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24

      “……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吩咐我。”(《賽》45:11)       上帝說:“你們可以吩咐我。”這是何等的權利!我們可以吩咐上帝嗎?可以。主耶穌在世的時候,曾享受過這樣的權利; 約書亞、以利亞、馬丁路德等都曾享受過這樣的權利。  

No Picture
天下事

牧者的事工及與他同儕的關連(裴重生編譯) 2013.06.23

牧者的事工及與他同儕的關連 根據《今日基督教》的報導,有些牧者從不加入同儕的活動,而有些牧者則刻意地撥出時間參加牧者間的活動。根據支持卓越牧者機構(Sustaining Pastoral Excellence)三年的調查結果顯示,牧者定時參加同儕活動的教會,有下列3個現象: 1.會有較多 提倡鼓勵新來者參與的文化活動,鼓勵會眾领導這些活動; 2. 有較多年青人的節目和活動; 3.參與社區服務,對社區有正面的改變。        調查也發現,教會同時有健康的成長。且年青的牧師比較主動尋找同儕團體而且為了不斷充電而留在此團體中。年長的牧者則為了改進事工,而參與多元文化的團體。 什麼是成功的同儕團體?重要的因素是,此團體可以帶領牧者在平衡人際關係,靈命,和實際事工上,不斷地更新。

No Picture
言與思

像植物一樣生長(張怡昕)2013.06.23

像植物一樣生長 最近我們學院搬到了新建成的大樓。辦公室裡擺滿了新傢俱,可惜,有味道。為了吸收有害氣體,我們在網上搜索室內綠色植物擺放的知識,發現植物真是非常厲害!植物能夠吸收很多對人體有害的物質,比如最常見的室內污染毒物甲醛。植物能將對人有害的東西變成自己的養分,而且植物移除毒物的效果,還會隨著時間而增強。就是說,植物不僅沒有被毒倒,還會越戰越勇! 這樣想著,我對植物就更留心一些。我突然發現,平日常走的路邊,水泥牆,石縫中,很多我覺得不適合植物生長的地方,都有叢叢綠色。之前我移植銅錢草時,有一片葉子捨不得扔掉,把它孤零零放在一個直徑一元硬幣的小小杯子裡,只加清水,它居然也長出了根和新葉! 不管身處怎樣的環境,植物都努力地生長著。 它們有一種“單純”,“頑強”。 我們人遠遠超過植物,但它們也給我們一些啟發。 我們是否應該使我們所處的環境更美好?關心身邊的人,關心環境,這是否是上帝賦予我們的生命的能力和使命?不論環境好壞,我們是否能堅持做該做的事情? 上帝所創造的生命,真是奇妙。不僅僅是活著,還有很多美好。充滿力量的美好。 注: “Orwell 等人(2004)認為植物移除VOCs 初期速度較慢,但隨著體內移除VOCs機制被誘導,移除的速度可以隨著時間而增加,例如如觀音棕竹移除甲醛氣體的速率隨著時間延長而增加,且植物並沒有出現受害的病徵。”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23

       “耶穌說,你來罷。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裡去;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便喊著說,主啊,救我。”(《太》14:29-30)        因為你不能因著測度波浪得到勝利;也不能因著測量風力得到堅固。越去注意危險,越會墜入危險;越是見難而止,越會遭遇苦難。你應當舉起你的兩眼來專心仰望主,大膽向前走去!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禮“上”往來?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菡         今年年初,我和乾媽去美國探親。再兩天就要出發了,還沒有見她往箱子裡放什麼禮物。我提醒她,是否要為親戚朋友列一張禮品單?沒想到,她拿出10張聖經書籤,10個印有中文聖經的冰箱貼,4個塑料竹蜻蜓,2個透明彈力球,還有一小把帶有中國特色的鑰匙扣,笑著說,看,我早就準備好了!          我撓撓頭,覺得這些禮物……太輕了!她看我一臉不解的樣子,說,禮品主要是給孩子準備的。我每年都回國,所以知道孩子需要什麼。         到了美國,我們訪問的每一個家庭,基本上都有好幾個孩子,而乾媽給每個家庭只預備了一、兩個玩具。出乎意料的是,一堆孩子圍著一隻帶熒光的竹蜻蜓玩得不亦樂乎,甚至家長也參與。竹蜻蜓飛上屋頂了,有個10歲的女孩,急得光著腳爬到屋旁的樹上。一隻幾塊錢的竹蜻蜓,讓孩子們如此開心,是我始料不及的。         乾媽又拿出一盒卡片折疊玩具,對孩子們說,這盒玩具給他們玩,不過,等一下要收回。我們和孩子一起動手,折出了各種房屋、建築。 大家趴在地上,研究如何擺放,很愉快地度過了下午的時光。到了結束的時候,所有人幫著將玩具拆開,重新裝入盒中。孩子們的臉上,沒有流露出一絲不滿。         大概是受中國“禮尚往來”的文化熏陶太久,我走哪兒喜歡把禮物揣到哪兒。朋友請吃個飯啊,喝個茶啊,都得盤算回送什麼禮物比較合適。不但如此,在美國的2個月,每回到了商場,我就開始“心事重重”,考慮要帶些什麼禮物回國,還要具體到為哪個人帶什麼東西合適,並應朋友的要求代購。         到了回國的日子,我不得不買了一隻超大的皮箱,裝在美國買的東西。我心裡不斷感慨,中國人到哪兒,都是為別人而活。         這讓我反思:外出旅行本來是件輕鬆的事,什麼時候起演變成了主動或被動式的“代購”之旅?最慘的,是有一次我費盡心力背回了禮物,媽媽很直接地說:“以後出門在外,不要再給大家帶東西了。你小姨說,上次給她的禮物放在家裡太佔地方,都不知道要送給誰。”         中國是“禮儀之邦”,大家當然需要“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可是現今送禮,往往用價格去衡量,背後隱藏著動機。到美國人家做客,可以帶一束鮮花、一道拌好的涼菜,或幾個水果,甚至什麼都不帶。讓人感覺很輕鬆,也很享受朋友相處的時光。這樣的送禮,可以不超出自己的預算,不必相互琢磨禮品的價格,只看重心意和使用價值,這樣雙方都不會累。         在中國,這樣可就不行了。回國的飛機上,我和一個在政府機關工作的人聊天,她說從美國買了幾十個品牌包送家人、領導和同事。她還說,和她一起來美國的同事,每人都買了10個以上的品牌包。送禮的理由很簡單,某個品牌包在中國賣得貴,在美國買卻便宜得多,同時可做到禮尚往來和禮“上”往來。         我身邊也有幾個“送禮專家”,平時隔三差五地給領導“上供”新鮮的海鮮、水果、蔬菜。領導或領導家人生病時,攜帶各種補品前去慰問。逢年過節,更是拱手將各種品牌的奢侈品,甚至古董等收藏品送上。         據說,現今的領導及夫人,都學會了用網絡來查詢商品的價格,私下查驗禮“上”往來的誠意。這其實是一種變相的受賄,背後是隱藏的權錢交換。作為送禮人,要不斷琢磨送什麼禮合宜、什麼人可能為自己辦理什麼事情、這位領導什麼時候退休,等等,心靈並不寧靜。他們寄生在別人的權力之下,每天往返奔波,光鮮外表下的焦慮和不安,只有自己知道。         我們教會有一個單身姐妹團契。團契中的姐妹,常常帶著自己做的小點心、新鮮的水果,甚至一本好書,坐在一起分享,或讀聖經,或代禱,相互關懷。這種金錢買不到的信任和放鬆,是吸引我的地方。而這種建立在愛裡的“禮尚往來”,是我真心希望多多益善的! 作者出生於甘肅白銀。現住北京。媒體人。 圖片由談妮拍攝。

No Picture
品書香

《花開的聲音》(鄭期英) 2013.06.21

花開的聲音 作者:葉子  出版:[海外校園機構]       在跨越世紀的時代舞台上,有這樣一個層代的年輕人,正出演人生戲劇中的高潮情節……       雪松雪梅,這兩個真情手足,一個永遠對男歡女愛說不,一個最終要將摯愛情深的戀人和孩子“還”給那個曾經擁有他們的囚犯……陶冶,一套房子,一個留京戶口,一點晉升前程,足以對象你一般的小公職員構成莫大的誘惑了,你做夢都想不到,“大人物”多麼輕易地,就能毀滅你的一生……       一個長得天使般面孔的小女孩,從降生就封閉在與世隔絕的世界裡,從來沒有表情,沒有言語,沒有笑過。可兒,你終於將你的爸爸和媽媽牽到遲來六年的婚禮殿堂。當牧師問吳雙是否願意嫁給晴川,你的爸爸其實沒有聽見你媽媽的回答,因為……       當年M 大的紅玫瑰和白玫瑰,如今北京商界中一對傳奇紅顏。王優,午夜夢回裡,是誰在輕輕呼喚,一遍又一遍?韓念,當你遽然得知多年來一直在與另一個女人分享丈夫的身心,你怎樣度過那一個長夜?       毒品,走私,商戰,強暴……天若有情,也會感嘆這對她們太過殘忍殘酷吧?可是她們到哪裡才能躲過命運的風暴?花樣年華的女孩子,一點沒有覺察,她在一場致命的愛情和商業陰謀中越陷越深,粉身碎骨……       路上走好,冬月,當漢森問起你的時候,小軍會告訴他,媽媽去了我們的另一個家,那裡需要多一個天使…… 編注:愛看小說的朋友,歡迎向[海外校園機構]訂購,特價優待。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21

      “愛,能遮掩一切過錯。”(《箴》10:12)       一天夜半,我想起了一件痛苦的事。我拼命向上帝呼求能力,叫我能服從祂的命令:“愛,能遮掩一切過錯。”聖靈立刻在我裡面工作,給我能力忘卻一切。甜蜜的睡眠來了,那幾乎致命的創傷,竟被醫愈得一無斑痕;到今天我也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曾使我那樣悲哀。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同性戀:文化符號或是福音對象?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王敏俐        一個90後在網上長嘆:過去談感情,要先問對方是否已經有了男女朋友;現在談感情,先要弄清楚對方的性取向!         在台灣,多元性教育進駐校園。小學生拿著性解放與同性戀的問卷(家庭作業),挑戰大人的性認知尺度;在歐洲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交通癱瘓,因為同性戀遊行成為全民性別反串嘉年華;在美國,歐巴馬2013年的就職演說提醒我們,同性戀運動不再是社會邊緣的無病呻吟,而是多元文化下的思潮大軍,是一個朝主流邁進的文化符號。         不可否認,同性戀已成為一種文化標誌,而不只是一個社會現象。過去我們可以忽略,可以漠視,可以模糊表態,但今日,我們已無法逃避,我們必須選定立場。這個立場,或者是文化的、倫理的、哲學的,也或者如歐巴馬,是政治的。基督徒該如何站在一個最合適、最溫柔,且帶著愛與真理的立場,面對這個議題? 解構主義與同性戀運動的崛起         人類社會的每一個驚人變革、每一個震撼人心現象的產生,背後都有許多因素。若要追溯同性戀與性解放運動的歷史,我們要回到1960年代、在巴黎哲學界與政治界爆發的思潮運動:解構主義。         解構主義,顧名思義,其訴求在於:挑戰既定結構的正統性,將結構層層剝開,脫離各種偏見,解除各種束縛,還原事實的真貌。解構主義領袖德里達認為,社會現象中,並不存在固定的、單一的意義,所以任何“結構”的“穩定性”,是不可能存在的。解構主義假定:若既定、不可動搖、超然的絕對法則並不存在,那麼規則必然是權力鬥爭之下,既得利益者形塑的產物。         一開始,解構主義只是解讀西方哲學的一種思維方法。漸漸地,其影響蔓延至社會運動、權力機制改革等。解構主義衝破傳統思辨的藩籬,成為女權運動、同性戀抗爭、黑人運動等的立論武器。         另一解構主義的代表人物,1984年死於愛滋病的哲學家傅柯,他是同性戀者,也自稱為戀童癖者,認為 “法則本身是空洞的,既兇暴又未竟全功;它們是非人性的,可以因著各種目的而扭曲。歷史裡的成功者,都是那些有能力抓住法則的人……然後用他們自己的法則來推翻之前的統治者。”         整個解構主義企圖顛覆傳統、抗拒法則的存在,有道理,也有缺陷。解構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探索重重偽裝、人為組織與謊言背後的真理。人,作為局限在特定時空中,且傾向於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個體,所建立的法則必然殘缺、不完整。更關鍵的是,人受限於墮落之後的罪性。所以確如傅柯所言,人所界定的法則,皆因各種目的而扭曲。但我們若跳開人所架構的法則,去看更廣闊的範圍——自然法則與道德律,我們會發現,這是超越人類智慧、超越人的統治範圍、支撐整個世界運轉的規律。真理與道德,有一個超然的源頭。          筆者曾向歐洲的一位朋友Kenny傳福音。他在耶穌的身上,看見了他尋找已久的接納與愛,於是決志。他熱衷查經、詩歌、分享,也向身旁的人傳福音。但是在受洗前幾週,Kenny告訴牧師,自己是同性戀,正在籌備和男友的婚禮。         教會長執和Kenny講聖經對於同性戀的立場,Kenny也根據同性戀神學的論述反駁。至終,Kenny沒有接受洗禮。         教會對同性戀者,常出現極端的反應:或者如律法主義者一般,將同性戀者視為罪大惡極;或者以時代論妥協,認為聖經中準則早已不合時宜。 教會的努力:如何得著同性戀者?         2013年1月13日,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下,數十萬法國民眾,舉著象徵一夫一妻、兩個孩子的家庭旗幟,為下一世代的兒童能有健全的家庭,反對同性戀婚姻與收養子女,舉行了反同性戀遊行。遊行者包括了伊斯蘭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兒童權力團體,甚至包括同性戀者。         性解放理論啟蒙的巴黎街頭,竟出現了“反同”遊行,是值得思考的現象。然而,我們更需要思考,教會反同性戀的目的是什麼?怎樣才能為主贏得這個世代?         面對同性戀者,我們是否也帶著聖經以外的價值標準來論斷?聖經裡,耶穌從沒有要門徒與罪惡妥協,但是,他要我們在除掉別人眼中的刺之前,先除掉自己眼中的梁木——包括我們的背景、文化帶來的標準。許多基督徒在定罪同性戀時,忽略了自己不過是蒙恩得救的罪人。         對於婚姻,耶穌直指上帝最初創造人的心意: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並且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表示,我們身體所顯示的差異,是我們本質的一部分,包含著上帝的主權與祝福。同性戀違反了上帝在起初創造時,所定一男一女在婚姻裡連合的計劃,因此不合乎上帝的心意。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20

      “人聽見他在房子裡”(《可》2:1)       親愛的,如果現在上帝給你的地位是一個隱藏的,幽閉的,沒有人知道的,不要怨恨,不要憂愁。上帝無論將我們放在什麼地方,祂早已命定那地方的勝利,會給我們獲得。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3.06.19

      “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賽》30:21)       當我們猶豫不決,或者遭遇了困難的時候,有許多聲音會來催我們這樣做,那樣做。你是不是正在困難的處境中?將你的問題帶到上帝面前去;從祂臉上的微笑或峻拒,你就可以找到你所要找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