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信仰對艾滋病防治的作用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中國愛滋病的蔓延

          一位中國官員記 述:“我到了一個艾滋病孤兒家,說孩子你最想吃什麼,這個孩子不假思考的脫口而說,‘我想吃一包方便麵’。這個事讓我當時就哭了,對我震動非常大。我當時 看了艾滋病人的家庭,看了那個小孫子和80多歲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由於群眾的不理解,幾乎和她們斷了來往,包括自己的姨娘等等都不關心。其實這個小孩是無 辜的,這個小孩沒有艾滋病。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整個家當都賣了也不值200元。家徒四壁,而且四壁非常的黑,就在屋裡生活,就在那生活和睡覺。”(註 1)

            聯合國機構和中國政府估計,在2003年,中國的感染者是84萬,在2005年則是65萬。另有艾滋病防治專家的報告表明,有相當多的中國和外國的官員、記者、醫生、志願者和非政府組織認為,2010年,中國將有1000萬感染者(註1)。

導致艾滋病的四種情況

           第一,性關係混亂。包括男女淫亂、同性戀等。
第二,吸毒。吸毒者大多都與精神空虛有關,缺乏明確的人生目標、方向、準則。
這兩類人感染艾滋病,都有主觀可控性,自己應負相當責任。
第三,完全被動患上艾滋病,比如與輸血有關的人。他們往往因相關崗位的人,例如醫療人員,不負責任或者責任麻痹,甚至良知泯滅,而被動患上艾滋病。再比如艾滋病的家屬。
第四,其他人對上述三種情況的縱容、冷漠,使災患倍加擴大。

感染艾滋病的嚴重後果
第一, 自身的痛苦與絕望。
第二, 社會財富的耗費。
第三, 經濟與家庭的破產。
第四,社會的隔離、歧視。
第五,家人的受累。其中,兒童往往受到極嚴重傷害。等等

只重視技術性的防治
舉凡醫治、救助、關愛、公義等事,都是上帝給人的責任。許多人正在重重困難中,相互救助、關愛他人、積極維權。不過,目前致力於愛滋病防治與救助工作的各股 力量中,無論是官員、專家、民間組織、醫生等,多隻強調摸得著、看得見的技術手段,比如對色情場所和易感人群,推行“百分百使用保險套”,而不是去積極面 對道德教化的失敗問題。

           甚至,有人更要撕開道德底線,將同性戀合法化,給妓女“正名”為“性工作者”。已有法學家和全國人大代表,提出賣淫合法化(註2),倡言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控制愛滋病的進一步泛濫(註3),等等。卻不知這是在背道而馳。

在道德律法失敗之處
現今道德教化的失敗,是因為人的道德良知,已成無源之水──人的罪性,攔斷了通向道德本體與良知源頭的上帝之路。

           聖經清楚地啟示,人類行善的能力,早已隨著始祖亞當犯罪而消失。人唯有經過認罪悔改,接受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為救主,才能獲得重生,才能行在正道中。否則,人就擺脫不了“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7:18)的無奈局面。

          道德會失敗,律法會失敗,但是真道卻永不失敗。這並不是說基督徒不失敗,其實基督徒也常軟弱、跌倒,甚至某些基督徒的道德表現,還不如未信主的人。但是,從 總體看,基督信仰復興的地方,社會道德都會提升。福音所到之地,連吃人的部落,都變成愛與文明的部落。酒館倒閉、賭場關門、警察清閒、社會誠信水平大大提 升、守法意識大大增強、人們好學樂善,等等,英國及美國等歷次信仰大復興都是這樣。這是代代基督徒以生命見證下來的,完全是實證的真理。

           那麼,也讓我們來具體看看,在愛滋病防治這個難題上,在這個人類世俗道德與法律失敗的地方,基督信仰究竟還能在起何等的作用?

聖經教人保持聖潔的婚姻

          現代鼓勵、支持性關係混亂的理論,似乎壓倒了傳統的道德律法。連人權、自由、相互尊重,這些最美好的詞語,現今都被用來支持放縱情慾。

          除了聖經,除了基督信仰,沒有任何哲理、教理,把聖潔以及貞潔婚姻生活的重要性,說得那麼清楚。除了聖經,沒有任何人能解釋,聖潔的兩性生活,是何等的美妙,並帶來何等的祝福;而為何玷污的兩性生活,又會成為災禍之端!

           除了聖經,也沒有任何人能講清,為什麼人只能滿足“正欲”,而不能縱欲,也不能“禁慾”,否則必有惡果!

           唯有聖經表明,上帝是聖潔的,不聖潔的人,不能夠見上帝(《利》19:2,《來》12:14)。而婚姻乃是預表基督與教會的關係,是最重要的關係。因此婚姻是神聖的,也必須是聖潔的。

          聖徒的身體,又是聖靈的殿(《林前》6:19-20),是救主耶穌基督身體,“豈不知你們的身子是基督的肢體麼?我可以將基督的肢體作為娼妓的肢體麼?斷乎 不可!豈不知與娼妓聯合的,便是與他成為一體麼?因為主說:‘二人要成為一體。’。但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你們要逃避淫行。人所犯的,無論什麼 罪,都在身子以外。惟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林前》6:15-18)

          同性戀、愛滋病,都不是什麼新鮮事。摩西在三千五百年 前,保羅在兩千年前,就按著上帝的啟示記下了:“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 順性的用處,欲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1:26-27)

不只提要求而且給力量

          對於婚姻,基督信仰不只提出了至高的要求、標準,也給了人力量去達到。人類以往所有的道德倫理說教,人能知不能行。但人靠著救主耶穌,卻可以聖潔。

         我自己就曾經沉迷於網絡色情,無論如何都不能解脫,結婚了也不行。後來靠著信耶穌,靠著聖靈的大能,得到了醫治和拯救。

         什麼是福音?就是主耶穌不僅教導我們真理,更以祂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死,使我們免除了當受的懲罰;祂以祂的復活,給了我們新生命,被聖愛充滿,聖靈澆灌;祂讓我們因著信,丟棄屬情慾的舊生命,靠著聖靈,日益有能力脫離罪的捆綁。

         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太》5:28)。這樣高的要求,沒有人能做到。但是感謝上帝,靠著上帝的道、靠著在基督裡的禱告、靠著敬拜、靈修、聚會、互助,我們日漸剛強。

         主也保守我們少落入試探中。遠離試探,就少了墮落和放縱的可能。主的律法和聖靈,本是保守我們免於犯罪的慈繩愛索。信主前犯罪往往是常例,信主後犯罪基本是破例──這就是不信主與真正信主的區別之一。

信仰使人成功擺脫毒癮

          我生長於雲南毒品最泛濫的地方。我所目睹的吸毒者,大都毫無人格尊嚴地活著,簡直比動物更可憐,更談不上什麼人生的方向、動力。

          人吸毒上癮,只需一次、兩次,所以外來人幾乎沒有敢在我們家鄉接受敬煙的(香煙中常常夾毒)。任何一家,只要家中有一個癮君子,幾乎沒有不全家破落的,因為家中之物全被偷出去換了毒品。多少家庭、有的甚至整個村莊,因此敗落,其狀極慘。

         戒毒是非常困難的。我家鄉的普通戒毒所,通常只有1%的人,能真正戒了毒。但是,在“福音戒毒中心”、“福音戒毒村”中,戒毒率卻常常超過20%──是耶穌基督的愛,挽救了那些靈魂和身體,傷心的人被醫好,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賽》61:1)。

         雲南的“福音戒毒”的工作,已經得到政府及社會各界的普遍承認。當然不止雲南,新加坡等許多國家和地區,也早有無數福音戒毒的見證。

基督信仰能保守良知

         感染愛滋病的原因之一,是采血與輸血感染。類似河南幾十萬人因賣血感染愛滋病的慘事(註4),至今也未斷絕。這很大程度上是地方官員、血販子和醫生等,良知泯滅、不負責任造成的。

         還有許多人,不是因賣血,而是在醫院輸血導致感染。其中包括,在醫療產業化、商業化的趨勢下,許多醫生護士,讓產婦接受不必要的手術、不必要的輸血,因而造成慘劇。

         而許多少女被迫賣淫,成為愛滋病傳播鏈上的一環,也與許多人失去良知有關。

          類似的事實在太多了。不是危言聳聽,現下各行當的罪惡,簡直罄竹難書!盼望中國人都能認識上帝──如果上文所提的地方官員、血販子、醫生等,對上帝有一些敬畏之心,對上帝所造的尊貴生命有一些尊重,對末後審判有一些認識,又怎能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勾當?

         更盼望中國人有認罪悔改、渴慕真道的心,盼望上帝興起他的兒女,在各行業中勇敢地為主做見證,使中國社會歸正於正道。

兩個拒絕隨波逐流的故事

          這裡只想以兩個故事,見證基督信仰如何使隨波逐流者,變成勇敢的、脫離罪惡的人。

          我們教會的一個姊妹,在北京中關村做電腦銷售生意。這個行當,利潤已經極其微薄,誰要是再不肯開假發票逃稅,幾乎就等於不想做這門生意了(一個行業落到這個地步,政府監管與服務部門是要負相當責任的)。

          這位姊妹信主後,因為信心的弱小,內心掙扎了一段時間。後來,靠著基督的恩典,終於戰勝試探,對罪說“不”!她做出這樣的決擇後,上帝反而給她開出路,並增加她的力量和信心。

         另外一個任會計的姊妹,則是在信主後,靠主的力量,拒絕了公司領導要求做假帳的要求。寧肯付出“下崗”(失去工作)的代價,也要良心無虧,走主的道路(後來她找到了新的工作,主讓她沒有失業)。

          類似對罪惡說“不”的見證,為真理與愛甘願付代價的見證,實在說也說不完。

讓絕望的人有信心和盼望

          對患上絕症的人而言,信仰是唯一的盼望和醫治。愛滋病目前還是不治之症,而一個愛滋病患者(即使是無辜染上的),要面對家人、朋友乃至社會的歧視和冷遇,要在許多年中受多重折磨而死,實在是比癌症等病人要悲慘許多倍。

          許多愛滋病患者,往往因絕望和難受,產生報復社會的想法。大家可能都還記得,前些年天津、北京等省市,曾出現愛滋病患者用針紮傷人、以傳播病毒的恐怖事件,令人聞之色變。其實,這些患者處境的絕望和內心的苦毒,實在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

         但願這些愛滋病患者,能夠都認識主,能夠在絕望中,想起“當你眾叛親離時,你應當記起,我們還有一位永恆的真朋友,就是主耶穌”。

          主耶穌以捨己的愛,道成肉身來到這個世上,為我們所有的罪人,付上生命的代價贖罪。我們只要接受祂做救主,祂就會寬恕我們所犯的一切罪孽,也必為我們申冤。 祂給我們白白的救恩,讓我們在絕望中得到永生的盼望,在痛苦中預嚐屬天的平安,在冷遇中感受真愛的扶持。只有在祂那裡,我們才可以找回真正的自尊與信心, 並得到力量,戰勝患難、絕望與罪惡。

一位海員病患的徹底改變

          有一位叫何野的海員弟兄說:“患愛滋病之後,我非常絕望,想自殺,想殺人,想將自己的病傳染給船上20位工友,因為我覺得社會已經將我拋棄,反正我就要死了。

         “當所有的惡念從腦中湧出時,我腦子一熱,於是閉上了雙眼。待我睜開雙眼時,床頭的耶穌畫像在看著我。我渾身一驚:我在想什麼?我怎麼可以有如此念頭?我不能 一錯永錯!工友們有家庭、兒女、父母,我怎可將自己的痛苦增加到20個家庭!“我冷靜下來,我向耶穌祈禱,求主原諒我的惡念。

         “接下來的日子,我還是沒有振作起來……當我收拾圾時,一張傳單落在我面前。這是一份溫哥華聖道堂的傳單,上面有一段話,介紹如何每天祈禱,說每天起床後、上床前,跪在床前,閉上眼睛、合上雙手祈禱;平時、遇危難時,可以隨時禱告,實事求是地求天父上帝。

         “我於是就祈禱,心中安靜不少。以後我開始讀聖經和屬靈書刊。船上有許基督徒送上船的書刊,如《海外校園》、《生命季刊》等。

         “我的生命開始發生了變化。雖然病情依然在加重,但我的心情卻是從未有過的好。我開始愛身邊的一切事物,我感覺到主的存在是真的,決不是什麼自我心理安慰。
“是主讓我獲得靈魂的新生。假如我的生命能夠延長,我將宣揚主的恩典;假如主要我走,那麼求主帶我進天堂!”(註5)

          當一個人的心裡充滿力量、信心和喜樂時,確實遠比絕望、狂燥時,免疫力要增強許多。況且我們信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醫治的主權也在祂手中。在網上,有一些弟兄姊妹見證說,因為信,愛滋病得醫治(註6)。

          我也親眼見一些弟兄姊妹,包括我本人,被醫生宣佈為無法醫治,後禱告交託主而得醫治(我不是說信主就一定得醫治,神有主權決定醫治誰,也有主權決定,誰經歷什麼樣的痛苦去認識祂的信實)。

積極投入各種救助行動

          在中國愛滋病感染者最多的河南省,近年來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由政府或民間機構開辦的關懷項目。基督教角聲佈道團也即將在那裡,為愛滋病孤兒設立兒童村,從關顧愛滋孤兒開始,進一步擴展到成人,進行一系列的愛滋病患關懷工作(註7)。

         早在2000年,宣明會就在中國的四個省份,成立了20個“家居社區為本關顧隊”,支持和協助受感染者、孤兒及脆弱的兒童。感染愛滋病毒的人大多非常貧困, 無力照顧孩子,關顧隊便為他們提供物質及精神上的支持,例如供應糧食,定期探望等。同時,宣明會也致力在社區中,推動人們認識愛滋病,接納和關懷那些受到 感染的人,以減低因愛滋病而產生的歧視和排斥(註8)。

          還有許多基督教的教會、或有基督教背景的組織,在做相關救助的工作。

          當然,真正能救助人的,也是人最需要的,乃是福音。盼望做相關工作的弟兄姊妹,不僅照顧人的身體,更靠著基督的愛和神的大能,引人接受福音。

警戒世人不做背道之子

          當今末世,色情試探、家庭破碎、性亂日趨嚴重。

          淫亂得罪上帝,使人的完整和聖潔受損,也羞辱基督的身體和聖靈。如史所記,古巴比倫、羅馬在某種程度上就亡於淫亂。

          同性戀是上帝極為恨惡的,是違背上帝法則的。放縱同性戀的人,當讀讀《創世紀》18章、19章,所多瑪、蛾摩拉兩城,即因此罪泛濫而被上帝所滅。更早以前的 大洪水,也是上帝對全人類陷入淫亂等惡行的懲罰(大洪水的災難,據人類學家的考證,所有民族都有類似記憶,唯有聖經準確地記下來)。

          那些草菅人命、只顧所謂政績的官員,那些冷漠粗心、甚至為了醫療收入而故意增加病人痛楚的醫護人員、血販子,那些只顧自己私利和縱欲而逼良為娼的人,縱然人間的律法制度一時制裁不了他們,但到了上帝審判的日子,上帝的公義和烈怒,必定在他們身上報應。

          要想得救,只有悔改歸向基督。我們肉身有限的這幾十年,不過是上帝憐憫,讓我們有機會選擇得救或永遠沉淪而已。我們到底怎麼選擇?

註:
1. 〈中國志願者與非政府組織面臨的問題與自身的能力建設──以艾滋病防治領域為例〉,《艾滋病與社會科學》(AIDS & Social Sciences),2006-5-1。
2. 人大代表遲夙生建議“賣淫嫖娼合法化”Ahttp://www.jcrb.com/zyw/mrhf/
《法學專家何兵:性交易不可能禁止 應該合法化》�Ahttp://news.sohu.com/20060906/n245188527.shtml。何兵,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3.《2002年艾滋病防治模擬立法聽證會》、《2005年艾滋病防治模擬立法聽證會》�Ahttp://ssbx7777.blog.sohu.com/Fhttp://blog.sina.com.cn/u/1266011093
4. 詳情見張可《河南艾滋病五年調查報告》。張可,北京佑安醫院傳染病主治醫師。
5. 何野《耶穌會拯救愛滋病(AIDS)患者嗎?》Ahttp://www.ctestimony.org/200204/020426.htm
6.《信耶穌愛滋病得醫》Ahttp://www.zysjh.com/jianzheng/1.asp;《回教領袖獲得神奇醫治轉信耶穌基督》Ahttp://www.ctestimony.org/gb109/109261.htm
7.《角聲中國事工:河南愛滋病關懷村》Ahttp://www.xqwf.com/shownews.asp?news_id=9
8.《兒童:愛滋病最大的受害者》Ahttp://hk.gb.gospelherald.com/templat … _view.htm?code=edi&id=101

作者來自雲南,現住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