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轉折在鈴響落幕時

凌勵立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人老了,可以像站在山峰上看過去,走過的路看得清清楚楚。一條筆直的路線幾乎是沒有的,走過的路總是彎彎曲曲的。有些曲折到了一定程度,可以使人生軌道大大改變方向。這就是“曲折”從量變到質變,成為“轉折”。 快落幕了          我年輕的時候有過好幾次重要的轉折。抗日戰爭時期,我正念大學。上海有不少大學生不願留在日寇統治區,奔向內地共產黨統治的延安或國民黨統治的西安。我父親 那時在西安任胡宗南將軍的私人醫官,我已準備好行裝去投奔他。不料他堅決反對並阻止,認為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只好放棄計劃,留在上海這淪陷區。         解放初期,我又從做過六年的婦產科醫生改行做病理解剖醫生。這兩個重大的轉折,都影響到我一生的事業、家庭和信仰,現在回顧,都是上帝的憐憫,使我避免了人 生的方向性錯誤,以及必然會隨之而來的不幸。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到耄耋之年,人生舞臺已響鈴快要落幕了,竟然又來了一個意外的極大轉折。         這轉折就是1997年我患了口腔癌症。發現癌症後,經過口腔黏膜廣泛切除手術以及手術後放療,我自以為癌症是早期發現,早期徹底治療,可以太平無事了。不料災情並未了結。兩年半後,子女和老伴剛為我設筵慶祝過八十歲生日,樂極生悲,癌細胞竟捲土重來。         這個晴天霹靂把我一下子打昏在地,信心頓時墜落到低谷。我第一次知道患癌症時,雖然也大吃一驚,但是那時我還依仗我的兩個“老”──老基督徒和老病理醫生。 我是老基督徒,知道一切臨到我的禍福,都有神的美意,而且我深信祂一定會帶我走過死蔭的幽谷。我又是老病理醫生,瞭解癌症的規律,像我這樣的早期癌,治療 又及時、徹底,預後會很不錯的。         可是,這兩年半後的癌症復發,預後可不一樣了。更感到可怕的是,醫生還要替我做一個特別大的手術,把右側 半個口腔頰黏膜全部切除。這就好比要掀掉一大塊壞了的舊地毯,換一塊新的。切除傷口極大,需要從我大腿取一大塊皮膚,移植到口腔填補缺損。我是病理醫生, 知道對付癌細胞就是要徹底將它清除,不能討價還價。看來只好頂著風浪,拼老命去承擔了。         就這樣,我吃了八十年來生命中最的大痛苦。我平時非常喜歡唱的一首短詩是《壓傷的蘆葦》。歌詞“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賽》42:3;《太》12:20),是我過去長期身体軟 弱和病痛中的最大安慰。但是我復發再次手術後,全身多處是傷,臉面皮膚、嘴唇、口腔內、大腿皮膚,一無完整,使我萬念俱灰。         我那時覺得,我都這麼老了,與其活著受痛苦折磨,還不如快回天家安息主懷,就不會再有痛苦和眼淚了。我更想到手術後口腔內的疤痕收縮,嘴巴要變形縮小,有口難開,進 食、說話都大受影響。而且經過放療和手術,唾液腺都破壞了,唾液是那麼少,口是那麼乾,我豈不是成了一個殘廢人嗎?         我看《導向》雜誌總編輯滌然女士寫的《癌戰》一書,說到她一度也有過“貪死怕生”的願望。我也是貪圖快回天家,怕活著受罪。最灰心的時候,我竟然求神把我這將殘的燈火,“吹滅吧!吹滅吧!”因為太灰心,我沒有信心活下去,在癌戰中,要做逃兵了。 病榻寄遇         手術出院後,住進大女兒家養傷。第二天,一件非常奇妙的經歷發生了。那個上午,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突然腦子特別清醒。我四面張望,滿眼看到的只有白色:白色 的牆,白色的門,白色的窗,其他是一片空蕩蕩、白茫茫的白色,連空氣都好像是白的。這白色比滿眼漆黑的最深的黑夜更無邊無際,更可怕。         我腦子裡開始出現許多想法,主要是可憐自己。我都八十歲了,怎麼還要吃這麼大的苦?我這基督徒老人,正想用在世上餘下的日子寫見證,榮主益人,為什麼神不讓 […]

No Picture
成長篇

舉手之勞

重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有一次,在網上看到一個感人的小故事。主人公描述自己一個無意的舉動,卻成為同學生命中的轉折點……         記得唸九年級時,一天下課後,我看見凱力手上抱滿了書,正往回家的路上踽踽獨行。心中暗想:真是個書呆子!週末還帶這麼多書回家。想到自己已排滿的派對和踢足球等活動,更覺他不可思議。         猛然,一群同學打打鬧鬧地衝向凱力,把他的書撞個滿地,眼鏡飛向十尺之外,他也跌倒在地。目睹凱力狼狽的樣子,我跑向他,幫他把書收拾起來。“那些傢伙真是 野人”,我憤憤不平地對凱力說。凱力眼中泛著淚光向我道謝。為了掩飾他的尷尬,我找了些話題,才發現他家離我家不遠。我順便邀他週六一起踢足球,他爽快地 答應了。結果我和我的那夥兄弟都覺得他很“酷”。         星期一早晨,凱力又把一堆書抱回學校。我逗他說:“你在練肌肉啊!”他笑著把一半書交給 我。高中四年,凱力成為我最好的朋友。十一年級時,我們都在考慮進哪一所大學。凱力立志行醫,選擇了喬大;我則選了杜大,且得到足球獎學金並主修商科。凱 力以第一名的榮譽畢業,我仍戲稱他書呆子。         畢業當天,我看見凱力神氣極了,他要代表畢業生致答詞。回想這四年,他篤定而自信,聰明又謙 虛,知道自己要什麼,因此受到男女生的喜愛和嫉妒。這點讓我既羨慕又尊敬。我看見他有點緊張的樣子,走過去拍拍他說:“沒問題,安啦!”他用慣常的笑容對 我說:“謝謝。”然後他清了清喉嚨,充滿自信地走上了台。         “……高中生涯是一段苦澀的難關,而畢業是一個感恩的時刻。謝謝老師、父母、同 學和朋友,在此我也要告訴您們一個故事……”。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凱力委委地訴說著他和我第一天相遇的事。原來那天他心情鬱悶到谷底,計劃在週末 結束自己的生命。為了免去雙親的麻煩,他事先把抽屜整理好;他提到自己是如何的孤獨、沮喪和寂寞;他也提到我們是如何成為好朋友,因為友誼使他放棄了傷害 自己的念頭。我聽到觀眾席上傳來抽泣的聲音,我也感到他父母望過來感激的目光。此時此刻,我的心充滿了震撼──一個無意的舉動,卻對另一個人有如此深遠的 影響力!進而改變了他的生命和方向。         原來,上帝把我們放在另一個人的生命中,為的是使我們彼此受益。而一個微笑、一個手勢,卻能溫暖他人的心。 作者現住美國賓州蘭開斯特市。

No Picture
成長篇

行囊已背起

李京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是否生不逢時?         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常覺人生憾事頗多。自從信主以後,才領悟到,能夠活到今天,活在這個世上,都已是神的保守和看護。特別是最近我找工作這件事,更加使我感受到神的愛無比的大,對我的憐憫是無比的深厚。         我是去年五月份,拿到俄克拉荷馬城大學的電腦碩士學位。就在一年前,我還躊躇滿志,對前途充滿信心。就在初見曙光之時,忽然烏雲密佈,各大公司裁員,股票暴 跌,經濟達近八年來最低點。我有時想,是不是上帝在跟我開玩笑?或是我生不逢時?我想許許多多剛畢業或正在找工作的朋友們,一定和我的心情一樣。         我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任著自己的能力爭取過,但是發出去的個人簡介基本上都杳無回音。有過為數不多的幾次面試,也都是無功而返。我也在神的面前祈求過,仰望過,甚至懷疑過……         幾個月過去了,我的心態也平和多了,大環境就是這樣,也不能太強求。牧師常告訴我,要恆切地禱告。說真的,在這幾個月艱難的時光裡,只有親近主、服事主時, 才感覺到真正的平安和喜樂。我參加詩班、查經、聚會、主日學、禮拜,還經常向周圍的朋友、同學傳講福音。我越是親近主,越覺得生活有意義。 打好我的行囊         一轉眼,畢業已經四個月了。我太太建議我到洛杉磯去找工作。畢竟那裡機會多,就算找不到電腦專業的工作,可以先幹別的,然後慢慢再找。出於現實的生活問題, 我沒有理由不接受這個建議。出於本意,我則多希望能留下來。我生活的這個城市不大,中國人不多,教會裡大部份人是學生,流動性很大,故而教會的發展常令牧 師頭痛。         在我求學的這兩年裡,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教會。正因為人少,我才有更好的機會參與服事;正因為人少,遠離了鬧市的喧嘩,我才能安 靜自己的心,在這個離人遠、離神近的地方親近主。多麼想成為這教會、這神殿堂的一塊基石。而且我對我的同胞,更有一種強烈的負擔。所以一想到離開這裡,心 中有的只有遺憾。最後,終於定下要去加州。         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在週一我打好行囊,打電話準備租車,於星期六起程時,才發現車行關門,因為那天正好是勞工節。那週二再打電話吧。週二早晨,當我還睡眼惺忪時,忽然電話鈴響起來了,是州政府打來的,告訴我,他們以前面試過我,現在又有一個職位空出,問我是否感興趣。         我回想起,他們和我兩次面談過,最後還是不成,給我打擊很大。不知這次是不是神的安排,也不敢多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我想不管是走是留,神都有祂的美意,有祂的安排,我只要順從就好了。         當我把自己全部交托時,感到好輕鬆,也正是帶著這麼一個平和的心態,於週三去面談。這次給我面試的人比前兩次都多,但我一點都不緊張。我找工作這件事情上, 只有一個人可以做主,那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們問,我答,一切進行得很順利。週四,我的導師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州政府職員給他打電話了解我——此時, 我還沒有敢打開我的行囊。週五,州政府打來電話,給我這份工作。而且薪水比上次我申請的那個職位還高。         我們的主是又真又活的主啊!他在最後一分鐘,將最好的給了我!要知道,我原計劃週六就要起程的。也許有人會說:“這是偶然巧合的。”其實,在我們宇宙中,沒有一件事是偶然的。一切偶然性的 背後必有它的必然性。我們生活在這有適當的溫度、水分的地球上,這地球又在有著無數個星球的宇宙中,有規律地自轉和公轉著……難道這一切都是偶然的嗎?還 有我們這些人,難道我們的思想、感情、愛情,這一切的豐富性都是來自偶然的嗎?不是的! 搞清藥丸成份 […]

No Picture
成長篇

失業中的預備

王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我失業了。這次失業,嚴格講起來並不是第一次。1990年從學校畢業的時候,我就已經嚐過了“畢業就是失業”的滋味。然而,與上次不同的是,我有了信仰,我看到了神給我的豐富的預備。因而我能通過“失業”這件“不幸”,在這半年中,對神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生命上的預備          十年前,神憐憫我,把救恩賜給我,使我有了耶穌基督的新生命。正是這個新生命,使我懂得了“在世上有苦難,在主裡有平安”,使我在主裡有盼望;使我不再依靠自己,而依靠主。 家庭上的預備         我失業以來,我太太從來沒有說過抱怨的話,也沒有講“你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她只是一再地安慰我,說這次失業是神讓我休息一段時間,“神要你休息,你就 休息;神要你工作,你就工作。”並且,她也主動出去找事做,神就給她一個基督教學校教師的工作,讓她有機會向小孩子傳福音。我為此非常感謝神。(我的另一 個深刻的体會是,親愛的朋友,如果你的親人失去工作,你的安慰對于他們度過這段困難時間,是非常寶貴的。) 教會中的預備         教會的牧長和弟兄姐妹對我失業非常關心,為我禱告,與我交通,替我介紹工作,向我傳遞消息,教我寫個人簡介。有一次,還有一個曾經失業很久的弟兄,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是不是有時心會痛?我知道!”當時,我真覺得受到很大的安慰。         我失去了工作,卻有了時間。怎樣可以不浪費寶貴的時間呢?神有一系列預備。神讓我用更多的時間來讀聖經,神也給我預備兩門神學課程:《基督教倫理學》和《以弗所書》,還有一門《新約希臘文》。我也參與了更多的服事。說老實話,如果不是失業,我是根本沒有辦法完成的。 金錢上的預備         這次失業有一點意外,因為公司本來宣佈已經有資金了。所以,我們就決定拆換我家屋頂。就在我們與承包商簽合同幾天後,我就接到裁員的通知,使我能夠及時撤銷合同,省下一萬多元來幫助我們度過這個難關。         失業後,我在院中開墾出一塊種蔬菜的地,挖了兩個樹坑。我們家座落在小山坡地,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開荒挖坑”的工作真讓我流了不少的汗。我和太太還把家中的一些地方,包括廚房浴室的櫃櫥都重新油漆一遍。我身上的肥肉去掉了很多。         失業幾個月後,神給我預備了一個短期的合同工作。這一方面使我們有一些收入,另外我也能學到一些以前未有機會接觸的知識技術。 新工作的預備         半年後,在世界經濟一片蕭條的景況下,神卻出人意外地為我預備了一份正式的工作。有意思的是,原本人事部門安排我于11月16日上班,後來卻因電腦和家俱沒 有準備好,就讓我延遲到感恩節後再上班。我相信,神這樣做是要我先感恩,再工作。于是,我就在教會感恩節的聚會上,向大家做了這個見證。         聖經上說:“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意思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人們看到了亞伯拉罕的信心,亞伯拉罕看到的是神的預備。那就是當神允許我們遇到難事或各樣事情時,祂為我們有豐富的預備。親愛的弟兄姐妹,神為你、為我、為 亞伯拉罕所預備的或有不同,但只要我們帶著信心來到神的面前,我們就會像亞伯拉罕一樣知道,“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北加州任資料庫管理(data ba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