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信仰對艾滋病防治的作用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中國愛滋病的蔓延           一位中國官員記 述:“我到了一個艾滋病孤兒家,說孩子你最想吃什麼,這個孩子不假思考的脫口而說,‘我想吃一包方便麵’。這個事讓我當時就哭了,對我震動非常大。我當時 看了艾滋病人的家庭,看了那個小孫子和80多歲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由於群眾的不理解,幾乎和她們斷了來往,包括自己的姨娘等等都不關心。其實這個小孩是無 辜的,這個小孩沒有艾滋病。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整個家當都賣了也不值200元。家徒四壁,而且四壁非常的黑,就在屋裡生活,就在那生活和睡覺。”(註 1)             聯合國機構和中國政府估計,在2003年,中國的感染者是84萬,在2005年則是65萬。另有艾滋病防治專家的報告表明,有相當多的中國和外國的官員、記者、醫生、志願者和非政府組織認為,2010年,中國將有1000萬感染者(註1)。 導致艾滋病的四種情況            第一,性關係混亂。包括男女淫亂、同性戀等。 第二,吸毒。吸毒者大多都與精神空虛有關,缺乏明確的人生目標、方向、準則。 這兩類人感染艾滋病,都有主觀可控性,自己應負相當責任。 第三,完全被動患上艾滋病,比如與輸血有關的人。他們往往因相關崗位的人,例如醫療人員,不負責任或者責任麻痹,甚至良知泯滅,而被動患上艾滋病。再比如艾滋病的家屬。 第四,其他人對上述三種情況的縱容、冷漠,使災患倍加擴大。 感染艾滋病的嚴重後果 第一, 自身的痛苦與絕望。 第二, 社會財富的耗費。 第三, 經濟與家庭的破產。 第四,社會的隔離、歧視。 第五,家人的受累。其中,兒童往往受到極嚴重傷害。等等 只重視技術性的防治 舉凡醫治、救助、關愛、公義等事,都是上帝給人的責任。許多人正在重重困難中,相互救助、關愛他人、積極維權。不過,目前致力於愛滋病防治與救助工作的各股 力量中,無論是官員、專家、民間組織、醫生等,多隻強調摸得著、看得見的技術手段,比如對色情場所和易感人群,推行“百分百使用保險套”,而不是去積極面 對道德教化的失敗問題。            甚至,有人更要撕開道德底線,將同性戀合法化,給妓女“正名”為“性工作者”。已有法學家和全國人大代表,提出賣淫合法化(註2),倡言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控制愛滋病的進一步泛濫(註3),等等。卻不知這是在背道而馳。 在道德律法失敗之處 現今道德教化的失敗,是因為人的道德良知,已成無源之水──人的罪性,攔斷了通向道德本體與良知源頭的上帝之路。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1世紀全球人類的挑戰(之三)——艾滋病的挑戰及相關倫理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1993年榮獲艾美獎最佳編劇獎的電視片《樂隊繼續演奏》(And the Band Plays On),改編自同名的暢銷書,作者為《舊金山紀事報》的同性戀記者Randy Shilts。            Shilts 在書中描述了醫學工作者在里根執政時期從事艾滋病研究的經歷,指責政府的冷漠和政治斗爭,特別是美國政府視同性戀為疾病,因而歧視同性戀者,攔阻了艾滋病 的研究和治療。他將此事與鐵坦尼克號(Titanic)游輪撞冰山沉沒時,船上樂隊仍繼續演奏相提並論,從而批評政府和社會因為對同性戀的偏見,忽視了這 世界性的危機。           Shilts是美國第一個公開專職報導艾滋病的記者。他於1994年死於艾滋病。           根據聯合國艾滋病 (AIDS)規劃署和世界衛生組織統計,自1981年6月5日首度證實艾滋病以來,艾滋病已奪取超過2,500萬人的性命,成為史上最具破壞力的流行性絕癥之一。根據2007年最新的數據,全球艾滋病患者超過了3,300萬,每年有250萬人被傳染,有210萬患者不治死亡。其中,中國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和發病者約70萬,且感染人數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進入艾滋病感染的快速增長期 。          主耶穌曾宣告:“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 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4:18-19)。主不單傳天國 的福音,也醫治眾人的疾病。因此,面對艾滋病如此嚴重的挑戰,基督徒不可無動於衷,應當盡上自己的一份心力。          不過,要解決艾滋病的危機,我們不僅需要尋找治療和預防的方法,而且也不可忽略艾滋病引發的倫理問題。 一、艾滋病的治療和預防           艾滋病,即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癥或後天免疫缺乏綜合癥,英語全稱“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縮寫為“AIDS”,音譯為“艾滋病”,或愛滋病。人感染了“免疫缺乏病毒(Hum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