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天國“大”人物——解讀《歌羅西書》4:7-18(金振宇)2023.10.2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3.10.25

金振宇

 

作為神學院的老師,我們很清楚學院的使命是裝備信徒、服事教會。我們也知道,除了少數的大教會的名牧,地方堂會的同工多數是默默無聞的。然而,他們都是上帝眼中的天國“大”人物。

 

榜樣:忠心的執事

《歌羅西書》4章7-18節,講的也是這些天國“大”人物的故事。

大家比較熟悉的新約人物,大概是保羅、彼得、雅各。他們是大使徒,為主作大事。我們不太會注意推基古、阿尼西母、亞裡達古。然而,保羅卻希望歌羅西教會認識他們。

第7節,保羅向歌羅西教會介紹推基古,這位忠心的執事。後來也是這位忠僕,向歌羅西教會報告了保羅的近況。《以弗所書》第6章告訴我們,保羅同樣打發推基古,到以弗所教會報告他的近況。推基古也是忠心的僕人。

再看一下第9節。阿尼西母,這個逃跑了的奴隷,保羅在《腓利門書》裡說,他是我在意的人。在保羅受捆鎖時,阿尼西母忠心地服事他,是保羅親愛的弟兄(參《門》12)。

還有第10節,那位與保羅一同關在監獄裡的亞裡達古。再有馬可,這個讓保羅和巴拿巴發生爭執,最後卻回轉、被主所用的年輕人。不要忘記,又有第11節的猶士都……

這些人,為上帝的國,與保羅一同作工,叫他心裡得安慰。

多數新約學者,會把這段經文,歸類為最後的問安或祝福。當然,那是全信的結尾,有這樣的意思。然而,保羅不只要客氣的結束全信,他還想告訴歌羅西教會:這些人成就了這封“歌羅西書”。保羅的事奉,從來都不是個人英雄主義式的,而是通過同工團隊建立的。

歌羅西教會是以巴弗建立的。13節告訴我們,以巴弗為歌羅西、老底嘉和希拉波立的弟兄,付出許多的勞苦。從連接詞的結構來看,這3個地方的教會,都是以巴弗所建立的。很難想像,如果沒有這一批忠心的同工,保羅靠一己之力如何事奉!更何況,當時他正身陷囹圄。

我們常誇大使徒在福音使命上所擔負的角色。其實,無論從人數,還是傳教範圍,無名的傳道者,才是關鍵人物。

英國神學家Michael Green(1930–2019),在他的重要著作《早期教會的福音事工》(Evangelism in the Early Church)中指出,基督教打從一開始,就是平信徒運動,並且還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註1)。

當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後,只有使徒留在耶路撒冷,門徒都四散到猶太和撒馬利亞各處,建立教會(參《徒》8)。安提阿教會不是保羅建立的、歌羅西教會不是保羅建立的……要不是那些無名傳道者的擺上,基督教這個剛萌芽的信仰,絕不可能在第1世紀的社會環境中成長、茁壯。

 

舉薦:信仰的傳承

《歌羅西書》4章7-18節有兩個有意思的地方。

首先,這段很長。羅馬時代的書信,大多有信末的問安,但內容非常簡短。保羅書信中,也只有《羅馬書》和《歌羅西書》的結尾是比較長的——保羅藉此介紹了他的同工。那麼,為什麼保羅要在《歌羅西書》中,如此詳細地介紹他的同工?

其次,保羅在第16節說,“你們念了這書信,便交給老底嘉的教會,叫他們也念;你們也要念從老底嘉來的書信”。也就是說,保羅希望他的書信是流通的,給小亞細亞地區的信徒傳閱。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合理地推論,保羅要通過這封書信,表達他對這批同工的支持,確立他們的權柄(註2)。這批同工一直與保羅並肩作戰。因此保羅藉著書信,向小亞細亞的眾教會舉薦他們,希望眾教會信任他們。

這提醒我們:服事,從來不是單打獨鬥。保羅知道同工的重要性,更知道信仰的傳承不是靠一個人就能做到的。因此,他運用他的影響力,讓教會知道這批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並多多支持他們,為他們禱告。

 

提醒:盡你的職份

我們再看17節對亞基布說:“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這裡說的職分,很可能是指特別的任務(註3)。有學者根據《腓利門書》2節,推論保羅要亞基布所盡的職份,就是接納阿尼西母這個奴隸。

這當然是可能的。然而,為什麼要特別提醒亞基布?因為他個性不夠謹慎,還是他領受的任務很困難?我們不清楚。不過,這對歌羅西教會來說,顯然是清楚的。

有意思的是,“對亞基布說”這幾個字,原文是用第二人稱、複數、命令式。保羅因為被關在監獄中,所以他要歌羅西教會去提醒亞基布。亞基布是保羅的親密戰友,《腓利門書》2節,保羅用“與我們同當兵的”來形容他。同樣的描述,也出現在以巴弗提身上(參《腓》2:25)。

原來,歌羅西教會的領袖與弟兄姐妹之間,有著活潑親密的關係。保羅不只放心地向教會舉薦他的同工,也放心讓他的同工接受教會的監督,甚至在需要的時候,提醒和鼓勵他的同工。

我們再看18節。保羅特別說,“你們要紀念我的捆鎖”。“紀念”這個詞,也是用第二人稱複數、命令式——保羅需要歌羅西教會的支持與代禱。

17-18節,讓我們看到一幅很美的圖畫,就是整個教會在彼此信任、彼此紀念、彼此扶持、彼此提醒的關係中成長。保羅肯定他的同工,並向教會舉薦這批忠心的同工。另一方面,教會要提醒他的同工,也要紀念保羅的捆鎖。

這是何等美好的同工關係!保羅可以很自豪地說:這福音傳到你們那裡,也傳到普天之下,並且結果、增長,如同在你們中間,自從你們聽見福音,真知道上帝恩惠的日子一樣(《西》1:6)。

不管我們在哪裡服事,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世界真正的希望,在於無數的基督的門徒默默的、持續的付出。主沒有呼召我們都成為大牧師、大佈道家,但祂吩咐我們,要在自己所領受的崗位中盡忠。

原來在主的眼中,你我都是天國“大”人物!當基督再來時,我們都能得著從主而來的稱讚:你這忠心又良善的僕人,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安息吧!

 

作者為美國聖路易協同神學院(Concordia Seminary)歷史神學博士,現為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主任。

 

註:

1. Michael Green, “Christianity was from its inception a lay movement, and so it continued for a remarkably long time,” Evangelism in the Early Church(UK: Highland Books, 1990), 208.

2. Ben Witherington III, The Letters to Philemon, the Colossians, and the Ephesians: A Socio-Rhetorical Commentary on the Captivity Epistles, loc. 3683 (Kindle version).

3. James Dunn, The Epistles to the Colossians and to Philemon, NIGTC (Grand Rapids, MI: Eerdmans, 1996), 28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