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情緒與靈命

李台鶯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人人皆有情緒,也經常體驗情緒。情緒是人對周圍事物、日常生活狀況的反應。情緒的處理與表達,對人際關係具有很大的建設或破壞的力量。         情緒也反應了人的生命成熟度,是基督徒靈命的指標之一。處境誘發出的個人情緒,會透露出人的心理活動,包括信念、價值觀、動機、欲望等等,因此是十分值得重視的。 情由心發         情緒並非是獨立存在的,乃與人的其他心理活動息息相關。有人以為情感與思想是可以分割的,理性與感性是對立的,此乃錯誤的觀念。一個人的外在情緒,源於內 心,情緒將個人的內心活動表明出來,諸如心志/認知(思想、計劃、判斷),意志(選擇、行動、作為),以及良心(是非意識等)等等,是以《箴言》3:24 要我們保守我們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            西方心理學學者指出,造成人情緒不穩的7個因素是:自尊心低 落、缺乏快樂、焦慮、強迫性觀念與強迫性行為、缺乏自主、憂慮以及罪惡感。但是聖經告訴我們,人類的情緒問題,要追溯到伊甸園——亞當不順服神,人類開始 自治、自足、自私(self-independent, self-sufficient, and self-focus)。也就是說,人的罪行才是導致人類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的根源。         人的問題不只限於情緒上的,更是認知上、意志上、良知上的,是全人的,而非世俗心理學者所認為僅僅是心理上的。例如:如果一個人認為,他必須有面子才有生存的價值,那麼,他在思想上就會認為面子很重要,丟了 面子是可怕的。當有人公開或私下說他不對、不好之處,他就認為丟了面子了,就會不開心(這就是情緒了)。接著,他可能選擇反擊,或逃避,或遮掩(自我防衛 的藉口)等等。         說穿了,這就是外在處境啟動了內在的思想、信念、價值觀等等,又帶動了情緒、欲望、反應、感受等等。思想與情緒共鳴時,意志會很快做出選擇,指揮大腦下達命令,讓身體做出言行或舉止的反應。因此,每一種情緒其實都反應出其人真正的所是,他/她的本性。         因此,人可以問自己為什麼有這種情緒?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又是什麼?若一個人探究自己的內心,就會知道自己內在的爭戰究竟為何。 頭大身小        根據多年的經驗,筆者發現,華人基督徒的靈命成熟度,多半不是與神學知識成正比,乃是與是否順服、信靠神有關。靈命不成熟非因情緒問題,乃因不順服神,是意志力的選擇——能否將自己的欲望放下、信靠神的選擇。        在美國或台灣、香港等地的華人信徒,不乏真理的教導和信仰成長需要的資源,因此思想上有真理的認知。這些基督徒若選擇順服神的權柄、信靠神的真理,無論任何 處境,都按照聖經作出回應,將自己內在欲望服在基督主權之下,將自己的思想順服在神的真理之下,就不會有所謂的情緒問題,此即所謂靈命成熟的基督徒是也。         但基督徒如果參加了各種聚會和特會,接受了各種裝備,也瀏覽各種屬靈書籍,熟讀聖經,明白真理,卻只有知識而無生命,是所謂“頭大身小”的信徒也。此類光有神學知識,信仰卻未落實在生活中的信徒,一旦遇上逆境,生命中就會產生各種掙扎,然後以情緒問題的面貌出現。 既同且異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要把自己當醜八怪 ──我們最大的財寶是什麼?

【《羅馬書》5:1-8釋經講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作者/Dr. David Eckman;譯者/種籽           我所在的機構,受中國高教部心理諮詢研究協會的邀請,到北京培訓大專院校的心理諮詢教師,教他們辨識什麼是健康的價值觀,以及家庭如何塑造價值觀。           我們編寫了大學生健康心理教育的教材,教這些心理教師如何幫助學生,消除不健康價值觀帶來的負面影響。我給這些心理教師講課的時候,偶爾會引用聖經上的話來 說明問題。每當這時,在座的教師中,總會有一兩位基督徒,會心地微笑起來,因為他們知道一個秘密:我們所教導的,是基督徒的價值觀。           上次我在北京講健康心理的時候,我說:你的財寶(treasure)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意思說,你內心看為貴重的價值是什麼,你的心思意念,就會本能地、不住地按照這個價值觀,去回應環境中的各種事情。           在座的心理教師都好像找到了一塊智慧的寶石,認真把這句話記在筆記本上。他們不知道,這不是我的發現!這是2,000年前,耶穌講的最深刻的“心理學”真理──你心裡所確信、所看重的東西,決定你的心境和你的行事為人。 我們的行為,決定他快樂與否?            耶穌說,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天上。不要以為耶穌是在講金錢,或是在講各式東西,他講的是你與天上父神的關係,這個財寶,這才是你應該看重的!你若看《馬太福音》6章中,這段經文的上下文,就知道,這才是耶穌談論的話題。            我牧養教會、教授神學院課程多年,接觸了許多美籍亞裔的信徒,可以說對華人的文化有相當的瞭解。我可以很公道地說,華人的文化是注重群體的文化。在華人中間,表現──或被人看見的表現,對華人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對我們白人來說,個人的成就和表現也是重要的,可是我們不管別人怎麼想。而對華人來說,給別人的印象、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才是最重要的。實際如何,反倒未必那麼重視。           這個價值觀帶到基督信仰中,就產生一個問題──我們是把與天父的關係看作最大的財寶呢,還是把自己的表現看作最大的財寶,想用表現來賄賂神、得他的喜悅?           耶穌說,我們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我們不可能同時事奉兩個主。所以,今天我們必須選擇:什麼是我們的人生焦點,或最大的財寶?           大多數人從來不思考自己的選擇,不思考自己的價值觀。他們的價值觀是文化、家庭背景傳給他們的。這是悲劇。因為神對我們說,你是有選擇的,你可以選擇什麼是你的財寶。           你選擇珍惜與神的關係呢?還是選擇用你的表現,來贏得神的喜悅?耶穌說,你無法兩樣都要,因為這兩樣是互相排斥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可能患抑鬱症嗎?

徐理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我曾聽過這麼一件事:某教會的牧師向執事會提出,他需要休假兩個月。執事會主席和牧師溝通後,才知道牧師患上抑鬱症。在執事會的討論中,有執事提出,牧師患抑鬱症是信心與靈性不足的表現,應該請牧師辭職。 嚴重性和普遍性 根據最近美國全國性調查的資料,每年大約有百分之七至十的成年人患上抑鬱症。女性患者比男性多一倍。一般抑鬱症為期十六星期。有一半的病情是嚴重的,但只有四成的患者得到正確的治療。 抑鬱症主要症狀包括:悶悶不樂,焦慮,失眠,特別是半夜醒來再不能入睡,失去胃口,提不起勁,失去自信,覺得前途無望,生活索然無味,甚且厭世。男性患者容易 發怒,脾氣暴躁。 其它的統計指出,抑鬱症傷害患者的人際關係、身心健康,和工作能力,更可以引致死亡率增高,尤其是自殺率增高。國際衛生組織估計,在未來二十年內,抑鬱症將由目前全球的第五大公共衛生問題,一躍而成為第二大問題。 既然抑鬱症如此普遍而且嚴重,為什麼許多華人教會並不關注抑鬱症對信仰的影響呢? 華人教會的看法 在我四十多年的教會經歷裡,華人教會對抑鬱症有以下四種常見的看法: 1. 抑鬱症是鬧情緒。每個人都會鬧情緒,所以並不嚴重,也不是一種病。 這是誤解。情緒波動確是每個人都有的,但這些波動,一般都還在人意志的控制之下。抑鬱症卻不單是情緒波動,更影響患者的進食、睡眠,以及人際關係與工作。這些後果,特別是失眠,並不受人意志的控制。 情緒波動是暫時的,抑鬱症是為期幾個月的。如果情緒波動連續超過兩個星期,有可能變成抑鬱症。 2. 抑鬱症或其它的精神疾病,是因為病人信心不足,或者是犯罪導致的。 這也是誤解。一般抑鬱症的信徒知道這種惡劣的心境是不健全的,也很想用信心來戰勝,卻沒有能力。 歷史上許多信心偉人,也曾患上抑鬱症。最著名的例子是馬丁路德。從二十七歲開始,他的抑鬱症便間歇地發作,嚴重時他甚至不能起床。 70年代,聖經輔導學先驅亞當斯(Jay Adams)提出,所有精神病,包括抑鬱症,都是起源于人的罪行(當然也包括信心不足)。可是,既然每一個人都犯罪,每一個信徒的信心都不足,為什麼只有百分之六的人有抑鬱症呢?為什麼女性比男性易患抑鬱症呢? 還有一個不幸的事實:大部分犯罪的人並沒有精神病,正如大部分犯罪的人身体都很健康。身心健康和犯罪並不是直接相關聯的。 3. 抑鬱症是魔鬼的工作,邪靈的干擾。 這個講法有聖經的支持。但是,聖經還表明,很多的病(而不只是精神病),都是邪靈干擾的結果。比如啞吧(《太》9:32-34),瞎眼(《太》12:22-24),癲癇(《太》17:14-18),駝背(《路》13:10-13)。 而且,也有很多經文,告訴我們有些病和邪靈或犯罪無關(《約》9章)。所以,疾病可以是邪靈干擾或者犯罪的結果,也可以不是。 同時,我們相信神的醫治可以透過神蹟,可以藉著禱告,也可以藉著醫生和醫藥。所有的醫治,都是出于神的,就算某個疾病是邪靈干擾的結果,還是可以用藥物治療的。 十九世紀剛發明麻醉藥的時候,醫生發現麻醉藥用于減輕婦人生產的痛楚十分有效。可是當時很多教中賢達認為,生產之苦是神的詛咒,不應用藥物去減輕。這爭論直到維多利亞女皇決定用麻醉藥以助生產之後才停止。 4. 生理比心理重要。 抑鬱症有很多生理的症狀,如失眠,食慾減退,精神不能集中,頭暈,眼花,心跳加增或加劇,耳鳴等。有些人稱之為神經衰弱,或者腎虧。很多抑鬱症病人做了多種檢查:腦掃描,胃鏡等,醫生都說一切正常。但抑鬱症的症狀始終沒有得到正確的醫治,不幸有些人因此失望而厭世。 真的算是疾病嗎? 一個可以診斷的疾病,在不同的患者身上,都有固定的病症或症狀(Symptoms)。這些症狀有固定的發展,而且病程一般一致。當醫生對這病了解更多以後,就可能找到病的根由,或者對病理有更清楚的理解。譬如結核病(或稱肺癆病)的病因是結核菌。 可是有許多其它的病,醫學並未進步到完全了解它的病理。譬如高血壓、肥胖症。可是,雖然醫學不完全了解高血壓的病因和病理,醫生卻知道降血壓對身心都有益處。 腦子是身体上最複雜的器官,人的腦子有超過一百億(10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離婚女人

陳繼紅   作人難,作女人更難,作一個離婚女人更是難上加難。在我所認識的單身朋友中,還沒有人是自願單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當我們還沒有從離婚的沉重打擊中醒來,我們就要面對嚴酷的生活現實了。這對一直做家庭婦女和年紀較大的人就更加困難。   我們要獨自承擔生活和教養兒女的重擔。從換燈泡、開車,到報稅、打官司,都要我們自己動手或自作主張。是的,生活把我們磨練得堅強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學中,有不少人在教養子女的同時,完成了學業,或在事業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績。人們佩服她們的堅強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們的苦悶呢?   一個朋友曾說:“有時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傷住了院怎麼辦?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不是嗎?如果單身在美國,在那生與死的關頭,誰能幫你出主意、 替你擔責任呢?也有人說:“有時悶得真難受。回到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快樂、悲傷都沒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場。”又有人說:“將來兒女們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業,只剩自己形孤影單,連個說心裡話的伴兒都沒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敗,改變了我們,有人變得成熟、堅強了,也有的人變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們輕視與嘲笑她們,但有多少人理解他們孤獨的痛苦與獨自面對人生的恐懼呢?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覺得自己很有福氣,因我實實在在地經歷了上帝的愛和醫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悶迷茫時,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擔,賜給我平安喜樂;在 我軟弱時,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乾我的眼淚,給我信心和勇氣去面對嚴酷的現實與人生。並且我的周圍有親人和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獨的感覺還是時常襲擊我,有時會使我的情緒低落消沉。這是我的軟弱,我還擺脫不了肉體、世俗和私慾的糾纏。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順心的事,很 灰心,覺得活得太累了。當時我多麼渴望有一隻大手輕輕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話,只要那麼一點點理解和鼓勵;或有一個寬大的肩膀能讓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鐘,甚至幾秒鐘。上帝造男造女,要他們結為夫妻,原是要他們相互愛護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愛是父母、親朋之愛所不能代替的。當我們因種種原因 失去這一切,必須獨自面對人生時,孤獨往往成為噬心的痛苦。我們許多人用工作、事業、忙碌等來壓抑它,但一有機會,它就會鑽出來咬你一口。   並且離婚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孤獨。   記得一位朋友在談起做單身女人的苦惱時說:“我們和別人不一樣。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開party 時不會請你,說是怕你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心裡難受。有人對你避而遠之,像是怕你搶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憐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顧。”我覺得大多數人是不 知道怎樣對待、幫助或接近我們,但是在社會上甚至在教會中,對單身女人的偏見或歧視還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覺得離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們會面對或明或暗的指責。         其實,無論自願與否,在邁出離婚這一步時,每一個人都經歷了長期的痛苦掙扎。這是不得已的選擇,並且這痛苦會長期伴隨我們。許多人在面對新機會時,往往顧 慮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繩”。我們往往有很強的罪惡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強烈的打擊。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愛最信賴的人拋棄傷害的姐妹們, 心靈上所受到的傷害是言語無力形容的,旁人也難以體會。   在人群中,我們往往拘謹,怕被人誤會。我們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們難與人交心。也許有人覺得我們孤傲,其實婚姻的失敗帶給我們深深的自卑感。一個朋友曾說:“我不太想去團契。人家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我們好像是異類,多彆扭。”   也有人覺得我們很可憐,其實能從困難中站起來的人往往更堅強。並且過多的憐憫,不只會使一些人更自憐、軟弱,甚至變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會更深深地刺傷一些人已受傷的自尊心。   現在破碎的家庭越來越多,使我們的隊伍不斷地壯大。這是社會的悲劇,嚴酷的現實。看看你的周圍,有多少人正走在這條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們,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愛帶給她們,尤其是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給她們一些理解、尊重、寬容、耐心和真誠的幫助與愛。當一 個孤獨的朋友找到你時,多聽她講,少講一些大道理,給她一個機會來發泄心中積鬱的苦悶。讓她們能從我們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愛,看到在這冷酷的世界 上,還有希望、溫暖、真誠與無私的。   單身的朋友們,時代、命運和罪使我們受到更多一點傷害。但我們不應停留在過去的陰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縛我們,折磨我們,使我們生活在痛苦煩躁之 中。只有來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們可以卸下這個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脫、平安和康復;我們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對人生與未來。我們也並不孤 獨。上帝會醫治我們的傷口,給我們足夠的愛和勇氣活出活潑全新的生命。上帝也會為我們開路,並陪伴我們走完人生之路。□   註:祥林嫂,魯迅的小說《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慘,她反覆地向人講述自己的遭遇。開始她得到許多的同情和憐憫,但人們逐漸地嫌棄她,躲避她,最後她孤單地死去。   作者來自北京,美國新澤西州醫學院護理系畢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