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苦楚的毒鉤

滕勝毅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埋下種子        苦楚的感覺是人常見的情緒反應。在生活中,由于種種原因,我們失去了似乎應該屬于自己的那一份或所愛的人,苦楚由此產生。它可以出現在生活的不同層面,包括家庭、工作、教會和與他人關係上。我們心都嘗過那種酸酸苦苦的味道。         《創》二十七章記錄了人類的這種心理反應。以掃身為長子,一心想得到父親的祝福,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想不到由于母親的偏愛和弟弟雅各的欺騙,“理所當然”的事突然落空。他內心的苦楚無以復加,並放聲大哭。(《創》27:34)         我們是不是也會以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來看周圍的人和事呢?神既然揀選了我,衪就應該照顧我、就應該多多祝福我、就應該使我人生大轉變、就應該給我豐盛的生活、就應該保證我家庭婚姻美滿、就應該使我工作事業成功、就應該使我孩子個個有“出息”、就應該……         但是如果有一天,當我們發現他人所得到的關注比自己多得多,當我們發現“風頭”被他人所搶,當我們發現自己的要求和願望沒有得到滿足,我們會不會注意到那酸酸苦苦的種子靜悄悄地落到我們的心田裡?         幾個月前在一個華人購物中心,我偶爾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教友和一位病人的家長。閒聊中得知前者十年來一直沒有間斷過教會生活,後者則因十年前教會的“分 裂”,一直失望怨恨到如今,而未能再回到教會。我突然警覺,我也正面臨和十年前差不多的事和人。我正在收集那些酸酸苦苦的滋味,並由失望、苦楚開始轉向怨 恨。         這個自我發現,令我既吃驚又高興。吃驚的是我竟不知不覺地對那些我昔日所尊敬的教會核心人物懷著怨恨;也怨恨自己無能為力,歷時二十七天書寫的五張書信都沒法說動他們;甚至怨恨神為什麼不介入其中,讓那些人“開竅”。         高興的是,在我正不斷地聚集苦楚,並讓它的種子開始在我的心田生根發芽,由苦楚變成怨恨之際,神藉著這偶爾的機會,讓我看到這苦楚的存在和它的危險性。         多少時侯,由于我們否認和假裝看不見,苦楚的種子未被發現,被強行壓抑在下意識裡;或者被理由化,藉物藉事去沖淡記憶;再不就是任其自然發展。但不管如何,這看不見的種子會生根發芽,總有一天會結出果子來。 結出苦果         誰沒有嘗過苦楚的滋味呢?從約伯患難向神抱怨並咒詛自己(《伯》7:11;10:1-3),到哈拿不孕受人欺侮、向神訴苦(《撒上》1:10);從大衛王看 到惡人興旺而自己敬畏神的卻遭患難,他的心靈倍受擔憂和苦楚的煎熬(《詩》73:21),到耶利米因著公義的緣故受戲弄和譏諷,咒詛自己的生日(《耶》 20:8,14),到彼得突然意識到自己真的三次不認主,因心裡懊惱苦楚而痛哭(《路》22:62)。但他們的苦楚最終都在神那裡得到解決,因為神是公義的,衪的慈愛永不止息。        沒有解決的苦楚和怨恨,其結果是深具破壞性的。以掃讓苦楚升級成怨恨,並因此發誓要殺弟弟雅各(《創》 27:41);曾是大衛王謀士的亞希多弗,因大衛王對他孫女拔示巴所行的罪懷恨達九年之久,趁押沙龍叛亂之機想謀害大衛王(《撒下》17:1-4),結果 謀反失敗,自殺身亡。這是兩個極端的例子,但更多的時候,苦楚的破壞性是逐漸削弱我們的心懷意念。         一個心裡帶著苦楚的人往往是過度敏感,不肯感恩,不坦誠,懷恨,心境不穩,焦慮,易犯抑鬱症,易緊張等等。心裡的苦毒也自然會從嘴裡流出(《羅》3:14)–抱怨、責備、論斷、甚至咒罵。當我們心裡受到傷害,失去控制自己的情緒,我們也會失去正確的語言表達能力。        《詩篇》作者說因為心裡被苦毒所纏,就像肺腑被刀所刺,心無安寧,儘是狂躁,外在的表現就是愚昧無知的樣子,在神面前如畜類一般(《詩》73:21,22)。 儘管他受苦楚的原因是高尚的,因看到惡人常常興旺而敬畏神的卻遭患難,他的心擔憂,他的靈受苦楚。但苦楚所產生的果效並無二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