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如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編按:對於如音進入教會後遇見的掙扎和糾結,本刊特請了兩位牧者來回答。 第一位是曾在亞洲不同的國家和北美華人教會中服事,累積了四十餘年的牧會經驗,現任馬利蘭中華聖經教會的主任牧師劉傳章,來針對如音直言不諱的困惑給予回答。 繼劉傳章 牧師的答覆後,由盧潔香宣教士以女性的敏感和細緻,從不同的角度來回應如音的問題。盧潔香曾經過文革,1989到北美信主,維真神學院畢業後在柬普寨宣教 十餘年,去年秋神開路,讓她再回到加拿大進修。         我們大陸背景的基督徒,許多人都經歷過人生挫折,經歷過痛苦,有著一顆破碎的心。吸引我們走進教會的,常常是教會中那種愛和溫馨的氣氛。可是,當我們進到教會“內部”時,我們卻開始失望了,更產生了許多疑問: 一問         常聽到有人說: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教會也是一個小社會。言下之意,人人明白。         可是,聖經上不是說:教會是永生神的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基督徒是被神從這個世界上分別為聖出來的?為什麼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如果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那麼基督信仰不就是一個軟弱的、毫無力量的信仰嗎? 二問         雖然我們大陸背景的基督徒,並非人人都是共產黨員。但是,我們很多人曾經信仰過共產主義。         我們在上帝的愛和真理的感召下,欣然皈依真神。可是,當我們看到教會的內幕時,我們十分失望。我們不禁要問,基督教會的組織方式,與共產黨的組織,為何如此相像? 三問         我們許多人,都曾因不認識神,犯過各種各樣的罪,例如賭博、酗酒。我們也有失敗的過去,例如婚姻的破裂。正是因為這些痛苦,我們更加渴慕真神的愛,我們被基督的愛吸引而歸向神。 可是,當我們走進教會後,卻被人用異樣的眼光所看待。我們被貼上“標籤”,成為教會當中的“另類人”。 我們不禁要問:我們已經信了耶穌基督,難道我們過去的罪,沒有被神赦免嗎?難道我們永遠要背著罪名,活在過去的陰影當中嗎?基督耶穌的赦罪之恩毫無功效嗎?教會是給那些行為上無可指責、道德上完美無缺的人預備的嗎? 還有,我們不在公眾的面前講我們的過去,就是在隱瞞歷史嗎?難道我們痛苦的過去,一定要曬在別人的面前嗎? 四問         為什麼在教會裡選同工時,要看這個人的過去?一個犯過罪的人,沒有資格服事神嗎?一個犯過罪的人,沒有資格愛主耶穌嗎?         以前在中國,有人申請入黨時,“組織”要看這個人的過去,甚至看他的家族歷史。他若是有“不光彩”的歷史,就不被“組織”接受了。為什麼教會的做法,與共產黨組織的如此相似? 五問         有的人在教會裡參與很多服事,這是否說明他或她比別人更虔誠?其中更有些人非常強勢,導致大家都遠遠避開,一來怕受到傷害,二來也是怕陷到是非當中。         所以,今天教會裡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沒有人出來服事;另一方面,許多愛主的弟兄姐妹無事可做。這樣很強勢的人,為什麼沒有人敢去糾正他或她? […]

No Picture
事奉篇

心意更新,靠信心得勝

——回應《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一問 答: 從問題裡 可以看出對教會的兩種看法:一是“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一是“教會是永生神的家”;一是“常聽到有人說”,一是“聖經上不是說”。一是人說的,一是神說 的。如果要聽,我們當然要聽神怎麼說,聖經的記載是什麼。當然基督徒在人世間,也不能不聽到人的聲音,甚至有時人的聲音蓋過神的聲音,我們被“常聽到有人 說”影響,而忘記“聖經不是說”。說到教會與社會,兩者不是敵對,而是互應,基督徒是天上的國民,也是地上的公民,教會在社會裡,社會也會被帶到教會裡, 意思是,社會的風氣、習俗、時尚、衣著等,也會被不信的人或基督徒帶到教堂裡來(注意我用教堂不用教會)。因此,有人認為教會和社會是一樣的。其實教會與 社會是在兩個全然不同的領域裡,一是屬神的,一是屬人的。更要知道的是,教會不是教堂,教會是信主的人,教堂是地方,來教堂的人,不一定是在教會裡。 二問 答: 共 產主義源起於基督教訓─信徒凡物共用(《徒》4:32)。但因人的有限與軟弱,自私,沒有多久就出了問題(《徒》6:1),教會就不再實行凡物共用的共產 方式。至於組織的方式,也曾聽大陸來此信主的人說,參加教會的活動,就好像在國內參加組織學習班,只要把毛主席的頭換成主耶穌就成。不過話得說回來,外表 可能有些類同,內裡卻完全不一樣,一是毛語錄(還有人在讀嗎?),一是生命之道,歷久常新的聖經。         看到教會的內幕而十分失望,這是正常的 現象,不失望才令人失望。至於教會的組織方式與共產黨的組織是完全不同的。所謂組織,其基本功能就是控制,共產黨組織嚴密,控制周詳。共產黨組織分階級, 從黨主席往下走,官階愈來愈小。而教會的組織,職分只有兩種─長老(牧師或監督)和執事(《腓》1:1; 《提前》3:1-13);職分不同,階級一樣。如果你去的教會有黑暗的內幕,那是那一間教會的黑暗,不是基督教會整體的問題。 三問 答: 聖經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以賽亞書》1:18 說:“耶和華說,你們來,我們彼此辯論。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         我們過去所犯的罪,無論大小,其實罪無大小、等級,只要向神認罪,祂都赦免。問題是我們對人對我們的看法我們受不了。這有兩種可能,一是真有人“歧視”別人,再就是我們自己以為人那樣看我們。不論那一種,保羅在《羅馬書》8:31-39節的話,應是我們最大的安慰與鼓勵。 分享或認罪的基本原則是,在公開場合犯的罪要公開認,在私底下犯的罪要在私底下認。你的過去是你自己的,與別人無關。我們最好少知道別人的過去。我是不想知道別人的過去。 四問 答: 教會選同工就像一個人選配偶一樣,要知道他的過去。例如,如果不瞭解一下他的過去就和他結婚,結婚以後才發現他還有一個老婆怎麼辦?照樣教會選同工也是一樣,是為了慎重。我們若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敲門,隨便他們怎麼看,看什麼。         至於犯過罪的人有沒有資格服事,愛主,要看這人對罪的處理。如果他全然悔改,從此不再犯那罪,他應像白布一般,誰也不能攔阻他服事。入黨是要看背景、出身。 服事是要看生命與靈性的成熟;前者是人看人─外表,後者是以神的話語作標準來看人─內心。共產黨與基督徒看人是不一樣的。可能你在教會裡,看見人用共產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因為痛過,所以明白傷痛的人

——回應如音《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如音: 你好﹗《舉目》編輯將你的信轉來給我。從你的8點困惑中,看得出您是認真追求信仰的人。 讀了劉傳章牧師對您的回應,我的補充是: 一問:教會與社會的異同        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信主初期,被教會弟兄姊妹的愛所感動、震撼,後來卻失望,想逃,怕受到傷害,甚至決定永遠離開教會。但就在我做出這決定的時候,聖靈光照我,將神對我的拯救和愛,一幕幕浮現出來。我在嚎啕大哭中向主悔改……        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有一個從嬰孩到成熟的過程。嬰孩時期,自然在搖籃中被百般呵護。我們當然很想停留在這享受中,不用面對困難,不需要經風雨。然而溫室裡的花朵,是沒有生命力的。        我們不要將教會看成烏托邦和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和矛盾。而且很多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有責任的。在基督裡裡,這些都會成為我們走出溫室、生命成長的契機。        例如我,正因為經過了熬煉,對苦難有了更大的承受力,所以,在過去11年的柬埔寨宣教中,才有力量學習將基督捨己的愛實踐出來。         我非常喜歡意大利中世紀聖法蘭西斯的禱文,願和你共勉:        “主啊!求你使我成為和平之子,在仇恨的地方,讓我播撒愛心;在傷害的地方,讓我播撒寬恕;在懷疑的地方,讓我播撒信心;在絕望的地方,讓我播撒希望;在黑暗的地方,讓我播撒光明;在悲哀的地方,讓我播撒歡樂。        “不求人的安慰,但求能安慰人;不求人的理解,但求能理解人;不求人的憐愛,但求能憐愛人。因為在施捨中,我們有所收穫;在寬恕他人時,我們也被寬恕;在喪失生命時,我們將復活而獲得永生!” 二問: 教會的組織方式為何與共產黨相像?         要知道教會有2,000年的歷史,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是在1848年2月,在倫敦以單行本問世。馬克思出生於猶太人的家庭,他的父親後來成 為基督教路德派的信徒,所以聖經對馬克思而言,是不陌生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借用聖經的某些形式,表達共產主義理念,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可是, 兩者的內容,卻是截然不同的。         在《出埃及記》裡,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民族領袖的設立:“並要從百姓中揀選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妄、恨不義之財的人,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管理百姓﹔”(《出》18:21)。         在使徒時代的初期教會,因為事工發展、人數增多,設立了長老(《徒》6:1-6),教會的管理架構和行政組織按需要而產生。         按聖經所記,教會有不同的職分(《弗》4:11)。但目的是為了彼此配搭、同心事奉主,而不是為了掌握權力。聖經裡也提到選執事和監督的標準(《提前》3:1-13),這都成為教會設立領袖的重要根據。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神在創造的時候,已經將秩序的原則給了我們。保羅也說,“凡事都要規規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為的是榮神益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