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耶魯與中國

蔡豐智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美國的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是與哈佛、史丹佛、普林斯頓等大學齊名的學府,前後出了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及五位美國總統。近年的幾位白宮主人,及2004年民主、共和兩黨的總統候選人,全都是耶魯人,更是使它聲名大噪。            耶魯是在1701年,由一群來自哈佛的人開始的,為的是要和哈佛一別苗頭。其創校的時間,全美排名第三,僅晚於哈佛及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那時,正是清朝康熙皇帝為了敬孔、祭祖等禮儀問題,與羅馬天主教皇發生齟齬,中國快要關起對外大門的時候。            學校最初稱為Collegiate School。1716年,老耶魯先生(Elihu Yale)捐了一大筆錢及書籍給學校,並且把它遷到今天位於康州的紐海汶(New Haven, Connecticut)。兩年後,為感念他的貢獻,學校改名為Yale College。           老耶魯先生是個商人,因與亞洲進行貿易而致富。換句話說,他捐給耶魯的錢,有一部分來自與中國的茶葉、絲、瓷器等貿易。可是,他大概沒料到,日後耶魯大學會與中國結下那麼深厚的關係。 德懷特           如同許多長春藤大學一樣,耶魯起初是以神學院起家的,它原屬於公理會(Congregational Church),目的是培養牧師等神職人員。成立之初,正遇上美國第一次屬靈大復興(The First Great Awakening,1730s-1740s)。這次屬靈復興中的一位關鍵人物,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1703-1758),就是耶魯人。           1795年,愛德華茲的外孫德懷特(Timothy Dwight,1752-1817),出任耶魯大學的校長,直到1817去世為止,擔任校長達廿多年之久。他上任時,屬靈復興的熱潮已經消退,耶魯的師生 已經變得冷漠與世俗化。他出任校長那年,湯姆斯‧佩恩(Thomas Paine)發表了《理性的時代》,教會在屬靈的低潮中,又面臨理性主義的嚴重衝擊。然而,德懷特給耶魯再次帶來復興——當然,這不是他獨力達到的。           那時,美國東北部的新英格蘭地區,也正好有第二次屬靈大復興(T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