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慈善晚餐

龍舟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一)          在我的印象中,慈善總是與貧窮和無助的人連在一起。慈善讓我想到非洲。我彷彿看見在乾枯的土地上,骨瘦如柴、身軀岣僂的人們期待著恩賜的眼光,或是碩大的腦袋架在一個弱小的軀架上的孩子們,正在蹲蹬在地下抓食物吃的情景……。那些情景讓人憐憫,甚至令人心靈震撼。          而今天,我們要去做慈善的地方,卻是在美國,而且是世界汽車的中心。          底特律河把美國和加拿大隔開。如果站在加拿大一邊,眺望對岸,底特律是一座非常秀美的城市。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在蔚藍的天宇襯托下,勾畫出一個現代化的城 市輪廓。岸邊一些風格別致的建築伴隨著半島向河中伸去。碧綠的河水緩緩地向大湖流淌著,這更給這幅風景畫面帶來立体的動感。          從河邊往北走兩三英里,岸邊那迤邐的風光就蕩然無存了,而眼前彷彿是一片片廢墟,矮小的房屋十分陳舊,零星的幾座高樓已經是殘垣斷壁,墻壁上爬滿了植物。          馬路邊坐著一些黑人。公共汽車從街中緩緩駛過,尾管排出淡淡的煙霧,與捲起的淺淺的灰塵交融在一起。這就是底特律十幾個貧民區中的一個。眼前的一棟小樓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底特律救援中心。這是一個無家可歸者的庇護所,也是一間戒毒所。          我們的汽車停進了一個鐵絲網圍起來的停車場,然後還得派兩個人照看汽車。去年,中國人到這裡來參與慈善工作的時候,居然有一輛汽車被人砸了。 (二)          食物是從中餐館買的,有飯、菜,還有春捲,味道不錯。          晚餐的時間到了。流浪者(基本上是黑人)從街道的各個角落走來,多半是年輕人和中年人,看上去身体健康,一些人還紅光滿面。         有的人空著雙手,有的人拎著大包小包;有的人拉著一個小旅行車,上面放著幾個包包,身上還背著幾個,真像是要遠行的樣子。黑壓壓的一群人站在樓前的小廳裡等待著安全檢查。救援中心的人員站在門口,對進來吃飯的人進行認真的安全檢查,包括搜身,就像在機場一樣。         穿過燈光暗淡的走道,流浪者們在大廳坐下。來做慈善的中國人把飯端上桌子。流浪者們津津有味地吃著,但有些人將不想吃的東西扔在桌上。吃完了,他們從另一個門走出去,然後對站在門口的中國人說:“謝謝!中餐好吃。”          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我問看門的老頭:“他們去哪兒?”          老頭指著不遠處坐在路邊檻子上的幾個人說:“你看見他們沒有?他們的家就在街上。”          原來春天來臨之後,他們就露宿在街道的某個角落。          我又問:“冬天呢?”北方的冬天冰雪蓋地,十分寒冷。老頭指著前面一棟破舊的大樓說:“教堂會在那裡支搭起帳篷。”          這是無家可歸者,他們真的沒有家。但是他們又都有棲身之處,這所救援中心就是無家可歸者的庇護所。在這片貧民區,有好多這樣的庇護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