是基督徒,但是他們或許並沒有真正認識基督和祂的救恩。就教義的觀點來說,這個自稱基督徒的比例中有多少是灌水的不得而知。

其次,耶穌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太》7:13-14)我們知道得救的人是少的,上帝的餘民從來不是靠人數眾多取勝。因此這個比例或許一直都不高,但是部分因為社會普遍預期答覆的因素,致使這個比例的改變。

 

二、新聞從業人員認為不是各方論點都值得重視和報導

對於大部分美國人而言(76%),新聞記者在報導任何新聞,都應該兩面俱陳,也就是所謂的兩面主義(bothsidesism)。但是,只有不到一半(44%)的新聞從業人員認為應該如此。

這個分岐在過去幾年變得越來越大。也就是說,許多新聞從業人員認為堅持兩面主義造成的危害甚大。因為這會讓新聞媒體成為一些虛假的資訊或是陰謀論蔓延的平臺。因此不認為假資訊或是未經證實的資訊值得放在新聞的版面上。

在過去幾年中,有許多圍繞新冠疫情的假資訊觀點,不但在社群媒體流竄,甚至數度登上了新聞的首頁。另外2020年的大選前後有太多有關選舉不公的、未經證實的消息,都讓美國新聞從業人員反思是否要堅持兩面主義。

因為,堅持兩面俱陳,會增加這些假資訊的曝光率和流傳,削弱已經核實的信息散播。而贊成兩面主義、平衡報導的人則認為,新聞媒體的角色是一個提供資訊的平臺,應該盡量保持中立,不應該做出判斷。

這樣的分歧也增加了一般民眾對於不同陣營媒體的不信任感,進一步造成更嚴重的同溫層效應。比如共和黨人士可能認為CNN刻意縮短或曲解共和黨的總統、議員的報導;而民主黨人士也同樣認為福斯新聞曲解民主黨總統、議員說的話。

各方陣營壘牆高築,越來越不願意聽到不同意見和聲音,在自己的同溫層取暖。誤解和成見也越來越深。

嚴格地說,完全中立的媒體並不存在。新聞報導從選題、報導切角、深度,都是透過新聞從業人員的透鏡來看的,因此媒體也稱為新聞的守門員。有鑑於過去幾年的假新聞、陰謀論盛行,民眾發現媒體的角色並非被動地作為一個平臺,而是可以透過報導的角度來引導觀眾或聽眾。

因此筆者認為基本的核實和分析,傳遞正確的資訊是媒體的基本職責。至於媒體的立場是偏向政治光譜的哪一邊,筆者認為一個在自由媒體的環境下,並不用特別去規範。

 

三、認為反對黨成員比其他美國人更不道德、更不誠實和思想更封閉的比例增高

在2008年的總統選舉三週前,選戰方酣之際,共和黨的候選人馬侃在一次市民會議中和他的支持者對談(註2)。當他聽到他的支持者批評民主黨競爭對手歐巴馬,說他是“阿拉伯人”、“難以信任”、“令人恐懼”的時候,馬侃顯露出一個領袖的高度,打斷了一位他的支持者對歐巴馬的批評,說:“不,不。歐巴馬是位有家庭觀念的好公民,我只是和他有政策看法的分歧,這就是場選舉的重點……這也是美國的政治應當的樣貌。”歐巴馬隔日也不吝嗇地讚揚馬侃。

昔人已矣,僅不過數年,美國的政黨極化已經令人無法辨認的面貌。

近年來,由於選舉和政黨政策的極化,各個陣營對反對黨持負面看法的比例有所增加。 在2016 年,有47% 的共和黨人和 35% 的民主黨人表示,對方陣營的人比其他美國人更不道德。到2022年,有72% 的共和黨人和63%的民主黨人認為對方陣營比其他美國人更不道德。不同政黨的人也認為對方陣營的人更不誠實、思想更封閉、更愚蠢。

可悲的是,近年來政治進入教會,也發生類似的情形。

不只是不同政治立場的教會之間鴻溝加深,教會內部也出現了世代之間、不同政黨立場之間的對峙。雙方都堅持自己的立場是對的,批評對方思想封閉、或是受到媒體左右、甚至批評對方的人格。這些極化的現象並沒有因為選舉結束而停歇,戰場只是轉成其他渠道、社群媒體等繼續發酵。

身為基督的跟隨者,我們應該曉得世上的王權、政黨、政策都會過去。神國的降臨不需要基督徒的幫忙或助力,上帝的吩咐是要我們做山上的城、燈臺上的燈、世上的鹽。耶穌自己也做了表率,祂刻意繞道進入“敵境”,在撒瑪利亞境內又熱又渴,只為等候一位婦人,與她對談。

耶穌在與撒瑪利亞婦人談話中,沒有選邊站,沒有批評對方的陣營,而是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約》4:2)接著又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上帝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4:23-24)

基督徒應當有超脫的眼光和不被世界定義的身份。因為我們的終極追求不是政黨的勝選,而是成為基督的追隨者。

 

四、大多數國家普遍認為社群媒體對民主是一件好事,但美國除外。

在皮尤研究中心對19個國家的問卷調查中顯示,這19個國家中大部分(57%)的民眾認為社群媒體對民主是好事,只有35%認為社群媒體不好。

有趣的是,美國人和大部分國家的人的認知相反,他們認為社群媒體對民主的影響最為負面:64% 的人表示社群媒體很糟糕。另外共和黨人比民主黨人更有可能認為社群媒體對政治制度有不良影響(74% 對 57%)。

這個調查結果顯示了社群媒體在美國的不被信任程度。由於許多的假信息和假帳號帶風向的壞影響,讓美國人認為社群媒體已經無法忠實反映真實的資訊。

但是,另一個調查中表示,美國有94%青少年每天經常性的使用網路,而社群媒體是他們取得新聞的主要來源。這兩份報告放在一起的時候,不難發現對社群媒體有著世代的差異和歧見。

在北美一些比較保守的華人教會內,有些人視社群媒體為洪水猛獸,少碰為妙。但這無異在教會內與年輕人中間築了一座牆,對於年輕人的關心渴望的事物毫無理解。更有甚者,認為這些都是撒旦魔鬼的計謀云云。殊不知拒絕溝通、拒絕理解、拒絕共情才是給魔鬼留地步。

 

結語

這4個研究報告,顯示著世代不斷更替,社會價值觀也不斷變化。尤其在2022年後疫情這一年,美國社會有太多的猜忌、隔絕和極化。

然而,在這越趨不信任的世界中,基督徒在保持自己的定見的同時,仍然應該保持一個開闊的心胸,接受不同的想法,成為搭橋者,而不是拆橋者。因為上帝一方面要我們入世,做鹽做光;另一方面不希望我們把盼望放在會消逝、會腐朽的事物上。

當我們認知人都有盲點的時候,應該在非關真理的議題上謙卑,瞭解自己的想法不見得總是正確的。因此,在批評人的時候要給人留點餘地,並且知道如果把我們的盼望放在政黨、媒體、議題上,註定會不斷失望。把信心放在基督的榮耀上,可讓我們內心有安定的錨,就不會被世界多端的改變弄得暈頭轉向,才可像保羅說的: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12:2)

 

註:

1. 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2/12/13/striking-findings-from-2022/.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0u3QJrtgE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