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單身也可有個家——回應《教會不是我的家》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現代人傾向晚婚。29歲的容婷,所遇問題的尖銳性,超過她單身未婚的緊迫性(《教會不是我的家》,http://behold.oc.org/?p=25035,見《舉目》70期)。教會應該思考,如何提供一個愛的環境,讓各年齡層的單身都感到安全與受接納。 另一方面,單身者的人生方向,不是僅找個對象成家,而是與已婚者同樣,要清楚上帝給我們個人的使命和託付。 容婷遇到挫折,不是要自絕於教會(參周學信,《為什麼要上教會?》,《舉目》69期,http://behold.oc.org/?p=24111),而是要懂得先為自己打造一個溫暖舒適的窩。根據一些過來人的建議,優質的單身生活還可以加上: 1. 保持心理健康。對單身的身份不卑不亢,不為“非結婚不可”所綁架。 2. 爭取經濟獨立,可以自足。以正確的理財觀,儲蓄養老金。 3. 保持身體健康。 4. 建立好的社會支持系統。在緊急時,有可信賴求助的朋友。 5. 經營一個私人空間,可以邀請朋友相聚。 6. 培養個人興趣。 7. 維繫與家人的關係。 8. 在性試探上,要懂得保護自己。 9. 避免大齡單身團契中的勾心鬥角。 作者為《舉目》雜誌編輯。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不是我的家

愛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聰明幹練的容婷,今年29歲,未婚。3年前,她參與了建立服事團契的事工。初期一切順利。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員的更迭,特別是慕道友人數的增加,單身姊妹在服事時遇到的困擾,她也遇到了。 因為家人都在國內,所以在國外“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容婷,把團契當作自己的家,奉獻了全身心。可是在團契中,有些男性認為 “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要順服”等等,並不尊重姊妹在事工上的付出,及其職分。 有些已婚者,不僅打趣單身的弟兄姊妹,甚至取笑他們。一次吃飯時,容婷幫一位單身的女慕道友遞菜,竟然有人當眾問容婷和那位女士,是不是同性戀?不然怎麼兩人年齡都不小了,還不找男人結婚! 因為願意奉獻,容婷有時候比弟兄做得更多。但也因好脾氣和能幹,分配到更多的任務。最令人生氣和傷心的,她的尊嚴和權益,常在教會中受傷害。使得容婷在團契活動結束後,身心俱疲地回家,一個人面對著空蕩蕩的屋子,不僅覺得形單影隻,更對人性失望。 容婷在電話裡跟我傾訴這些事情後的一個星期,我見到了她。她拉著我的手說:“我現在算明白了,教會不是我的家。”我一愣,她解釋道:“上帝才是愛我的。至於教會裡的人……” 我勸她,要用百般的忍耐與愛心,去傳道與服事。她回答,基督徒也要像蛇一樣靈巧。受到逼迫,要學會避開、逃走。 我們都無法說服對方。容婷說,她要“漸漸但適當地退出服事”。這恐怕是無可避免的了。 註:對此文之回應,見談妮,《單身也可有個家》,http://behold.oc.org/?p=25036,《舉目》70期。 作者來自大陸。 現居德國。經濟系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