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淺談婚前性行為(下)

慧能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性放縱的幾種形式       然而,上帝對人類的這一特殊祝福,只限夫妻之間,並且是一夫一妻之間。這是《創世記》上說得清清楚楚的,是耶穌重新教導的,也是保羅再三強調的。          可是,人們卻濫用了上帝對人類的這一特殊賜福,做了許許多多神所不喜悅的事。例如,一夫多妻制,娼妓体制,情人制,同居制,還有最新潮的所謂“過渡性一夫一妻制”,即每三到四年換一個丈夫或妻子……一句話:發明了許許多多不同的淫亂方式。          許多人甚至還以性伙伴多為驕傲,認為那些一輩子只與一個女子性交的男人是傻瓜。其實,俄羅斯的大文豪托爾斯泰,早就討論過妓女的心理(《見復活》),許多妓 女正在為她的性交伙伴,遠遠超過只與一個男人睡過覺的貴婦人,而感到一種職業的驕傲。所以,這種所謂大男子的驕傲,也只不過是職業妓女一樣的驕傲吧。          有一位以扮演浪漫角色著名的電影演員,受到電視台的採訪,被問到:“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偉大的情人?”他說:“一個偉大的情人應是這樣一個人:他能使一個女人一輩子感到滿足。同時,他也一輩子滿足于一個女人”;“一個偉大的情人並不是這樣一個人:老是從一個女人跑到另一個女人。任何一隻狗都會這樣。”這一原則 當然也適合于女人。         性解放運動的另一種現象,是越來越高的離婚率。許多人認為,離婚是用來解脫不幸福的婚姻、改正錯誤的一種方法。于是,夫妻之間一有矛盾,馬上就用離婚來解決。離婚成了越來越時髦的行為。人們普遍希望通過離婚來找到理想的配偶,通過離婚來建立幸福的家庭。          同時,人們又發現,離婚會帶來許多法律上的麻煩。于是,很快就發明了所謂的“試婚”。也就是先像夫妻一樣同居試試,好的再結婚,不好的還可以簡簡單單地改正錯誤,再換一個同居試試。這是用婚前同居和婚前性行為,作為找理想配偶的一種手段。          其實,這是一種非常錯誤的天真想法。並且,這種把童貞當兒戲的做法,更是極為有害的。         “童貞”不是生物學問題。          其實,“童貞”並不是一種在古代被人們神化了的概念,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處女膜等生物學問題。更重要的是,“童貞”是一種重要的心理問題。從心理上來說,無論是男是女,第一次性行為都會產生終生不可逆的心理狀態改變。          我們可用一個不很恰當比喻,來形容第一次性行為,對一個人的心理造成的不可逆影響。例如,“9.11”事件就對美國人產生了巨大的心理震撼以及永遠不可逆轉 的心理改變。儘管世貿大廈可以重建,也完全可以建得比炸掉之前漂亮得多。但是,“9.11”的影子卻永遠也不會從美國人的心中消失了,美國人從此失去了以 前那種認為美國本土不會受到攻擊的安全感。          所以,人的第一次性行為,並不是簡單地失去完整的處女膜,而是永不可逆地失去了童貞的心理。這種不可逆的童貞的心理改變,對男的也是一樣的。          這種心理改變,可能有很正面的影響,也可能會有很負面的影響。          如果第一次的性行為是與神聖的婚姻相聯繫的,這種心理的改變,就會與一種對婚姻的神聖感緊緊相連,從此認定了與自己一輩子同行的忠心伙伴。這是一種神所喜悅的改變。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

張長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十年來,從我在英國倫敦信主的那天開始,就一直為太太的信心而禱告。可是,十年過去了,一直沒有得到回音。        其實,我本來就已經有了一個非常好的太太,名叫高幸兒,也真是個安琪兒。當年就是一個聰明勤勞、美麗善良、十分孝順父母的好姑娘。這樣的好姑娘,結婚之後, 自然就成了一個出色的賢妻良母。她手中做出來的菜就特別好吃,她手中種出來的花就特別美麗,從她手中,還調教出一個別人都羨慕的好兒子。大家都說我好福 氣。         我確實是個蒙恩之人。雖然像我這樣年齡的人,大多經歷過許多苦難,也目睹過許許多多人間的悲劇。然而,我卻能從一個沒有能上完中學、也不能上正規大學的孩子,當上了大學教授,不能不說是一個神蹟。         自從我到大學工作後,我太太又成了個非常出色的師母。雖然我與學生關係很好,從科學到哲學,有許許多多愉快的談話和討論。但是,他們的高級秘密,卻只有師母 知道。我學生中的小伙子找對象時,會請師母當參謀長;女孩子失戀時,會到師母那兒去嚎啕大哭,尋找安慰。你們可以想像她有多大的愛心。         可是,我的太太也有缺點。她太會擔憂,所以就有許多的害怕,甚至有許多的恐懼。由於害怕,就要發脾氣,使我非常為難。十年來,我一直默默地為她禱告,盼望她也能信主,從主那兒得到信心和力量。可是,十年過去了,我一點也沒有聽到回音。        今年復活節,我們全家去紐倫堡參加全德華人基督徒造就營。這次營會中,美國《海外校園》的李秀全牧師夫婦作了以“基督化家庭”為主題的佈道。李牧師提到他過去的同工周神助牧師說過一句話:“我不求主給我一個好太太,但求主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         聽了這話,我深感慚愧。我本來就有一個好太太,但我卻求主給我一個十全十美的太太;另一方面,我卻從來沒有求主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我這個人,本來就是缺點 和錯誤都很多的人,天天都要犯許多錯誤,把我太太嚇得要命。更糟的是,信主之後又很不用功,屬靈的生命沒有長進。這一來,就成了一個很糟糕的掛名基督徒, 在我太太明察秋毫的放大鏡之下,更一無是處。         當了一個掛名的基督徒,沒有好的見証,又如何能讓別人看到耶穌基督的光呢?於是我趕緊向主懺悔。第二天一早,我第一次開口求主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沒有想到,還不到三十六小時,主就回應了我的禱告,給了我一個完美的好妻子。她信主了!          原來,就在我禱告後的第二天晚上,她突然開悟了,在跟傳道人一句句地做決志禱告時,忽然渾身顫抖,有如水壩缺口,淚如雨下,泣不成聲。她是個不太愛哭的女人,我知道她在決志的同時也得到了重生,得到了聖靈洗禮。我的眼淚也滾滾地流了下來。         營會結束的那一天,組長許正義傳道要我在大會上作一見証。我當然願意把我們家中的大喜事與大家分享。最後我也請我的好太太及好兒子與大家見見面,請大家一起感謝主耶穌成了我們全家的主。我們要努力建成一個基督化的家庭,一個為主服務的家,請大家為我們禱告……         沒有想到與會的許多人都哭起來了。說實在,我從教多年,雖然有時能講到學生們笑,但從來沒有講到別人哭,這只能說是聖靈的工作吧,不是我的能力。         從造就營回來後,我覺得我忽然正在走向“完美”,至少是我的耳朵告訴我是這樣,因為我發現太太對我缺點錯誤的嘮叨忽然少了許多。然而我馬上發現,事實上,並 不是我的缺點錯誤忽然少了許多,更不是我忽然完美了許多,而是我太太信主之後對我缺點錯誤寬容了許多,包容許多。正如她所說的,她已把我交託給了主,讓主 來管教我。         這時,我才真正体會到主禱文中“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別人的債”的深刻含意。當我們自己還不能免別人債時,我們又怎好求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