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尋找溪水邊書屋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章以諾         有許多人喜歡《詩篇》第一篇: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2002年,退休的張平姊妹,在北京想收集基督信仰書籍供應基督徒。上帝藉著上面的經文感動她,奉獻出自己的住宅,改造成“溪水邊書屋”(註),成為北京第一家基督徒書店。 我也問自己         這年聖誕節前,我在北京受洗。洗禮後,朋友送了我一本在溪水邊書屋買的《跟隨祂的腳蹤》(In His Steps)。         這是美國堪薩斯州(Kansas)公理會牧師查理斯(Charles Monroe Sheldon)在1897年出版的書。記錄亨利.麥克斯韋牧師(編註:Rev. Henry Maxwell, the […]

No Picture
成長篇

單相思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章以諾        不得不承認,我曾經害單相思很多年。現在偶然回憶起來,還真像阿嬌(香港歌星,編註)說的那樣:“很傻、很天真!”又好像小時候的玩具,當時是那樣在意,長大之後再看,這故事竟然已經像別人的故事一樣了。 不敢對她表白         我讀大學時,專業是服裝藝術設計。大二開學的時候,在公交車上看見一美女,那麼巧,跟我一個站下車。原來,她是我同校的學妹。         利用學長的身份,我很快就認識了她。為了幫她,我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一心介紹她在校外發展,她亦非常努力地爭取機會。         她是模特班的班花,也是校花,還是一些服裝、珠寶等品牌的代言人。我暗暗地發誓,努力在學業上長進,向她看齊。         我在深圳國際服裝設計師大賽上獲了獎,我想到第一個報喜的對象就是她。她也很熱情,對我說,回學校一定請我吃大餐。         我趕在平安夜前夕回到學校,她真在大酒店裡安排了一個浪漫的平安夜大餐給我。她說,那一晚很多人約她,她都推了。我受寵若驚,想入非非,但我不敢對她表白。         我內心其實很自卑。那一晚穿戴在身上的,是宿舍的哥們湊出的最好的家當。我的父親在我14歲那年突然病逝,我自己摸索著長大,靠獎學金、擺書攤、當業餘演員,來維持生活。我有些特長和小聰明,總能掙點小錢。        不久,我用我和她的名字,聯名參加了國內外的設計比賽。居然老天眷顧,入圍拿獎了。我和她接觸的機會更多,我設計,她出錢,做了些演出服裝。然後她找來資金,乾脆成立了模特表演隊,開始了周邊城市的演出。她很忙,作業都留下來,我幫著做。每逢周末,她還要飛外地演出。我只有等待,祈禱她平安,而她總會帶些 特產回來犒勞我。         我一直小心地隱藏著這份情感,甚至用跟別的師妹交往來掩飾這份情感。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傷害了不少人。 夢這樣破滅了         轉眼間到了大學畢業,我為了她,努力留校。然而最後我不得不去了北京。我在一家跨國設計公司工作,我一直努力,因我有一個夢想:“等我賺了錢,就去向她表白……”         可現實真的很殘忍!當我像一條城市快狗那樣,奔波在北京城裡,日夜兼職工作賺錢的時候,她已經是某城市的形象特使。她上了衛視,也開始拍電視劇。         很多人覺得我已經發展得不錯了,可我和她還是天差地別。有一次,她路過北京轉機,請我吃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是在“釣魚臺國賓館”。那是怎樣的一餐飯啊,竟然有60多道菜,20幾個漂亮的服務員站在後面伺候著。所有的菜,味道早就忘了,還能記起的,就是那種奢侈的氣氛。         吃了那餐飯後,我在命運面前徹底低頭服輸,心底的夢就這樣破滅了!         不過我仍然小心地處理著這份情感。當她偶爾來電話關心我的終身大事,我即使已經有了女朋友,仍然會說:“沒有,以後再考慮吧!”         可能是由於她的存在吧,我在感情的路上,走得很不輕鬆。後來特別想出國,想走得遠遠的,忘掉一切的煩惱。可是越掙扎,越陷得深。去巴黎的夢想破滅之後,我靠酒精來麻醉自己,險些自殺葬送了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