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正午讀《路得記》

任不寐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中午的陽光將大地點燃,我自己彷彿正是燃燒中的荊棘。在河邊坐下,繼續讀《路得記》。這本書在預備一位君王出場,那時候,以色列人已如失喪的羊群走投無路。            這是一個愛的故事。不過,這部書也是舊約歷史書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上承五經和進入迦南的歷史,下引王國史和大流散的悲劇。路得也是耶穌家譜中的重要一環。《路得記》是歷史的正午,按猶太人的時間觀念,一日將盡,舊事將過,新的一天在繈褓之中。          《路得記》裡沒有刀光劍影,沒有“嫉恨如陰間之殘忍”。《路得記》充滿了愛的溫暖。熱情卻不張狂,文雅又不濫情。           我返回來讀《路得記》,和去年剛剛去世的邁克.杰克遜有關。在邁克.杰克遜的葬禮前後,我目睹了很多教會的表情,又被世界的流言凍傷。            如果你在荒寒中戰慄,《路得記》就是你應當進入的避難所——美麗的正午陽光照在麥田上,有炊煙從不遠處送來芬芳。那裡的夜色也如此明媚,聖潔的愛如白雲一樣 開放在蔚藍的湖上。書中的婚禮,會擦乾你在葬禮上為杰克遜及他女兒所流的眼淚。我並不想把邁克.杰克遜看成世界名人,他也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遭遇的冤 屈,是每個人在這世界都遭遇的冤屈。我的眼淚是為自己流的。            杰克遜的女兒在葬禮上說:“自從我出生以來,爸爸就是最好的父親。爸爸,我愛你!”這位“最好的爸爸”,被許多牧師在主日證道中,用為反面教材。如果教會一定要靠鞭撻誰,才能上天堂,我寧願和《路得記》開篇的以利米勒一家人一起,遠避摩押。            我們匱乏什麼呢?我們心裡沒有神的愛!我們如《士師記》中一切半吊子信徒一樣,讓信仰變成了宗教,然後讓我們的宗教“嫉惡如仇”,就是“道德吃人”。其實, 耶穌到世界上,就是要找那些被法利賽人“嫉惡如仇”的可憐蟲——我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位。我被找到了。目送邁克.杰克遜,如同目送我自己遠去的靈魂。          在我的生命裡,逃出教會,“流落摩押”,成為無法繞開的屬靈經歷。以色列的族長和餘民都暫居過他鄉,基督徒也可能在一段時間裡進入外邦之地。罪將故土淪為了戰場,將自我流放於野。            於是魔鬼宣稱:這世界沒有愛,所以這世界沒有神。           正絕望間,拿俄米和路得的愛,點燃了整個人間。然後是路得和波阿斯的愛情,那人類已經滅絕的神聖形象被恢復——所有流亡在摩押地的心靈,都在守候一份愛,等待並跟隨路得歸來。            但是,人當怎樣在流浪的遠方,仰望錫安?神已經隱蔽不見了。從饑荒開始,神就靜默無言。“神在我生命裡消失了”,這是所有基督徒都有過的經歷。在一段時間 裡,人陷入黑暗,彷彿被棄,看不見神。就如《路得記》中,雖多次提到神的名字,但是,神蹟、神的顯現、神的使者、先知和神的話語,這一切舊約常有的啟示方 式,都不見了。           在某種意義上,在《路得記》裡看不見神。《以賽亞書》45:15說:“救主以色列的神啊,你實在是自隱的神。”          《路得記》裡的上帝是隱蔽的上帝。但上帝仍然是上帝,且與人同在。《路得記》中的每一“偶然性事件”中,都包含著神的旨意——有時神的計劃是通過人的“自由行動”或“人的計劃”完成的。當人看不見神的時候,神正看著人。 […]