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在那高高的山崗上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于犁         下午一點半,我們一行5人,開車向川甘邊界出發。6月,陽光燦爛,茂密青翠的山崖,湍急碧綠的河水,令我們不禁從心底裡贊嘆造物主所造之物的美好!方舟殘疾孤兒院孩子的笑聲,優美的舞蹈,頑強的生活態度,都深深地印在我們心中。         這是我第二次隨Z弟兄去宣教。第一次是去“馬、金、丹”(馬爾康、金川、丹巴)。Z弟兄十分忠心、敬虔,很年輕就出來全職事奉。他開闢的禾場很大,陝西、甘肅、綿陽、德陽等,川內更多。 中國特色的獎狀        開了2個多小時,到了文縣。隨即遇上甘肅2個月以來第一次下雨,真是個及時雨!        坐在三輪汽車上往山裡開,小路全是石子和爛泥,抖得我們甩過去又碰過來。坐了近45分鐘,終于到了目的地——當地教堂。這個教會有500多名基督徒。而且這條山谷沿途,有十幾個聚會點。然而,沒有牧師,缺乏牧養。Z弟兄他們已支助了3年。         教會的弟兄看見我們,十分親熱。當晚有禱告、敬拜。這些少數民族的弟兄姊妹,全是跪在地上禱告,非常敬虔。我們一起唱詩,聊天到12點多。他們非常感謝上帝使他們家庭和睦、內心平安。        在這個簡陋的教堂裡,我十分驚奇地看到一張蓋有鎮政府、鎮黨支部大印的獎狀,表揚“基督教同志們在修橋築路中表現積極、優秀”。這張具有中國特色的獎狀,說明弟兄、姊妹把主的道行出來了,也得到了社會的公認!       當晚,我們睡在教堂的長條凳上。 不吵架、不欺鄰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坐了一段車,然後開始爬山。這座山在當地不算太高(近2000米),但很陡,沒有路,只有當地白馬藏族同胞用驢馱東西走出來的小徑。我們在當地弟兄的帶領下,爬了2個多小時。快到山頂時更陡,我爬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        山上住的全是白馬藏族,約40戶,200多人。基督徒大約有20多人。當地的班弟兄熱情接待了我們。這位班弟兄信主前,帶頭修了許多廟。他常常欺負鄰居,夫妻也經常吵架、打架。信主後,他改變了。        他家4個兒子全在北京打工,家庭較富裕。他的房子很大,房子前面還有一個大的曬壩,正曬著糧食。我們吃著他妻子王姊妹為我們做的豐盛午餐,非常感恩。王姊妹告訴我們,信主後,他們夫妻不吵架了。丈夫開始尊重她,她在客人面前,可以與丈夫一起上桌吃飯了。她說,班弟兄原來拜偶像,信主後,把客堂上供奉的偶像全打碎、丟掉了。從前,他為一點小事,就對鄰舍逞強,欺負人家,信主後他學會了寬恕——人家抱了他院裡的柴,他不動氣,把柴搬上樓就是。他信主前喝酒,信主後他如饑似渴學聖經,常常禱告,戒了酒。  黑牆白粉贊美詩               下午,班弟兄帶著我們,走訪了社長等幾戶人家。“來啊,來信啊!信真神啊!得平安啊!”班弟兄每走一家,就吆喝幾句。對方也回答:“啊,要來的!”我們感到,這裡傳福音的氛圍很寬鬆。        晚上,在班弟兄家有聚會。天還未黑,弟兄姊妹就陸續來到班弟兄家。黑黑的牆上(冬天在房子裡燒火塘熏的),用白粉筆寫滿了贊美詩歌。我教他們唱“來信耶穌真正好”,他們一下子就學會了。        聽Z弟兄講,這裡不識字的弟兄能教贊美詩歌,不信主的慕道友唸聖經——唸一唸,參加聚會多了,就信了。        Z弟兄為他們講了一篇道:“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驚嘆沒有什麼文憑的Z弟兄,把主的道講得那麼清晰、流暢!        夜深了,滿滿一屋的人都不願離去,紛紛分享:信主後有了平安,家庭和睦了,時時向主禱告,有盼望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棵樹

于犁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2006年四川特別熱,8月初仍是驕陽似火。我和幾個弟兄姊妹,踏上了去九寨溝勿角縣方舟殘疾孤兒院的征程。從早上7點坐火車、汽車,到晚上8點,終於到了。        孤兒院坐落在群山環繞的山溝裡,一條清澈的小溪蜿蜒地從山谷中穿過。我們的車在公路邊停下,劉院長及他的院工們在門口笑盈盈地迎接我們。         孩子們聽見我們來了,也一窩蜂地出來,“叔叔好!阿姨好!婆婆好!”非常有禮貌。        安排好住處,就到了用晚餐的時間了。我們來到廚房和食堂連在一起的大土房,黑黑的,裡面安了4張小圓桌。平常孩子們也在這裡用餐。一邊吃晚飯,劉院長一邊與我們聊,一直到深夜12點多。         這個藏區殘疾孤兒院,是劉院長及他的同學,傾盡畢生的積蓄,通過國家民政局正式批准、辦起來的。有21個孩子,大多是民政局推薦而來(以往藏區的孤兒、沒人要的殘疾兒童,都送去廟裡)。         這裡有十幾個孩子,有的駝背,有的腦殘疾智障,有的先天性心臟殘損……這些孩子剛來時,不僅身殘,心更殘,或者不肯講話,或者脾氣暴躁,亂吼亂罵人,還打人、咬人。經過劉院長及院工們一對一的撫育、教導,又教他們良好的衛生習慣,孩子們從心靈到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        現在孩子們很乖,每天早晨7點起床,在操場上跑步、做操,然後端著自己的小臉盆,一排排放在階沿上,等老師盛上水後,自己洗嗽。每餐飯前,他們要唱謝飯歌, 禱告,飯後自己洗碗。哪怕是不能站立的孩子,也自己洗碗,如有一個小女孩,走路時要用一隻手,把一個凳移到前面,屁股再坐過去,手又把凳往前移,也自己洗 碗。        孩子們黑紅的臉蛋上閃著光,常常發出開心爽朗的笑聲。在這充滿愛的大家庭裡,一點也看不出他們是孤兒。劉院長與孩子們就像爺孫一樣,有什麼急事,孩子們就抱著他的大腿,“爺爺、爺爺”地叫個不停。        我們來的第二天早上,孩子們還為我們表演了許多節目。除了跳藏族舞、唱藏族歌外,孩子們還會唱許多讚美詩歌,邊唱邊跳。我被這場面感動,也教他們跳了“哈利路亞讚美主”。孩子們學得很快。        雖然,這裡的房子是危房(我們住的二樓,牆面就有很大的裂縫),但孩子們在主愛的包圍中,生活得很快樂。他們知道神愛他們,是主耶穌救了他們。        創辦這所孤兒院的劉院長,是已快70歲的老人了。他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決心和信心?原來,他出身在基督徒世家,有著神奇的經歷:       1957 年,他父親被打成右派,又因是專職神職人員,於是被加上“反革命”的帽子,丟進監獄。媽媽帶著5個孩子揭不開鍋時,他卻因為畢業於華西醫科大學、被分配西 藏工作,以藏語學習第一名、業務考試第一名、棋類比賽第一名的成績,被政府選撥在達賴身邊當醫生,工資為150元錢(超過任何一個同班同學)。這樣,他就 有足夠的錢寄回家,供養母親和弟弟。劉弟兄笑著對我們說:“你看,神的供應真奇妙!”        多年的藏區生活,使他對藏族的語言、風俗習慣、信仰極其瞭解。退休後,他總想在藏區,為主作點事。經過多方考察,他選中了九寨溝勿角縣開辦孤兒院。他敬虔地禱告,願神開道路。神也奇妙地賜給他智慧,一步步帶領他。        孤兒院的院址,原是勿角縣政府所在地,先是租了一邊房子讓他辦,條件極差,下雨時,被子會被打濕。當時,有藏民問:“你是真辦,還是假辦?這可不是賺錢的事。”但靠著信仰,他堅持下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