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反智主義

周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我們教會的牧者,曾經嚴聲厲道:“只要研讀聖經就夠了,不需要再閱讀其它書籍!所謂的屬靈書籍,全都是‘人’寫的,充斥著人的思想,不是來自於神的啟示。”        有一位教會弟兄告訴大家:“我從小熱愛中國文學中的詩詞歌賦。不過,帶我信主的教授——他是畢業自普林斯頓大學的,對我說,他成為基督徒以後,就再也不碰世俗的文學作品了,只讀與聖經相關的書。這讓我陷入了困惑:基督教和知識以及文學藝術的正確關係,究竟應當如何?”        這些例子,其實在提醒我們:必須謹慎面對我們的心智生活(life of the mind),要有屬靈的分辨能力。 何為反智主義        “服事神不需要滿腦的知識,只要經驗就夠了。不用想太多,好好去感覺、領受。”“朋友邀請我一起去神學院修課,但是教會的長老對我說,神學會使人驕傲、自我膨脹。”        這樣的例子,道出教會界給真理打折扣、忽視心智生活的態度。而其立論基礎是:人應該聽從心,而非頭腦。心智被歸為邪惡的一方,跟隨它的就必走偏。許多華人基督徒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裡成長,對於心智的發展,抱持著懷疑,甚至敵視的態度。         這是不容忽視的反智主義趨勢。而究竟什麼是反智主義呢?華府“三一論壇Trinity Forum”資深院士葛尼斯(Os Guinness),將之定義為“傾向將真理打折扣、輕看心智生活的態度”(註1)。         反智主義不一定等同於“愚昧”。歷史學家霍夫斯達特(Richard Hofstadter)認為,反智主義是“以厭惡和懷疑的態度,看待心智生活及其公認的代表人物;並且傾向於持續貶抑心智生活的價值”(註2)。        也就是說,反智主義真正反對的,並非是人的智能本身——智慧只要是用在務實的層面,就可接受。他們真正反對的,是人針對觀念進行反思。他們認為,這是欠缺立即功效、浪費時間的。        這種理論,使我們的教會過分強調行動,過於務實和功利主義,因而難以進行更廣或更深刻的思考。        著名的黎巴嫩外交官、基督教學者查爾斯.馬利克(Charles Malik),1980年秋天在美國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的葛理翰中心(Billy Graham Center)開幕時致詞,告訴聽眾,我們傳福音其實有兩項工作:“拯救靈魂和拯救心智”。他嚴肅地警告:教會在第二項工作上,正退後到危險的地步。        他說:我必須很直率地說,美國基督教福音派面臨的最大危機,就是反智主義……那些急著從大學畢業,好開始賺錢,或去教會事奉,或去傳福音的人,都未能體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