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奇妙的“三對三”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任永剛        我來自中國西北農村,祖輩靠種地、放牧為生。我的老家風特別大,春天往往黃沙漫天、遮天蔽日。生活非常不易,農民是真正的面朝黃土背朝天,每一分收穫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2002年,我大學畢業,到天津的一所大學教英語。2004年我結婚,妻子是基督徒。        第一次約會時,她就告訴我,她是基督徒,聖經的原則是“信與不信的,不可同負一軛”。儘管我不太明白這句話,但是為了她,也出於對教會的好奇,我去了她所在的教會,參加了查經聚會。8個月後我信主受洗。 拿不拿掉孩子?        婚後很快有了女兒。女兒一歲時,妻子意外又有了身孕。這是違反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的。我非常擔心自己和家庭的前途,甚至肝病復發,醫生要求我住院治療。        我覺得天父給了我不能承受的負擔:身體不好,要讀在職研究生;妻子可能工作不保,房貸待還等等。總之一大堆困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希望上帝憐憫我,原諒我流掉孩子。        妻子迫于我和雙方父母的壓力,去醫院墮胎。然而,先後去了三、四次,手術總是不能進行。不是醫院太小,做不了這樣的手術,就是我們資料沒帶齊,等等。        最後一次,我鐵了心,要在一醫學院附屬醫院做引產術。當完成了各種準備時,北京的一位牧師打來電話,告訴我絕對不要拿掉孩子。他在電話裡說了很多,有兩點至今記憶猶新:         一,如果墮掉孩子,我必失去上帝的祝福。二,基督徒講愛主、愛弟兄,甚至愛仇敵。如果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不愛,何談愛這個、愛那個?        儘管他的話我很不願意聽,覺得很扎心,但他確實說得在理。所以,我決定為上帝的緣故,留下這孩子。        生完老二後,妻子做了全職主婦。平穩的生活,證明我們之前的一切擔心、憂慮,都是多餘。上帝沒有讓我們缺什麼。孩子們從小聽媽媽講聖經故事,看媽媽在床頭為他們禱告,溫順、懂事、活潑、機靈。        我也發現,帶兩個孩子比一個容易。他們能一起玩。大人忙的時候,不怎麼需要大人盯著。我進而發現,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給他兄弟姐妹。聖經說,我們當生養眾多。儘管這句話,和中國當前的國情和政策不一致,但我相信上帝自有道理。看看我們周圍的獨生子女,往往物質上很富有,精神上很貧瘠。更不幸的是,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往往很脆弱,一旦孩子出什麼意外,整個家庭即近破碎。   “嚴重教學事故”        再來說說發生在2012年上半年的一些事兒。由於魯莽(套用領導的話,就是“政治上無知”),我在英語課上,為了活躍課堂氣氛、呼應教材內容,播放了一小段歷史視頻,觀點與官方不同。         後果很嚴重,給我以及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和折磨。我差點丟了工作,個人檔案上也差點留下“嚴重教學事故”的處罰。我多年在另外一所大學兼職,也因為安全部門的介入,失去了這份工作。         安全部門還向我們學校通報了我的超生情況(學校原本不知道),更向學校通報了我在家庭教會聚會的詳細情況,認為我參加非法聚會。        我所有的教學工作隨即被叫停,收入銳減。事發後很長一段時間,我被要求寫檢查、保證,以及政治覺悟報告之類的。還要求我看主流媒體新聞、閱讀某些報紙社論,並且寫讀後感。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神怎麼這麼可怕?”——從四川大地震問苦難

蔡頌輝 原載《舉目》34期 誠實的吶喊            “神怎麼這麼可怕!?”在飯桌上談起5月12日四川大地震的中國同學,冒出了這一句話。筆者不認為這是對神的一種冒犯,反視之為內心誠實的吶喊。這個問題,大多數基督徒都有,只是沒有多少人敢這麼直率地問出口罷了。           一個有信仰的人,並不見得比沒信仰的人更容易承受苦難,有時反而會加倍困惑。對於苦難,沒有信仰的人,“認命就是了”,但是基督徒,相信宇宙有一位主宰,且 大能和慈愛,又怎麼能接受他做出或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呢?難道神沒有能力阻止這場天災嗎?如果神有能力卻不阻止,又談何慈愛呢?為什麼神要這樣做呢?           幾年前美國新奧爾良遭颶風襲擊時,我在視頻中看到許多人問的,也正是“為什麼”。其中一個黑人受訪者在描述災情時說:“當時人們都在呼叫耶穌,我對他們說:‘別叫了,耶穌不在我們中間!’”           思考苦難許久,筆者所得到的最圓滿答案是:關於“為什麼”的圓滿答案,不是我們需要的。筆者無意開玩笑,亦非“認命”,而是對人類本位的一種覺醒,是對神絕 對主權的信靠。既然神知道人真正的需要,又將人最需要的,信實地供應給人,而今他選擇隱藏苦難的答案,就表示那答案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苦難中只懂得問 “為什麼”,不但不能解除困惑,反而讓我們錯失了神已經啟示給我們的其它東西。那些東西,神既啟示給了我們,應該是更重要的。 明天會更好?           苦難之所以引起困惑,往往是因為我們對人生有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因此,若要走出困惑,基督徒必須學習“冷眼”看待現實。          其實,神從來沒有應許我們一生風平浪靜,也沒預言世界會越變越好。所以,我們不要被虛假的盼望沖昏了頭腦,也不要對未來存有毫無根據的樂觀看法,反而當有勇氣承認一個冷酷的事實:耶穌一刻未再來,明天就不會更好!            聖經將人間的痛苦,形容得非常透徹。《羅馬書》8章22節說:“被造的萬物直到現在都一同在痛苦呻吟。”“痛苦呻吟”原來是形容女人生產時的痛苦(《呂振中 譯本》作“同受產難”)。聽過許多作媽媽的人形容,生產是一種不能言喻的痛楚,甚至有一位說:“我以為我要死了!”聖經將之用來形容一切受造物的痛苦。           經文還指出,基督徒也不得不受這痛苦。《羅馬書》8章23節說:“連我們這些有聖靈作為初熟果子的人,自己也在內心歎息。”我們雖然已經得到了聖靈為我們永 恒產業的保証,卻不代表我們活在世界上的時候,有虛空感和苦難的豁免權。事實是,基督徒承受的苦難和災害,與非信徒沒有絲毫分別!            既是如此,信主和不信主又有什麼分別呢?大有分別!信主的人藉著聖經知道,苦難在表面上雖是一種破壞,實際上卻有珍貴的意義存在。沒有人“喜歡”受苦,因為它違 背了人的理想和感受,但我們可曾想過,若沒痛苦又如何呢?就如我們都不喜歡痛,因痛令人難受,可是反過來問,不痛,就是好嗎?            世界上確實 有一種人是不會痛的,他們是“韓森病”(Hansen’s Disease,即麻瘋病)的病患。他們不痛,因為他們的觸覺神經失去了功能。可是這卻導致他們不能防備外來的傷害,無論是利器割傷,或被火燒傷,或被蚊 蟲侵咬,他們都毫無知覺。原來,“痛”雖不好,卻是我們身体面臨危險時的警鐘,防止我們受更大的傷害!苦難也是這樣。 今生與將來           […]

No Picture
透視篇

烈火中的真金

晨霧        中國的教會,經過這幾十年的淬煉,已如浴火的鳳凰、烈火中的真金,愈加璀璨奪目。縱觀這些年來 大陸教會發展的秘訣,有神的祝福,有信徒的捨身走十架道路,更有傳道人忠心為主並充分發揮恩賜。章仰恩,一個中國華東家庭教會的傳道人,近日來美探親時, 講到了他帶領國內農村教會的弟兄姊妹生命成長的幾個要訣:        一、講清神的道。每次講道前都迫切禱告,求講道時有聖靈同在,使傳道人能清楚講明神的道,而且這道理能進入會眾的心。講清神的道,不僅是從理論上,更要從知識進入生活,聯繫實際生活中的大小事情,則會非常有力量。        二、教導弟兄姊妹們自己讀經禱告,使他們靈命穩步成長,並跟神有個人的溝通。         三、走信心路線。不僅是教導會眾,而且傳道人本身也要如此,在每天的生活中完全仰望神的供應。         四、一起經歷神蹟奇事。在大陸,神蹟奇事常有發生。例如病得醫治、荒井出水、死人復活、鬼被趕出……信徒信心大為加強。         五、認清逼迫中的祝福。苦難,是偽裝的祝福。要帶領信徒們認清,為什麼神允許中國教會經歷這段漫長的痛苦?神藉著這受苦的教會成就了什麼?我們信徒又該從這受苦中學到什麼?         我們中國基督徒的生命,確是在這烈火中,如精金一樣被神煉淨的。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